不惜代价为世界杯护驾,俄军安保力量

图片 1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于6月14日正式打响,这场为期一个月的足球盛宴吸引了全球的目光。除了精彩的赛事、热情的球迷,“警棍和冲锋枪”似乎也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跟2016年奥运会和2014年足球世界杯一样,军队已经成为现代重大体育赛事天然组成部分,俄罗斯世界杯体现的尤其明显。

图片 2

3月13日报道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网站3月11日报道称,有目击者当天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谢丹卡-帕特洛克罗斯环路上拍摄到一段交通事故视频。视频显示,一辆俄军“铠甲”-S1自行防空系统发射车发生侧翻事故,附近围观民众对此简短评价:“完全无语了”。

索契FIST体育场周边的安保布防图

近些年俄罗斯国内的反恐形势非常严峻,再加上赛前不断传出有恐怖组织袭击世界杯的相关信息,俄罗斯的安保投入是空前的。普京也多次强调反恐将是世界杯第一安全要务,俄罗斯将“不惜代价”确保球迷和俄罗斯民众的安全。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将在6月14日打响,为期一个月,涉及11座城市、12座球场。但恐怖组织近期发布了袭击世界杯的相关信息,而俄罗斯方面也对安保措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升级。

俄媒称,在公路行进时,这辆防空系统发射车的司机操控失灵,导致车辆侧翻。事故中造成至少一人受伤,伤员已被送往医院救治。

6月14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这项四年一度的足球盛事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更有无数人前往现场观看比赛,鉴于近年来俄罗斯国内反恐形势严峻,本届世界杯的安保状况受到外界高度关注。

俄世界杯组委会总经理索罗金表示,俄国民近卫军下属安保公司将为本届世界杯提供约21500名安保人员,另有10余家安保公司为整个赛事选派了约1.7万名监控及调度人员。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安保曾被媒体称为“过度”严格,而作为参考,此次世界杯的安保还会有所加强。

对此,国防科技大学国防科技战略研究智库王群教授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一旦在这种国际赛事的安保上有所偏差,就可能遭致国际非议或抨击,甚至会带来一些不可预料的政治后果,因此俄罗斯在此次世界杯赛事上的安保投入或将是空前的”。

这起事故导致当地通向卡捷尔纳娅街和俄罗斯岛的陆上交通完全瘫痪。视频显示,负责处理事故的俄军救援队和交警已赶到现场。

近日,俄罗斯媒体曝光了一张部署在圣彼得堡泽尼特球场外经过伪装的“铠甲”-S1型弹炮合一防空系统的照片,并公布了索契FIST体育场周边的安保布防图,图上显示,俄军在空中、水面、水下和陆地上部署的待命装备多达16种,透过这张图不难看出,俄罗斯誓为本届世界杯打造海陆空电全方位立体防护网。

在俄罗斯媒体发布的俄军特种部队针对足球场环境的反恐演练中,特战队员在处置恐怖分子时“毫不留情”,强调“一击必杀”。另外俄军也拿出了几乎除了战略武器以外的所有“看家武器”为世界杯提供了从空中到水下的立体保护。

安保级别或超索契冬奥会

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新闻处也发布消息证实,侧翻车辆确系“铠甲”-S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

空中+水面+水下:建成多道海上反渗透防御网

针对恐怖组织放话要用无人机对赛场发动袭击,俄罗斯在11座比赛场地周边部署了先进的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包括R-330R“居民”和R-934B“汽车场”等电子战系统,其中“汽车场”电子战系统被怀疑在伊朗迫降美军RQ-170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而俄罗斯的各类电子战武器在叙利亚战场也曾取得骄人战绩。

不惜一切代价 确保绝对安全

有资料显示,“铠甲”-S1是一种性能优良的中近程防空武器,在叙利亚的反无人机作战中表现不俗。然而,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却多次被民用道路“打败”。此前在叙利亚和俄罗斯索契地区,“铠甲”-S1防空系统发射车也曾发生过类似侧翻事故。

近年来,俄罗斯收紧对出入境口岸的管控,一些恐怖分子通过正常渠道很难进入俄境内,因此从海上进行渗透成为主要途径。为此,在本届世界杯安保力量部署中,俄军针对海上反恐需求,建立了多道海上反渗透防御网。

从俄罗斯媒体公布的索契菲斯特体育场周边的安保力量部署图,就可以管窥俄军安保的“大阵仗”。伊尔-38“山楂花”远程反潜巡逻机执行海上广域搜索,负责最外围的侦察监视任务。装备反舰导弹的导弹艇搭档反渗透巡逻艇在海上为执法人员通过强力支援,提防蛙人水下渗透以及直升机和无人机空中突袭。在海上的最后一道防线由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蛙人部队来守卫,消除来自水下的威胁。

“索契是此次世界杯比赛的场地之一,因此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安保活动可以作为参考。加之赛场分布在多个城市,基本可以判断俄罗斯在此次世界杯安保力量上的投入应当和上次大体差不多,甚至会有所加强。”王群指出。

图片 3

作为最外围的巡逻侦察力量,伊尔-38“山楂花”远程反潜巡逻机,负责执行海上广域搜索任务。该机是上世纪70年代苏联研制的远程反潜巡逻机,最大平飞速度645千米/小时,航程达7200千米,可留空12小时执行持续侦察任务。该机安装的对海搜索雷达可发现250千米外的水面船舶,机上搭载的声呐浮标、磁异探测器还可对水下可疑目标进行搜索识别。

俄军出动苏-27战斗机、米-28武装直升机、S-300防空系统、“山毛榉”防空系统、“铠甲-S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以及“针”式肩扛式防空导弹等,打造了一个立体严密的防空网络,这些武器型号几乎全都在叙利亚参加过实战,尤其是在防备手段繁杂的恐怖袭击方面经验老到。

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期间,很多媒体用“过度”这两个字形容那次史上最严格的奥运安保活动,而俄罗斯官方也多次表示要不惜代价,确保绝对安全。

资料图片:俄军“铠甲”-S1公路侧翻事故现场,可见散落一旁的导弹发射筒。

伊尔-38“山楂花”远程反潜巡逻机

除了比赛场地、运动员村、新闻中心等重要建筑周边重兵布防以外,火车站、地铁站和酒店等建筑也都处于持续的保护之下。另外除了“深挖自身潜力”,俄罗斯在安保上也有“外援”——中亚各国就反恐情报也与俄罗斯加强了合作。

据媒体披露,索契冬奥会安保投入达20至30亿美元,这一数字不仅超过历届冬奥会,甚至高于伦敦奥运会。俄安全部门投入了大量新式装备,同时在索契海滨部署了海上安保系统;为防止飞机和巡航导弹的攻击,还在索契部署了短程防空装备;甚至启用了包括太空监控系统在内的一系列危机预警系统。北方舰队的部分力量、俄联邦下属的海岸警卫部队、索契周边的黑海舰队也都参与了整个安保活动。其中,北方舰队旗舰“彼得大帝”号核动力巡洋舰部署在地中海海域进行远距离监控,而黑海舰队则负责中距离对空、对海警戒,海岸警卫部队则实施近海防卫。

天空杀手!“铠甲S1”每分灭10个目标

另外,俄海军还出动了2款水面舰艇参加安保任务,纳努契卡级大型导弹艇和格拉切克级反渗透巡逻艇。纳努契卡级大型导弹艇在苏联时期被称为小型导弹舰,满载排水量达650吨,这种战舰高度注重反舰作战,拥有6枚反舰导弹,可对海上可疑船只进行打击。艇上还装备了中口径舰炮和SA-N-4防空导弹,拥有非常全面的战斗力。该舰主要作为海上安保力量的后盾,为执法人员提供有力的支援。

近些年,以“伊斯兰国”肆虐中东为起点,恐怖活动越来越呈现出全球化的趋势,而恐怖分子的袭击手段也是花样翻新,技术水平越来越高。在这期间,作为非常容易成为恐怖袭击目标的大型赛事的安保级别越来越高就不足为奇了,更何况俄罗斯本就是这波恐怖活动浪潮的重要“受害者”。另外俄罗斯这次如此空前的安保安排,也有其应对复杂国际环境的考量。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复杂而敏感,乌克兰战事、特工中毒、操控选举、经济制裁等等,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俄罗斯多花钱、多投入加强安保也是希望避免出现纰漏授人以柄。

索契冬奥会时,有6套针对巡航导弹和飞机等低空目标的“铠甲-S”弹炮结合防空系统被用于保护俄南部边界领空。它可同时攻击4个地面和空中目标,最大拦截速度为每分钟10个目标,有效杀伤半径15公里,被称为世界上最现代化的近程防空系统。

图片 4

纳努契卡级大型导弹艇

这次世界杯比赛中,俄军又部署了名头很响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保障赛事的空中安全。护卫S-400的“铠甲-S”系统也将再次投入到此次世界杯的安保中去。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铠甲-S”系统已经经历了叙利亚实战的洗礼。

近日,俄军“铠甲-S1”自行防空部队举行了一次反伏击突围演练,其中首次出现了乘员通过车上射击孔利用AK-74步枪还击的场面,较为罕见,本图集就此为您解读。图为“铠甲-S1”部队准备出动。

如果说纳努契卡级是“秀出来的肌肉”,那最新型的格拉切克级反渗透巡逻艇则是安保“专业高手”。这种巡逻艇是俄“信号旗”设计局专门为反恐研制的一款反渗透艇,主要用于保护港口和海岸免受敌方蛙人特种部队袭击,执行港口巡逻和反恐任务。该艇长31米,标准排水量139吨,航速23节,得益于自动化程度较高,艇员仅8人。艇上装有一挺14.5毫米重机枪,以及专门定位蛙人的声呐系统和DP-64反蛙人榴弹发射器,可精确定位水下的敌方蛙人,并使用榴弹将其轰杀在海中。此外,该艇还携带有4枚便携式防空导弹,可以对直升机、无人机等空中渗透目标进行打击。

俄反无人机实战经验丰富

图片 5

格拉切克级反渗透巡逻艇

经典案例众多 反制手段多样

96K6“铠甲-S1”(北约代号SA-22“灰狗”)弹炮合一自行防空系统,由俄罗斯图拉仪器制造设计局于1994年研发,2012年投入服役,主要用于为俄军装甲部队提供野战伴随式防空,拦截目标既包括俄军战机、无人机、直升机等常规目标,也可消灭突然出现的高速飞行目标,例如敌军战机发射的反辐射导弹、制导炸弹等非常规目标。与传统防空系统不同,“铠甲-S1”可以在行进中同时使用高射炮和导弹拦截4个不同高度层的目标。本图展示了“铠甲-S1”的雷达传感器及武器系统构成。

海上最后一道防线是俄军的战斗蛙人部队。俄罗斯战斗蛙人最具特色的地方是使用专门的水下突击步枪和水下手枪,如APS水下步枪,它被称为“水下的AK-47”,可发射箭型弹,在水中高速滑行后,能够击穿厚重的氧气面罩和潜水服将敌方蛙人击毙。这些蛙人部队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世界杯期间担任沿海地域的水下防护,甄别并消灭来自海底的威胁。

比赛之前,有恐怖组织叫嚣将在世界杯期间使用无人机对赛场发动攻击。王群介绍,“利用无人机进行恐怖袭击可以通过投放爆炸物、散播放射性或生化物质以及自杀袭击等方式,手段可说是多种多样”。

图片 6

手持APS水下步枪的蛙人

对此,俄罗斯在11座比赛场地周边都部署了先进的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据称,包括R-330R“居民”和R-934B“汽车场”等电子战系统,莫斯科将部署4套,圣彼得堡将部署一个机动电子战分队,叶卡捷琳堡也将部署电子战系统。

“铠甲-S1”的武器系统包括用于拦截近距离目标的2门2A38M型30毫米速射高炮,射速每分5000发,弹药基数1400发,可使用杀伤破片弹、穿甲弹和高爆燃烧弹等3种型号的炮弹,最大射程4千米,最大射高3千米。此外还搭载有用于拦截远程目标的12枚57E6近程防空导弹,最大射程20千米,最大射高15千米,可拦截以3马赫高速接近的高空或低空目标。

远中近+高中低:打造立体空中反恐网

其中,“汽车场”电子对抗系统是一种非常先进的电子战系统,主要用于保护地面目标和小型目标免遭敌机轰炸或导弹进攻,在面对飞行高度在30米到30000米之间的50架飞机和直升机时,“汽车场”可以对其侧视雷达、引导雷达、低空飞行保障雷达及空对地火控雷达做到任意方向同时压制。

图片 7

在本届世界杯的安保任务中,防范来自空中的恐怖袭击是重中之重。为此,俄军出动超强阵容,包括苏-27“侧卫”重型战斗机、米-28N“夜间猎手”武装直升机、S-3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山毛榉”-M2中程野战防空导弹系统、“铠甲”-S1近程弹炮合一防空系统和“针”式肩扛式近程防空导弹。其中,苏-27作为空优战斗机,主要用于拦截中高空的大中型飞行目标。米-28N武装直升机拥有良好的夜视能力,可全天候在比赛地区上空进行巡逻,拦截低空慢速小目标,如无人机、小型螺旋桨飞机等,必要时还能支援地面力量执行反恐处突任务。

“应该说,俄罗斯的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在国际上是比较领先的,但要想做到万无一失,还需其他手段进行配合。”王群说。

按俄军公开资料显示,“铠甲-S1”可利用“双面神”双波段相控阵雷达同时跟踪24个目标,并同时对其中的4个(3个采用雷达制导,1个使用光电传感器制导)进行攻击,每分钟可消灭10个空中威胁,实现20公里内“无死角防空拦截”。图为武器系统的数图资料。本图展示了“铠甲-S1”的弹炮合一武器系统,包括2门30毫米速射高炮和12联装防空导弹发射器,均可实现独立俯仰操作。

米-28N武装直升机

他介绍,无人机反制主流手段大体有四种:一是干扰阻断型,主要通过无线电信号干扰等技术来实现。二是物理摧毁型,包括使用常规武器和激光武器等,如“铠甲-S”弹炮结合系统。三是入侵诱骗型,即通过网络战的方式,如黑客入侵、病毒植入,诱骗并控制无人机。四是围猎抓捕型,主要利用大型无人机或火箭施放一张大网,将低空飞行无人机捕入网中。“这些手段,俄罗斯可能也会使用,而不仅仅是媒体所披露的反无人机电子战系统。”王群说。

图片 8

除战机外,俄军出动的四款防空导弹系统将远中近超近、高空中空低空超低空全部囊括,可以说在赛场上空编制了一圈严严实实的保护网。其中,S-3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和“山毛榉”-M2导弹主要针对中远程和中高空目标进行发现并识别,并在必要时开火拦截。“铠甲”-S1系统和“针”式肩扛式导弹主要部署在赛场、运动员村、新闻中心等重要建筑物周边,充当最后一道防护网,特别是“铠甲”-S1系统拥有12枚防空导弹和两门30毫米双管机炮,在今年年初的叙利亚赫梅明机场被袭事件中,曾成功拦截十余架携带炸弹的无人机,足见其在拦截低空慢速小目标作战中的高效率。

在今年1月的叙利亚战场上,13架小型无人机在接近俄罗斯驻叙利亚军事设施的过程中,被“铠甲-S”击落7架,而剩余6架无人机则被俄军无线电技术部队成功控制。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反无人机作战的经典战例——先使用无线电干扰,让偷袭的无人机失去目标,进而控制无人机,而其他漏网之鱼或危险来袭物则用防空武器即时击落。

“铠甲-S1”使用双联30毫米高炮对空射击动态图。

“铠甲”-S1防空武器系统

重大赛事保护级别不断升级

图片 9

电子干扰与压制:构成安保软杀伤力量

多花钱多投入 避免落下口实

图为“铠甲-S1”自行防空车队沿公路开进,“双面神”对空搜索雷达已开启,车队即将遭遇“伏击”。

俄军非常重视电子战在现代反恐作战中的应用,在本次世界杯安保任务中,俄军电子部队出动的装备可谓种类繁多,包括R-330Zh“居民”自动干扰站、R-934U“山雀”移动式干扰站、“索套”无人机干扰和无线电通讯压制系统、 “鹰”电子干扰系统、“光明”-KU移动式无线电干扰和侦测系统等。这些不同特点、不同用途的电子侦察和干扰设备,主要用于对通信设备的信号侦测和压制,并对来袭目标的电子设备进行干扰,特别是对不明来历无人机的通信链路和卫星导航信号进行切断和接管,保证其无法威胁到赛事安全。这些都是安保力量中必不可少的软杀伤手段。

随着恐怖活动的不断变化、花样翻新,重大赛事安保级别也在不断升级。王群指出,“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11名以色列运动员在恐怖袭击营救行动中全部遇难。从此以后,大型赛事中的安保力量就开始明显加强,一年比一年升级”。

图片 10

除了上述这些武器装备外,陆上反恐装备中,俄军部署了装有“劲弩”遥控武器站的“虎”式装甲车,这是一款类似美国重装“悍马”车的轮式高机动装甲车,车顶安装的“劲弩”遥控武器站可换装7.62毫米机枪或榴弹发射器,是城市反恐处突的利器,主要装备特警队和俄军特种部队。

2004年雅典奥运会是9·11事件后的首次夏季奥运会。为防范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希腊政府花费了2.55亿欧元从美国购进一套综合作战指挥平台——C4I系统(即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系统)。此项投资创下了人类体育竞技历史之最。同时在天空中24小时部署了“空中守护神”硬式飞艇,通过各种感应器和嗅探器,从空中对奥运体育场进行全方位的监控。并在雅典上空划定了“禁飞区”,由“爱国者”导弹、“毒刺”导弹等辅以“幻影”-2000战机、F-16战机等大块头重型武器,以防备飞机和导弹入侵。海军也在比雷埃夫斯港部署了装有防空导弹的舰艇。

“伏兵”从路边草丛中使用AK-74步枪向“铠甲-S1”车队开火。

“虎”式轮式高机动装甲车

“综合判断,此次世界杯的安保等级应该只会加强,不会削弱。另外,此次安保活动也有着俄罗斯对所面对的复杂国际政治环境的考量。因此,俄罗斯方面宁肯多花钱、多投入,也要确保此等大型国际赛事的安全。”王群说。

图片 11

据悉,世界杯期间,这些“大杀器”全天候执行安保任务,在保卫运动员安全、保卫场馆安全的同时,也向世人充分展示了俄军的强大作战能力和与恐怖主义作斗争的坚定决心。

图中可见“铠甲-S1”车队的头车,副驾驶已手持AK-74步枪通过射击孔警戒。

图片 12

“铠甲-S1”车载射击孔特写,有点类似防爆车的射击孔设计,乘员手持AK-74步枪还击。实际上,在遭遇地面威胁时,“铠甲-S1”是可以使用双联30毫米高炮进行平射反击的。

图片 13

图为抵达作战区域后,“铠甲-S1”双联30毫米高炮齐射瞬间,可见废气口喷出的火舌和抛出的废弹壳。

图片 14

“铠甲-S1”使用双联30毫米高炮对空射击特写动态图。

图片 15

图为“铠甲-S1”防空车内舱特写,内侧屏幕为雷达操纵显控台,外侧为光电传感器显控台。

图片 16

图为俄军操作员按下57E6导弹“发射钮”瞬间。

图片 17

“铠甲-S1”发射57E6近程防空导弹瞬间。

图片 18

图为“铠甲-S1”发射57E6近程防空导弹摧毁目标动态图。

图片 19

“铠甲-S1”热成像传感器显示的空中目标被导弹击毁瞬间。

图片 20

实际上在2012年6月,叙利亚政府军就曾宣称使用“铠甲-S1”防空系统在拉塔基亚附近击落了一架土耳其空军的RF-4侦察机。但真正令该系统名声大噪的还是俄军防空部队在近几年叙利亚内战中的出色表现。截至2017年9月,俄军“铠甲-S1”已击落过多架外军无人机,其中包括美军的RQ-21A“黑杰克”无人机(被“铠甲-S1”从19千米外击落)和以色列的“苍鹭”无人机。图为俄军“铠甲-S1”为驻叙的S-4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提供警戒。

图片 21

此外,“铠甲-S1”还成功拦截过IS极端组织发射的油桶炸弹、火箭弹和制导炸弹等非常规目标。

俄“铠甲”-S1防空系统在叙击落多架外军无人机及油桶炸弹

9月7日报道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8月30日发表了杰雷米·宾尼的题为《俄罗斯声称部署在叙利亚的“铠甲”-S1防空系统已击落多架外国无人机》的报道。

据8月22至27日在莫斯科近郊举办的俄罗斯“军队-2017”武器展透露的消息,俄罗斯部署在叙利亚的“铠甲”-S1防空系统今年已经击落3架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制造的“苍鹭”无人机。

从俄罗斯红星电视台6月播放的一部纪录片的画面中能够看到赫梅尼姆空军基地部署有“铠甲”-S1防空系统。

在本届武器展期间,俄罗斯军方也进行了展示,上述声明——旨在彰显俄罗斯武器系统在叙利亚战争中作出的贡献——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据推测,其中两架“苍鹭”无人机于4月9日(目标距离:13.7公里;飞行高度:6.4公里)和5月20日(目标距离:8.8公里;7.3公里)在港口城市塔尔图斯附近被击落,第三架于7月6日(目标距离:16.1公里;飞行高度:4.1公里)在迈斯亚夫附近被击落。

使用“苍鹭”无人机的有以色列和土耳其,这两大邻国都有意监视叙利亚境内的军事活动。

据称,一架RQ-21A“黑杰克”无人机和一架“旗手”无人机分别于5月27日和5月11日在塔尔图斯附近被击落。

RQ-21A“黑杰克”无人机由英西图公司的“综合者”无人机发展而来,其使用者包括加拿大、荷兰、美国和至少一个中东国家的军方,但这个中东国家的身份尚不得知。

据称在叙利亚被击落的这架被击中时的飞行高度为7.3公里——大大高出英西图公司为“综合者”无人机标注的4.572公里的实用升限——并且射程为19公里,接近“铠甲”-S1的最大射程。

土耳其巴伊卡尔·马基纳公司产有可装备武器的“旗手”TB2型无人机和尺寸小得多的“旗手”微型无人机。这两种型号都在土耳其军队中服役,并且卡塔尔已经购买了“旗手”微型无人机。

部署在叙利亚的“铠甲”-S1防空系统还曾击落过一枚油桶炸弹、3枚火箭增程弹、一架无法辨识的微型无人机、一架监视用软式飞船以及一只小型热气球。所有的成功击落都要归功于这套系统的57E6导弹而非其30毫米口径火炮。

俄罗斯军方此前曾披露过在拉塔基亚省赫梅尼姆空军基地的“铠甲”-S1防空系统部署。这些防空系统是为了保护基地中的S-400远程防空系统免受包括巡航导弹和反辐射飞弹在内的制导武器的打击,但是俄罗斯军方从来没有披露过在塔尔图斯或迈斯亚夫还部署有额外的“铠甲”-S1防空系统。

卫星图像显示,部署在塔尔图斯的“铠甲”-S1防空系统位于一片运动和训练区,就在港口的北面。这一地点上的新军事设施修建工作于2017年年初开始。到4月时,这里出现了不计其数的车辆和两处经过伪装的掩体,其中一处看起来与赫梅尼姆空军基地中“铠甲”-S1防空系统所在的掩体类似。

在那之后,这处综合设施又进行了扩建。到了8月9日,又出现了两处新的掩体以及更多的车辆,这让有些人推测这可能是S-300V4防空系统的部署地点。

俄罗斯国防部一位发言人2016年10月4日宣布,已将一套S-300地空导弹系统运抵塔尔图斯,以对海军基地进行保护,但没有具体说明这套系统是仍服役于俄罗斯空天军的S-300P系列系统中的一种还是俄罗斯陆军使用的完全不同的S-300V4系统。

就在同一天,福克斯新闻援引一位身份不明的美国政府官员的话报道称,俄罗斯一套SA-23“角斗士”防空系统已经抵达塔尔图斯港口,但是尚未部署。SA-23是美国对S-300V系列的称呼,而“角斗士”则是9M83导弹的北约代号。这种导弹是这套系统所使用的两种导弹中较小的一种。

然而,从可以获得的卫星图像来看,这一地点找不到任何可以断定为S-300V4组件的装置。

2016年11月,一套“棱堡”岸防导弹系统针对叙利亚境内陆地目标发射了导弹。经确认,这套系统部署在一座小镇。如果迈斯亚夫地区已经部署有“铠甲”-S1防空系统,那么部署地点可能位于这座小镇北面13公里的山区。

2017年7月13日的卫星图像显示,这一地点有4辆运输/起竖/发射车,每一辆发射车装有2根处于竖直位置的导弹发射管。发射管的直径似乎比“棱堡”系统使用的大,这表明这些发射车是S-400系统的一部分,只是发射装置携带了2枚导弹而非常规的4枚。然而,这一地点没有看到任何S-400系统的雷达。

图片 22

资料图片:图为部署驻叙俄军“铠甲”S1防空系统在S-400导弹发射车附近警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