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法之战,夜间城市作战怎么打

战斗简介

夜间城市作战怎么打

图片 1

随着军事技术的不断发展,号称“陆战之王”的主战坦克地位遭到多方面挑战。武装直升机被称为“坦克杀手”,精确打击武器的广泛使用让坦克在战场上举步维艰,步兵反坦克导弹更是让坦克吃尽苦头……坦克的地位不断下降,使“坦克已经成为战场活靶”、“坦克应该退出战争舞台”之类的言论不绝于耳。不过,国际预测公司6日发布的年度《国际坦克市场报告》显示,各国军队仍未抛弃主战坦克,到2016年国际坦克市场将生产超过7600辆主战坦克,其总价值将超过315亿美元。

2006年10月9日凌晨,美军第4机步师一个加强坦克排和伊拉克政府军一个十余人的突击排编成突袭分队,进入位于巴格达以南的迪瓦尼亚城抓捕一名反政府武装要人,遭到伏击。伊拉克“马赫迪”民兵用单兵火箭击毁一辆美军坦克,并对美军展开围攻。为了避免坦克上的技术秘密泄露,美军突袭分队没有突围,就地组织防御。双方激战4个多小时,美军在空军力量的配合下守住了阵地,最终在援军接应下撤出战场,并拖走了被击毁的坦克。这场战斗规模不大,但特点突出,展现了数字化装甲分队的体系作战能力,因而引起了军事专家的关注。

——对美军迪瓦尼亚夜间战斗的剖析

图片说明:美军在库法城内多次上演“坦克碾压轿车”的戏码,以威慑马赫迪军

该报告对身披厚重装甲的主战坦克在反恐战争中的作用给予了很高评价。无论是在2003年“奔雷”行动中突袭巴格达的美国第三机械化步兵师,还是在随后“伊拉克自由”行动中执行任务的美军巡逻分队,主战坦克都在其中显示了“令人惊讶的战场适应能力”。“在拥挤的伊拉克城市小巷中,‘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成为美军最信赖的武器,它能够应付任何不对称战争环境下的挑战。”

讲评析理

■张 翚 孙强银

在2003年的美伊战争中,美军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便瓦解了几十万伊拉克正规军,推翻了萨达姆政权,随后分驻伊拉克各地。然而,驻伊美军很快发现大批反美武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驱逐行政官员,接管地方政权,还四处袭击美军巡逻队。其中,由什叶派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民兵武装马赫迪军最让美国人头疼。2004年4月22日,美军出动千余兵力向盘踞古城库法的马赫迪军发起进攻。

军事评论家认为,虽然在正面战场的地位有所削弱,但凭借重型装甲和强大火力,主战坦克在反恐战争中显示出独有的优势,它在陆军中的地位得到了重新巩固。在反恐作战中,城市作战已成为一种重要作战形式。尽管早有“城市巷战是装甲兵坟墓”的警告,俄罗斯和以色列装甲部队也都曾在巷战中折戟,但美军在实战中却发现,只要使用得当,主战坦克是减少战场伤亡不可替代的中流砥柱。相对步兵战车和装甲车,“艾布拉姆斯”拥有全面的装甲保护,伊拉克反美武装广为使用的机枪和RPG火箭筒难以击穿它,威力不足的路边炸弹也无法伤其筋骨,这使“艾布拉姆斯”在巷战中遭到立体化攻击时能够充分保护乘员。同时它还装备先进的火控设备和强大的火力,可以快速确定敌人位置并进行还击,还能掩护友军的战术行动。根据城市作战的特点,主战坦克更多的是使用多用途榴弹、多用途破甲弹以及近几年发展的特种弹药,譬如温压弹和破墙弹等。此外,炮塔上装备的大口径机枪也能为步兵提供持续火力掩护。美军的经验表明,战场上主战坦克不但能保护乘员的生命安全,也可提供及时的火力支援,同时还为乘员和友军提供了坚实的心理支撑。

传统观念认为,装甲部队既不擅长夜战,更不宜于巷战。但随着陆军机械化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未来地面战斗,装甲部队不可避免地要遂行夜间城市作战、巷战任务。装备也好、战术也好,研究、训练断不可少。迪瓦尼亚夜间战斗,美军突袭分队和增援分队总共9辆坦克,在巷战中与近千对手激战4个多小时,完成了抓捕任务,虽然损失了1辆坦克,但没有人员伤亡,最后在援军协助下安全撤离并运走被毁坦克。这场战斗双方均有可圈可点的表现,对我们正确认识联合作战,尤其是重新认识装甲部队的建设、训练及运用不无裨益。

战斗简介

作战背景

不过,由于现有的主战坦克基本是以冷战期间大规模坦克作战为主要目的设计的,要想完美地执行反恐使命还需要进一步的改进。因此,目前各国纷纷推出了新型巷战加强型主战坦克。其中德国的“豹”2PSO、法国的“勒克莱尔-城区行动”和美国的“艾布拉姆斯”MIA2 TUSK都是其中佼佼者。

先进可靠的数字化装备帮助美军赢得战场优势。美军M1A2SEP是接受过“系统升级计划”改造的新一代数字化主战坦克,加装有21世纪部队旅及旅以下战斗指挥系统、全球定位系统、电子地图、热成像瞄准镜等装备。车长可操作车顶的高射机枪,装填手的舱口外装有一挺可沿环形导轨移动的M240机枪,炮手除了120毫米主炮外还负责操纵一挺并列机枪。M1A2SEP坦克不仅拥有强大的火力,防护性能也比较可靠,轻武器很难对其构成威胁,肩扛式火箭弹直接命中也未必能击穿,损失的坦克因为被击中薄弱的侧下部才导致起火。先进的夜视系统帮助美军获得远超对手的战场感知能力,夜间战场对于美军几乎“单向透明”,激烈的攻防对抗中,隐匿在夜色中或藏身于车辆、墙壁之后的民兵既避不开美军的热成像观察瞄准,更防不住120毫米的坦克炮,伤亡较大。数字化通联系统保证美军坦克排能够及时沟通,相互支援,密切配合,在对方四面八方的围攻下,彼此有效掩护了各自的薄弱环节,守住了阵地。

2006年10月9日凌晨,美军第4机步师一个加强坦克排和伊拉克政府军一个十余人的突击排编成突袭分队,进入位于巴格达以南的迪瓦尼亚城抓捕一名反政府武装要人,遭到伏击。伊拉克“马赫迪”民兵用单兵火箭击毁一辆美军坦克,并对美军展开围攻。为了避免坦克上的技术秘密泄露,美军突袭分队没有突围,就地组织防御。双方激战4个多小时,美军在空军力量的配合下守住了阵地,最终在援军接应下撤出战场,并拖走了被击毁的坦克。这场战斗规模不大,但特点突出,展现了数字化装甲分队的体系作战能力,因而引起了军事专家的关注。

在美伊战争爆发前,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长期受到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打压。萨达姆倒台后,萨德尔反对美军占领当局,鼓励支持者对抗美军,在短短一年里,组织起2万余人的马赫迪军,控制了以卡尔巴拉、纳杰夫为核心的伊拉克中南部地区,形成“独立政府”。

《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美国陆军上校乍得·杨1月在伦敦举行的“重型装甲车辆应用研讨会”上介绍了美军在伊拉克使用坦克的经验。进一步加强防护和火力打击能力成为主战坦克未来改进的重点。“艾布拉姆斯”将在车体四周安装新的附加装甲,并加强针对车顶防护薄弱区域的装甲保护。对于特别容易受伤害的发动机散热窗部位也增加了金属格栅防护网,从而降低燃烧瓶和RPG火箭筒可能造成的损害。在火力方面,它增设了遥控武器站,使射手在交战时不再需要探出身体去操纵机枪,保证了乘员的安全。另外,为了及早探测到敌人的动向,它还在车体前后安装了用于监视的摄像机和音频探测器,减少了被偷袭的机会。

出敌不意是反美武装以弱对强并取得战果的前提。总结迪瓦尼亚夜间战斗不难看出,敢战是制胜的前提。所罗门王说,危险来临时,如果你害怕了,力量就会减小。所以,弱军面对强敌,具有“敢战”气魄,积极主动地捕捉和创造战机,才有获取战绩的可能。2003年,伊拉克正规军的武器装备与美军比就有“代差”;2006年,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武器装备更加落后,即便是民兵手中威力最大的单兵火箭,正面对抗美军的先进坦克也力不从心。第一枚火箭弹未能命中,第二枚击中美军坦克却未能对其构成有效毁伤,暴露了的民兵反坦克小组很快被美军坦克炮和机枪摧毁。受挫的反美武装并没有因为敌强我弱而放弃抵抗,而是巧妙利用城市巷战的复杂地形,隐蔽待机,继续伏击美军。而美军显然低估了反美武装的实力和求战决心,完成抓捕任务后或许更感觉胜利在望,思想上出现麻痹大意,步坦协同组织不力,突袭分队的后续坦克在通过刚刚发生过伏击的街道时未能察觉敌情威胁,结果再次遭到肩扛式单兵火箭袭击。这次攻击准确命中美军车队最后一辆坦克的侧下部,爆炸产生的高温气体造成发动机起火,坦克很快报废。民兵射手的战斗精神、心理素质、作战技能以及目标选择、战机把握等都可圈可点。

讲评析理

2004年4月初,马赫迪军控制了从巴格达到南部重镇巴士拉的公路,并多次截击美军补给车队,一度导致驻扎在巴格达的美军陷入粮荒危机。为了“教训”萨德尔,美军中央司令部决定对马赫迪军发动打击,兵锋直指马赫迪军的根据地——幼发拉底河沿岸的圣城库法。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加拿大陆军正向德国紧急订购一批“豹”2A6M加强型主战坦克用于阿富汗战场。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经过改进后的“陆战之王”将在反恐战争中重振雄风。

陆空协同、体系对抗是以少胜多、精兵克敌的制胜关键。美军作战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高度重视空中力量对地面部队的支援,强调用“非对称”攻击手段,以尽可能小的伤亡战胜对手。美军将领中流传着一句口号:绝不让自己的部队陷入一场“公平的战斗”。即便用最新型的数字化坦克分队对阵装备落后的民兵武装,美地面部队指挥员也没忘记呼唤空军和陆军航空兵支援。F-15战机在地面部队没有配备联合末端攻击控制员的情况下,打破常规,直接用装甲部队的通信波段与激战中的坦克排建立联系,向其通报敌情并保持密切协同,多次在战场上低空掠过,震慑围攻之敌,还创造了“战斗机发射红外光柱引导坦克精确射击”的新战法,取得良好的作战效果。地面部队与对手胶着对峙时,又是2架“阿帕奇”直升机飞临现场,用30毫米机炮的密集火力打破僵局。事实证明,及时可靠的空中支援是现代城市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军的空中作战力量不仅为地面部队提供了精确的火力打击、战场监视和目标指示,还从心理上给敌人造成强烈震慑,对夺取胜利发挥了显著效果。

传统观念认为,装甲部队既不擅长夜战,更不宜于巷战。但随着陆军机械化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未来地面战斗,装甲部队不可避免地要遂行夜间城市作战、巷战任务。装备也好、战术也好,研究、训练断不可少。迪瓦尼亚夜间战斗,美军突袭分队和增援分队总共9辆坦克,在巷战中与近千对手激战4个多小时,完成了抓捕任务,虽然损失了1辆坦克,但没有人员伤亡,最后在援军协助下安全撤离并运走被毁坦克。这场战斗双方均有可圈可点的表现,对我们正确认识联合作战,尤其是重新认识装甲部队的建设、训练及运用不无裨益。

进攻库法的美军主力是绰号“铁公爵”的第37装甲团第2营,以及第2、3装甲骑兵团各一部,总兵力约1000人。其中,“铁公爵营”拥有29辆M1A1主战坦克、95辆悍马高机动车、2辆M1117装甲车、6辆M109A6自行榴弹炮等重武器。另据美军情报显示,驻扎库法的马赫迪军有4500余人,拥有机枪、火箭筒、迫击炮和反坦克导弹,在靠近城区的地方设有路障和火力点。

装备落后,战术呆板必然错失战机,甚至付出惨重代价。迪瓦尼亚夜间战斗,反美武装初期不怕牺牲,利用地形巧妙设伏,用简陋武器击毁一辆美军先进的主战坦克。但后续作战却组织得乏善可陈,反美武装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但猛烈进攻竟没能毙伤1名美军及配合美军作战的伊拉克政府军,连击毁的坦克残骸最后也被对手拖走。客观来看,美军战斗力虽强,却绝非无懈可击。如此悬殊的战损比更多是因为反美武装武器落后,进攻战术呆板。如果“马赫迪”民兵能引进或改造出大功率电子干扰器和较先进的单兵反坦克火器、单兵防空导弹,或许能破坏对手的通信联络,毁伤更多坦克、直升机、甚至F-15。即便没有先进装备,若能借助烟幕弹、防红外侦察伪装衣等装备有效雾化战场,或者前期加强战场建设,作战中充分利用地道、下水道等隐蔽地下通道创造条件贴上去,则完全可能赢得“公平战斗”的机会。近战中,单兵火箭、反坦克手雷、集束手榴弹、燃烧瓶、炸药包等都能有效对付敌方坦克的薄弱部位。就算找几门迫击炮或集中兵力、火力攻击龟缩在“悍马”车里的伊军突击排,也能给对方造成人员伤亡。4小时的夜间战斗,付出重大伤亡代价,竟让对手全身而退,“马赫迪”民兵作战的低效和落后,实在值得反思。

先进可靠的数字化装备帮助美军赢得战场优势。美军M1A2SEP是接受过“系统升级计划”改造的新一代数字化主战坦克,加装有21世纪部队旅及旅以下战斗指挥系统、全球定位系统、电子地图、热成像瞄准镜等装备。车长可操作车顶的高射机枪,装填手的舱口外装有一挺可沿环形导轨移动的M240机枪,炮手除了120毫米主炮外还负责操纵一挺并列机枪。M1A2SEP坦克不仅拥有强大的火力,防护性能也比较可靠,轻武器很难对其构成威胁,肩扛式火箭弹直接命中也未必能击穿,损失的坦克因为被击中薄弱的侧下部才导致起火。先进的夜视系统帮助美军获得远超对手的战场感知能力,夜间战场对于美军几乎“单向透明”,激烈的攻防对抗中,隐匿在夜色中或藏身于车辆、墙壁之后的民兵既避不开美军的热成像观察瞄准,更防不住120毫米的坦克炮,伤亡较大。数字化通联系统保证美军坦克排能够及时沟通,相互支援,密切配合,在对方四面八方的围攻下,彼此有效掩护了各自的薄弱环节,守住了阵地。

作战进程

此外,这场战斗也提醒世人,胜利绝非臆想的产物,更不是仅凭气血之勇就能轻易获得。我们强调勇于“亮剑”,鼓励合理冒险,但不是提倡匹夫之勇。孤注一掷死打硬拼是不负责任的赌徒心态。趋利避害,战胜强敌,既需要断然出手的魄力也需要谋高一筹的智慧。要立足现有条件装备,熟练掌握手中武器,创造性地用好武器、地形、天气等各种条件,将一切可能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才能打出以己之长击敌之短的奇迹和辉煌。从技术角度分析,网电攻击能力、夜间作战能力、野战防空能力、“雾化”战场能力或许是当前对抗强敌亟待加强的重点。

出敌不意是反美武装以弱对强并取得战果的前提。总结迪瓦尼亚夜间战斗不难看出,敢战是制胜的前提。所罗门王说,危险来临时,如果你害怕了,力量就会减小。所以,弱军面对强敌,具有“敢战”气魄,积极主动地捕捉和创造战机,才有获取战绩的可能。2003年,伊拉克正规军的武器装备与美军比就有“代差”;2006年,伊拉克反美武装的武器装备更加落后,即便是民兵手中威力最大的单兵火箭,正面对抗美军的先进坦克也力不从心。第一枚火箭弹未能命中,第二枚击中美军坦克却未能对其构成有效毁伤,暴露了的民兵反坦克小组很快被美军坦克炮和机枪摧毁。受挫的反美武装并没有因为敌强我弱而放弃抵抗,而是巧妙利用城市巷战的复杂地形,隐蔽待机,继续伏击美军。而美军显然低估了反美武装的实力和求战决心,完成抓捕任务后或许更感觉胜利在望,思想上出现麻痹大意,步坦协同组织不力,突袭分队的后续坦克在通过刚刚发生过伏击的街道时未能察觉敌情威胁,结果再次遭到肩扛式单兵火箭袭击。这次攻击准确命中美军车队最后一辆坦克的侧下部,爆炸产生的高温气体造成发动机起火,坦克很快报废。民兵射手的战斗精神、心理素质、作战技能以及目标选择、战机把握等都可圈可点。

4月22日夜,美军第2、3装甲骑兵团对库法东面发起佯攻。此举意在迷惑马赫迪军指挥官的判断,掩护美军“铁公爵营”绰号“高尔夫”和“贝克”的进攻桥头堡进军,并且阻止纳杰夫等地的萨德尔支持者增援库法。

陆空协同、体系对抗是以少胜多、精兵克敌的制胜关键。美军作战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高度重视空中力量对地面部队的支援,强调用“非对称”攻击手段,以尽可能小的伤亡战胜对手。美军将领中流传着一句口号:绝不让自己的部队陷入一场“公平的战斗”。即便用最新型的数字化坦克分队对阵装备落后的民兵武装,美地面部队指挥员也没忘记呼唤空军和陆军航空兵支援。F-15战机在地面部队没有配备联合末端攻击控制员的情况下,打破常规,直接用装甲部队的通信波段与激战中的坦克排建立联系,向其通报敌情并保持密切协同,多次在战场上低空掠过,震慑围攻之敌,还创造了“战斗机发射红外光柱引导坦克精确射击”的新战法,取得良好的作战效果。地面部队与对手胶着对峙时,又是2架“阿帕奇”直升机飞临现场,用30毫米机炮的密集火力打破僵局。事实证明,及时可靠的空中支援是现代城市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军的空中作战力量不仅为地面部队提供了精确的火力打击、战场监视和目标指示,还从心理上给敌人造成强烈震慑,对夺取胜利发挥了显著效果。

步步为营 占领城区

装备落后,战术呆板必然错失战机,甚至付出惨重代价。迪瓦尼亚夜间战斗,反美武装初期不怕牺牲,利用地形巧妙设伏,用简陋武器击毁一辆美军先进的主战坦克。但后续作战却组织得乏善可陈,反美武装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但猛烈进攻竟没能毙伤1名美军及配合美军作战的伊拉克政府军,连击毁的坦克残骸最后也被对手拖走。客观来看,美军战斗力虽强,却绝非无懈可击。如此悬殊的战损比更多是因为反美武装武器落后,进攻战术呆板。如果“马赫迪”民兵能引进或改造出大功率电子干扰器和较先进的单兵反坦克火器、单兵防空导弹,或许能破坏对手的通信联络,毁伤更多坦克、直升机、甚至F-15。即便没有先进装备,若能借助烟幕弹、防红外侦察伪装衣等装备有效雾化战场,或者前期加强战场建设,作战中充分利用地道、下水道等隐蔽地下通道创造条件贴上去,则完全可能赢得“公平战斗”的机会。近战中,单兵火箭、反坦克手雷、集束手榴弹、燃烧瓶、炸药包等都能有效对付敌方坦克的薄弱部位。就算找几门迫击炮或集中兵力、火力攻击龟缩在“悍马”车里的伊军突击排,也能给对方造成人员伤亡。4小时的夜间战斗,付出重大伤亡代价,竟让对手全身而退,“马赫迪”民兵作战的低效和落后,实在值得反思。

23日晨,“铁公爵营”的装甲纵队开始向库法近郊发起攻击。初遇进攻,马赫迪军有些惊慌,但他们很快镇定下来,利用既设火力点进行伏击,甚至有骑着摩托车的“飞行队”用火箭筒袭击脱离大部队的美军分队,使美军蒙受不小的损失。

此外,这场战斗也提醒世人,胜利绝非臆想的产物,更不是仅凭气血之勇就能轻易获得。我们强调勇于“亮剑”,鼓励合理冒险,但不是提倡匹夫之勇。孤注一掷死打硬拼是不负责任的赌徒心态。趋利避害,战胜强敌,既需要断然出手的魄力也需要谋高一筹的智慧。要立足现有条件装备,熟练掌握手中武器,创造性地用好武器、地形、天气等各种条件,将一切可能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才能打出以己之长击敌之短的奇迹和辉煌。从技术角度分析,网电攻击能力、夜间作战能力、野战防空能力、“雾化”战场能力或许是当前对抗强敌亟待加强的重点。

经过调整后,“铁公爵营”逐渐摸索出一套对付马赫迪军袭扰的战术:一旦遇到伏击,美军分队就停止前进,依托地形组织防御,以密集火力构成杀伤区,阻止民兵靠近,再派出快速反应部队赶到现场,用重武器扫荡伏击者。这套战术实施后,敢于伏击的民兵武装逐渐被美军歼灭。

5月2日,美军逐渐推进到库法心脏地带,但马赫迪军的有生力量依然在四处活动,美军只能控制孤立据点。为了扩大战果,美军一方面通过持续进攻保持对马赫迪军指挥机构的压力,另一方面,依托已占领的据点收集周边情报,一旦找到马赫迪军的集结地,就以连排级部队配合装甲连队发动突袭和围歼。

5月30日22时左右,美军在库法发起“拍击”行动,目标是围歼聚集于库法古堡的马赫迪军,后者以古堡为中心,形成纵深约2000米的环形防御地带。

围攻古堡 首战受挫

美军决定从北、西、南等3个方向同时向古堡发起攻击,其中“铁公爵营”C连从西面进攻,第2装甲骑兵团第3营I连从南面进攻,第2装甲骑兵团第1营A连从北面进攻。

尽管美军有兵力和兵器的优势,但他们每前进一步都遭到民兵的殊死抵抗,从古堡周围的小巷和棕榈树后都有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射出,甚至有扛着火箭筒的敢死队员冲上街道,向坦克装甲较薄的侧面和后面开火。交火2个多小时后,1辆被炸毁的M1A1坦克堵住了进攻通道,美军不得不停止进攻。

这场混战中,美军损失2名坦克乘员,民兵方面损失22人。

再攻古堡 清扫外围

6月1日18时许,美军再度向古堡发起进攻,主要兵力为“铁公爵营”A连、“十字军连”和“钢铁连”。美军之所以选择黄昏时刻开战,主要是考虑目视观察效果比黑夜好,且当地刮起风沙,民兵的视野会受到影响。与之前相比,美军变得小心谨慎,只想逐步削弱马赫迪军的有生力量。

按照作战计划,“入侵者连”从西南进攻,“钢铁连”从东南进攻,美军的意图是赶走古堡南面的民兵,扫清“十字军连”前进轴线上的障碍,使该连能快速靠近古堡。然而,古堡南面有范围较大的农田和棕榈树林,“入侵者连”和“钢铁连”进展缓慢,装甲车辆只能沿公路行动。

美军越接近古堡,马赫迪军的抵抗就越激烈。其间,古堡内的马赫迪军多次派出驾驶“炸弹汽车”的敢死队员,发动决死突击,但都被美军炮火消灭。战至19时40分许,美军坦克在清除掉马赫迪军防御阵地上的交叉火力点后主动撤退。

占领古堡 民兵投降

6月3日清晨,美军向古堡发起总攻,以便彻底消灭库法城内的马赫迪军主力。此战的关键是摧毁马赫迪军设在一所学校操场上的迫击炮阵地,由于该阵地处于美军远程炮火的攻击死角,只能依靠地面部队进攻。

6时30分,美军“十字军连”进抵至古堡以西500米处,吸引了大批马赫迪军。6时45分,美军“钢铁连”向关键的迫击炮阵地快速穿插。就在美军车队经过时,马赫迪军埋在公路上的“超级地雷”突然爆炸,将1辆M1A1坦克炸伤,与此同时,路边几座大楼里也射出了密集的子弹,但“钢铁连”并未停止前进,后续坦克撞开受损的M1A1,继续向目标区域攻击前进。

当“钢铁连”到达目标区后,发现学校周围地形复杂,楼房众多,装甲部队行动不便。连长决定只派2个班的兵力攻击,其他兵力布置在学校外面,一方面组成警戒线,确保外围安全,另一方面充当预备队。

一切布置停当后,“钢铁连”的突击部队迅速冲进学校,向操场突击。马赫迪军的迫击炮手很快离开操场,转而抢占操场附近的3座大楼。随后,美军士兵与民兵展开激烈的逐屋战斗。凭借装备优势,美军肃清了楼内的数十名民兵,缴获操场上的1门120毫米迫击炮、2门82毫米迫击炮及大量弹药。失去迫击炮阵地的火力支援,古堡内马赫迪军的抵抗变得虚弱。随着美军持续推进,越来越多的民兵缴械投降。

6月4日黎明,呆在纳杰夫的萨德尔终于表示愿意与美军停火,并派出代表与美国扶植的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行政长官阿德南·祖鲁菲谈判,最终签署停火协议。

作战评价

库法之战中,美军声称打死超过800名马赫迪军成员,己方只有30余人伤亡。更重要的是,美军在库法城内抓到萨德尔的军事指挥官和首席政治顾问,进一步削弱了萨德尔的实力。情报显示,在美军攻打库法古堡的最后几天里,马赫迪军高层发生分裂,萨德尔和他的几位副手之间不断发生争吵。

然而美军仅获得萨德尔有关暂停武装对立的保证,他仍拒绝与美国支持的伊拉克当权派合作。此外,美军在库法摧毁了大批民居,枪杀许多无辜平民,更加丧失民心。事实上,就在美军忙于征服库法之际,伊拉克西部又出现“逊尼反美三角地带”,让美国人焦头烂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