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沃洛夫突击,96A坦克各指标达峰值

“侦察尖兵”项目,“机降与急行军”排名第二、驾驶比赛位居第一;“军械能手”项目,榴炮班组赛名列第二;“安全环境”项目,单车组赛屈居第二;“野战炊事”项目,民族菜肴评比夺得第一……

2016年,中国军队走出国门,频频亮相国际舞台。从“国际军事比赛-2016”到中美人道主义救灾演练,从“海上联合”到“环太平洋”,从中巴“雄鹰-Ⅴ”到中俄首长司令部联合反导计算机演习……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推出“兵车舰机”看联演联赛系列策划,从“一名士兵、一辆战车、一艘军舰、一架战机”视角,重温2016年中国陆、海、空军在国际舞台上的精彩表现。首篇报道,看陆军某机步旅上士鲁博驾驶国产步战车在“国际军事比赛-2016”中如何过关斩将,勇夺“和平勇士”勋章。

图片 1

随着“国际军事比赛-2016”的全面展开,我军在各项目初始阶段的比赛成绩相继出炉,相较去年,虽然在排名上仍以亚军居多,但记者在现场欣喜地看到,我军参赛队与第一名的差距明显缩小,甚至有的方面已经完成了超越。

图片 2

阿拉比诺主赛场,除了“坦克两项”,还有一项比赛同样备受瞩目——苏沃洛夫突击。该项目与“坦克两项”使用同一场地,课目和障碍设置基本相同。

8月1日,“苏沃洛夫突击”竞赛拉开战幕。代表我军参赛的车组表现出色,尤其是装弹、过障、浮渡速度已快于同组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强手。

8月6日举行的“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最后一轮比赛,鲁博驾驶步战车与战友并肩作战,拔得头筹。记者 梁蓬飞摄

在这场硬碰硬的对决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伊朗和委内瑞拉参赛队使用的是俄制BMP-2步战车,中国参赛队则使用国产86A步战车,其总体性能比对手低一代水平。有外电称,“苏沃洛夫突击”更像是一场装备的“代差之战”。

在场的训练专家提醒记者,看待以上的进步,不要忽略这样的前提,即我军使用的国产装备落后俄式装备一个代差,我们的对手是经过全军选拔产生的,比赛规则是按俄军训练大纲和武器装备量身订制的。而我军参赛人员装备,仅从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内部抽组,既没有大范围地遴选尖子,也没有外请任何专家教练,能取得如此成绩,完全是平时训练洗濯磨砺的结果。

陆军某机步旅上士鲁博驾驶国产步战车在“国际军事比赛-2016”中过关斩将,勇夺“和平勇士”勋章——

其实,“差距”何止在装备上。据第二次代表我军率队出战的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旅长黄庆利介绍,此次比赛,无论是障碍物类型数量、射击机动距离,还是实战标准要求,都是按俄军训练大纲确定的。更为艰难的是,今年比赛主办方对规则进行了不小的改动,不利于我参赛装备发挥最大潜能。

据旅长黄庆利介绍,为了备战今年的赛事,该旅展开针对性训练起步就是高标准,确立了“射击零脱靶、过障零失误、机械零故障、动作速度快、安全无差错”的高目标,直接转入全车合练与专攻精练,平均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消耗弹药数百发,实现了国产86A式步战车技战术训练12项突破。该旅战士蔡依山去年参加了该项比赛,此次异国再次相逢,记者明显感到他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在单车赛中,他驾驶战车第一个出战,闯关越障如行云流水,引得一旁观战的对手连声称赞。

■记者 梁蓬飞 通讯员 谷昌龙

剑不如人,剑法受制于人。面对同组强手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围追堵截”,我参赛3个车组毫不示弱、敢于亮剑,凭借出色的技战术发挥,在3轮单车赛中,相继夺得第三、第二和第一。

“对手是很强,但我们有信心战胜他们。”虽然是率队首次参加“坦克大赛”,但新疆军区某步兵师副师长王湘底气十足。根据抽签结果,我军代表队要到8月5日才正式亮相,此前这几天,但凡有比赛,他们就会早早来到现场观战。

2016年7月30日至8月13日,“国际军事比赛-2016”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举行。应俄罗斯联邦国防部邀请,我军派代表团参加21个项目比赛,最终夺得1项第一名、18项第二名、2项第三名。此次比赛在俄罗斯15个州的19个靶场和哈萨克斯坦境内相继展开。我军参赛兵力规模大、兵种专业全、赛场分布广、难度强度高。比赛共设23个项目,19个国家军队组队参赛。我军代表团1000多人参加21项比赛,其中陆军17项、海军1项、空军3项。

这是一条持续上扬的成绩曲线——记者现场观战注意到,开赛以来,面对主办方从全军选拔的超强对手,我依托该旅抽组的86A步战车车组失误越来越少、射击越来越准、机动越来越快、越障越来越灵活,各种表现明显好于去年;

观战,是为更好地了解对手、学习强手。今年的“坦克大赛”,有17个国家派队参加,其中不乏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等传统强队。全新的赛制、多变的规则、超强的对手、陌生的环境……无论哪一个方面,对他们来说都是严峻挑战。更要命的是,主办方不仅临时取消了赛道试车,就连火炮校正射击也只准打3发弹,赛前必需的适应性训练根本无从谈起,迫使他们只能通过观察对手表现,来推测操作和想象训练。

从“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到国际陆军轻武器技能大赛,从“金鹰-2016”国际狙击手竞赛到国际陆军“体能与战斗技能”竞赛,回望即将过去的2016年,中国军人在国际军事竞技场上赛出了风采、展示了形象。陆军第39集团军某机步旅上士鲁博正是其中一员。

这是一条持续上扬的实力曲线——上次参赛备战,该旅不断挑战人员和装备极限,实现了86A步战车技术训练12项突破。时隔一年,该旅再度受命出征,有针对性地开展了适应性训练,又在射击技能、驾驶技能、装备性能等6个方面完成了新跨越;

艰难险阻,从来都是检验一支军队战斗力的试金石。记者了解到,早在今年初,该师参赛队就进驻大漠戈壁接受“魔鬼集训”,从天寒地冻一直练到炎炎酷暑,人装结合渐成一体,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到96A坦克峰值,未曾想来到阿拉比诺,还有更多的困难在等着他们。

鲁博参加的比赛项目是“苏沃洛夫突击”。在这场面对面、硬碰硬的对决中,中国参赛队使用的是国产86A步战车,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伊朗和委内瑞拉参赛队使用的俄制BMP-2步战车相比,总体性能整整落后一代水平。因此,有外媒将这项比赛称为“一场装备的‘代差之战’。”

这是一条持续上扬的自信曲线——无论发挥如何、成绩好坏,记者总能听到黄旅长用这8个字鼓励队员:“阳光心态,享受比赛。”他说,在装备、规则均于我不利的情况下,过分强调名次已没有实质意义。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两年参赛,对官兵的能力素质更自信了,对我军的国产装备发展更自信了,对我军的实战化训练更自信了,对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更自信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比赛检验实力,更考验勇气。通过几天观战,我军参赛官兵已对对手和场地了如指掌,敢打必胜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其实,差距何止在装备上。”第二次走出国门代表我军参赛的鲁博,无论在军营训练生活,还是与对手同台竞技,都会格外留心观察外国军队。他发现,与现代战争经验丰富的俄军相比,我军训练理念、训练内容、训练标准、训练条件等方面还有差距。在赛场上,令他印象最深的对手,不是俄军层层选拔的精锐,而是俄罗斯陆海空志愿支援协会参赛的车组。“一个后备力量组织派队参加了14个项目的比赛,挑战各国军队精英。民兵预备役的战斗力尚且如此,正规军的实力就无需多言了。”

“代差之战”打出“中国自信”。回望这两天的单车赛,再现那些令人血脉偾张的场景,让我们去感受该旅参赛官兵迎难而上、不畏强手,勇于接受挑战的自信与力量吧——

行文至此,我军代表团一位领导的一句话映入脑海:“常言道,战场无亚军,但讲究规则的赛场毕竟不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从这里产生的‘第二’将来作战未必打不过‘头名’。在这个意义上,此次参赛,收获是比名次更有意义的锦标。”记者想,这应该是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应有的自信和格局。

“参加国际比赛,为我军官兵推开了一扇观察外军的窗口。在这个难得的窗口前,我们的目光应该超越名次和奖牌,投向更高更远的地方。”鲁博说。

水上浮渡,是“苏沃洛夫突击”最为惊险的课目,也一度是我军装甲兵训练的弱项,十几吨重的步战车要游过750米长的河面,稍有操作不慎,就有可能陷落水中。第一个出场的车组驾驶员蔡依山沉着冷静,心细如发,用妙到毫巅的技术动作稳控油门和操纵杆,战车如一名出色的游泳健将灵巧地穿过浮标抵达终点,速度明显快于同组对手。

图片 3

在单车赛最后一轮比赛中,驾驶员鲁博、车长王坤龙、炮长包红军披挂上阵,操控战车闯关过障一气呵成,枪炮射击发发命中,涉水爬坡如履平地,以完美的发挥、明显的优势拔得头筹,上演了一场中国版的“速度与激情”,引爆全场。

8月13日,在俄罗斯莫斯科阿拉比诺军事基地,中国代表队参加“苏沃洛夫突击”比赛。新华社记者戴天放摄

再过几天,“苏沃洛夫突击” 接力赛就将拉开战幕。面对接下来更加激烈残酷的对决,旅长黄庆利自信地挥了挥拳头:“拼了!拼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是一支大国军队由大向强发展应有的视野,也是中国军事力量走出去必须进行的“原始积累”。鲁博告诉记者,身在国际赛场,从军委机关指挥组到参赛部队、从将军到士兵,大家都遵循这样的理念,用求知若渴的目光关注对手、学习取经。

一支走向强大的军队,必然是一支善于学习的军队。经过两次出国参赛的磨砺,鲁博收获了自身成长,见证了部队进步——

相较去年,虽然排名上仍以亚军居多,但鲁博明显感到,我军参赛队与第一名的差距正在缩小,有的方面已经实现了超越。在8月6日进行的“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最后一轮比赛中,作为驾驶员的鲁博,与车长王坤龙、炮长包红军并肩作战,操控战车闯关过障一气呵成,枪炮射击发发命中,涉水爬坡如履平地,以完美的发挥、明显的优势拔得头筹,上演了一场中国版的“速度与激情”,被称为赛场霹雳火。鲁博被大赛组委会授予“和平勇士”勋章。

事非经过不知难。鲁博介绍说,为了备战今年的比赛,旅里借鉴外军经验开展针对性训练,不仅确立了“射击零脱靶、过障零失误、机械零故障、动作速度快、安全无差错”的目标,而且一开始就直接转入全车合练与专攻精练,平均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消耗弹药数百发,继去年实现86A步战车技战术训练12项新突破之后,又在射击技能、驾驶技能、装备性能等6个方面完成了跨越。

剑不如人,剑法胜于人。面对同组强手的“围追堵截”,该旅3个车组毫不示弱、敢于亮剑,凭借出色的技战术发挥,在3轮单车赛中,先后夺得第三、第二和第一。鲁博告诉记者,今年参赛,我步战车组失误越来越少、射击越来越准、机动越来越快、越障越来越灵活,表现明显好于去年。

这是一条持续上扬的成绩曲线,更是一条持续上扬的自信曲线。鲁博说,无论发挥如何、成绩好坏,他总能听到旅长黄庆利那句温情激励:“阳光心态,享受比赛。”正如黄庆利所言,在装备、规则均于我不利的情况下,过分强调名次已无实际意义。最重要的是,通过参赛,对官兵能力素质更自信了,对国产装备更自信了,对我军实战化训练更自信了,对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更自信了。

看到差距、坚定自信,是一名中国士兵走出国门的收获,也是中国军队走向世界的收获。

图片 4

8月13日,在俄罗斯莫斯科阿拉比诺军事基地,中国代表队参加“苏沃洛夫突击”比赛。新华社记者戴天放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是一支大国军队由大向强发展应有的视野,也是中国军事力量走出去必须进行的“原始积累”。鲁博告诉记者,身在国际赛场,从军委机关指挥组到参赛部队、从将军到士兵,大家都遵循这样的理念,用求知若渴的目光关注对手、学习取经。

一支走向强大的军队,必然是一支善于学习的军队。经过两次出国参赛的磨砺,鲁博收获了自身成长,见证了部队进步——

相较去年,虽然排名上仍以亚军居多,但鲁博明显感到,我军参赛队与第一名的差距正在缩小,有的方面已经实现了超越。在8月6日进行的“苏沃洛夫突击”单车赛最后一轮比赛中,作为驾驶员的鲁博,与车长王坤龙、炮长包红军并肩作战,操控战车闯关过障一气呵成,枪炮射击发发命中,涉水爬坡如履平地,以完美的发挥、明显的优势拔得头筹,上演了一场中国版的“速度与激情”,被称为赛场霹雳火。鲁博被大赛组委会授予“和平勇士”勋章。

事非经过不知难。鲁博介绍说,为了备战今年的比赛,旅里借鉴外军经验开展针对性训练,不仅确立了“射击零脱靶、过障零失误、机械零故障、动作速度快、安全无差错”的目标,而且一开始就直接转入全车合练与专攻精练,平均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消耗弹药数百发,继去年实现86A步战车技战术训练12项新突破之后,又在射击技能、驾驶技能、装备性能等6个方面完成了跨越。

剑不如人,剑法胜于人。面对同组强手的“围追堵截”,该旅3个车组毫不示弱、敢于亮剑,凭借出色的技战术发挥,在3轮单车赛中,先后夺得第三、第二和第一。鲁博告诉记者,今年参赛,我步战车组失误越来越少、射击越来越准、机动越来越快、越障越来越灵活,表现明显好于去年。

这是一条持续上扬的成绩曲线,更是一条持续上扬的自信曲线。鲁博说,无论发挥如何、成绩好坏,他总能听到旅长黄庆利那句温情激励:“阳光心态,享受比赛。”正如黄庆利所言,在装备、规则均于我不利的情况下,过分强调名次已无实际意义。最重要的是,通过参赛,对官兵能力素质更自信了,对国产装备更自信了,对我军实战化训练更自信了,对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更自信了。

看到差距、坚定自信,是一名中国士兵走出国门的收获,也是中国军队走向世界的收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