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版大学世界史,大卫投石索

图片 1

问:在中东,以色列的防空到底有多厉害?

  出品:科普中国

徐霞客是哪朝人

《圣经·旧约》成书的年代,在位于古代巴勒斯坦中央的伊拉山谷,以色列牧童用弹弓做兵器,击倒巨人歌利亚并将其斩杀,成为一代传奇。这位牧童,就是日后赫赫有名的以色列第二任国王大卫。如今,只有扑克牌中的黑桃k和美术学院的大理石雕塑,还依稀记录着大卫王曾经的辉煌。不过,信仰笃定的以色列人却用另外一种方式传承着先祖的精神。本月2日,以色列政府宣布,“大卫弹弓”中程导弹拦截系统投入全面运行。在现代尖端科技的加持下,当年助大卫一战成名的原始冷兵器化身新型导弹拦截“神器”,继续护佑犹太子孙。请看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图片 2

  作者:瑷敏工作室

图片 3

“大卫弹弓”如何射“大雕”

以色列这个人口不多,国土狭小、战略纵深极浅的国家,其防空武器系统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讲,甚至比英法德这些欧洲大国还要“变态”,因为欧洲乃至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不具备“从短程防空到反导技术”基本做到面面俱到的能力(可能出于政治、技术、经济和地区局势多种因素的制约),而以色列这个小小的国家,却能建立起一整套的防空体系并将其中部分技术产品进行出口,比如出口到美国和沙特的“铁穹”防空系统,出口给越南的“斯派德”防空系统,印度购买的“巴拉克”系列舰载防空系统和韩国准备购买的“铁穹”防空系统、“绿松 Block C”防雷达。鉴于“铁穹”、“斯派德”、“巴拉克”这些“普通”的防空武器,各位在新闻上经常见,我们就不多说了,我们下面主要说说“防空武器系统”中的高端货“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策划:白璐

眼下,错综复杂的中东形势呈现紧张局面。美国想以研制核武器为由加大对伊朗的制裁,以色列威胁要打击伊朗核设施,伊朗则扬言进行“导弹复仇”,以色列怎么办?据以色列《国土报》11月13日报道,以色列已在5处空军基地部署了由“箭”式拦截导弹和“绿松石”雷达组成的导弹防御连,再结合针对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的低层反火箭/炮弹系统,以色列俨然撑起维护自身安全的保护伞——覆盖全部国土的“导弹防御系统”,但是管用吗?

■杨王诗剑

▲以色列“铁穹”防空系统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1991年初爆发的海湾战争期间,时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就曾屡次下令以“飞毛腿”改进型导弹袭击以色列城镇。20年后的今天,以色列又要面对另一个对手——伊朗。近日,由于伊朗核危机陡然升温,以色列总统佩雷斯公开提出军事打击伊朗核反应堆的可能性,而伊朗方面强硬回应,频繁进行弹道导弹部队演习。以色列空军第167防空旅则在特拉维夫7点钟方向约20公里外的帕尔马契基地进行了模拟反导演习。这次演习假想伊朗革命卫队把所有国产“流星—3”中程导弹一股脑儿倾泻到以色列境内,这些导弹可能携带有致命的化学武器弹头。

测试中的“大卫弹弓”。

目前以色列反导系统的发展

当然,鉴于以色列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其防空系统使用和研制的起步也离不开美国。1991年,以军开始装备美制“爱国者”PAC-2,共计装备了七个“爱国者”导弹连;当时的“爱国者”PAC-2因为在海湾战争中成功拦截“飞毛腿”导弹而名声大噪,但是也掩盖不了其约为9%的低下拦截概率。后来,以色列又宣布将在2007年开始购买美制“爱国者”PAC-3防空系统,其防御范围比PAC-2提高了7倍,而且在作战试验中的拦截概率也提高到62%。

▲美国“爱国者”PAC-3防空系统

但是正由于我们上文所说的,以色列缺乏一定的防御纵深,又身处“中东火药桶”,而一些中东国家又在积极购买或者研制弹道导弹,这就给了以色列装备和研制高效反导武器以极大动力。在购买美国货的同时,以色列也积极开展此类武器系统的开发,但反导系统毕竟是“防空武器”中的尖端技术,没有相应的技术储备和经济实力,很难推进研制。于是以色列就走了一条“先合作、后自研、再技术转化出口赚取外汇、然后再投入升级开发新产品”的道路。

▲以色列“箭-2”防空反导拦截弹

在购买“爱国者”的同时,以色列与美国签订了联合研制“箭”式拦截导弹的协议。90年代初,进行了第一次“箭-1”导弹的试射,但是由于技术问题被迫终止。在后来的第二、第三次试射过程中,“箭-1”导弹都在飞行过程中解体,一直到1992年后期的第四次试射才取得成功。后来,以色列的“箭”式防空反导系统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实战部署的高层反弹道导弹专用武器系统。

▲防展上公开展出的以色列“反导系统”

毕竟“箭-1”只是以色列此类武器系统的开端制作,存在体量较大、机动性不足、跟踪距离短的问题,于是以色列在此基础上改进设计,优化结构,力图开发出体积小、重量轻、射程远的“箭-2”导弹。1995年,以色列开始了“箭-2”导弹的全面工程研制阶段,并在97-99的两年时间内,成功进行了七次“箭-2”的发射和拦截试验,奠定了这款导弹试验性实战部署的基础。

▲“箭-2”和“箭-3”拦截弹

整个“箭-2”反导系统包括二级固体燃料拦截导弹、“绿松”监视火控雷达、“榛树”发射控制中心和“香橼树”火力控制中心,战斗部采用杀伤爆破方式摧毁目标,能够同时跟踪14个飞行目标,拦截高度为10000-50000米,最大拦截距离为100公里,属于高层末端拦截武器。装备“箭-2”和“爱国者”PAC-3,使以色列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同时拥有两级弹道导弹防御网的国家,并且在2017年3月17日该导弹取得首个实战战果,“箭-2”导弹成功拦截了叙利亚发射的S-200防空导弹,反导系统拦截防空导弹一时间震动国际。虽然,“箭-2”的优秀性能使其成为以色列防空部队的中坚力量,但是在以色列军方推进部署“箭-2”的同时,该国又开始积极研制改进性能更好的“箭-3”防空反导导弹,这种导弹系统“箭体重量更轻、结构更加紧凑”(参见上图两种导弹的对比);拦截弹具备更强的机动能力和加速性;拦截高度更高,能够在大气层外实施拦截;拦截距离更远,突破200公里;取消爆破杀伤战斗部,采用世界顶尖的动能拦截杀伤模式;预警雷达系统更换为“超级绿松”,作战距离800公里;拦截能力更强,能够拦截射程超过3000公里的弹道导弹,具备拦截战略导弹的潜力。

▲“箭”式防空反导系统拦截过程示意图

通过多年在“防空反导技术”上积累,以及与美国的充分合作,以色列“箭-3”的研制过程非常顺利,2015年“箭-3”首次试射,就成功拦截了大气层外来袭的弹道导弹靶弹。2018年,以色列军方进行了两次“箭-3”拦截试验,全部取得了成功,预计将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箭-3”防空反导拦截弹还具备“发射-观察-射击”能力,即当发射两枚拦截弹拦截同一目标时,如果其中一枚已经击毁目标,另一枚拦截弹则会自动“观察、评估、确认”拦截效果,然后转向拦截数百公里外的另一目标。此外,“箭-3”导弹体积小、重量轻,便于机载发射,能够由战机携带在来袭导弹发射早期助推阶段实施拦截,成为机载反导拦截系统的一部分。据以色列军方称,“箭-3”导弹还具备攻击敌方低轨人造卫星的能力。待“箭-3”正式部署以后,可以于“箭-2”一道组成大气层外/内两层高空拦截网,在弹道导弹末端防御能力上将超过美国。

▲以色列“大卫-投石索”防空系统

为了健全防空反导体系,以色列在研制“箭-2/3”高层反导拦截系统之外,还研制了“大卫-投石索”中层拦截系统。该系统由以色列拉斐尔公司和美国雷声公司联合开发,并在2009年首次测试成功,拦截弹由“爱国者”PAC-2机动发射架发射,每个发射架装备16枚stunner拦截弹,可以用于拦截敌方射程在30-300公里的短程弹道导弹、大口径火箭弹、巡航导弹和飞机,该系统的最大拦截高度为35000米,最大拦截距离160公里。

  新闻提示:

在发射场地上,巨大的发射器已经耸立待命,每个发射器都载有6枚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研制的“箭—2”拦截导弹,同时以军的“绿松石”雷达正扫视着天空。“箭—2”导弹防御系统的操作人员戴着防毒面具,身穿防护服,在一个受到化学毒剂污染的环境中进行实地演练。与美国大名鼎鼎的“爱国者—3”自动控制反导系统不同,以色列的“箭—2”系统可由军官们自己决定何时发射拦截弹。 IAI公司的项目经理达尼?佩雷兹说:“我们做了许多测试,大部分都成功了。不过,这种武器系统到底如何,只有在战争中才能得到验证。”

“体系缝隙”催生“特色弹弓”

以色列已经能够构建起体系多样的防空反导网络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以色列已经可以构建起由“点防空、低层防空反导、中层防空反导和高层防空反导”组成的四层防御体系。其中“铁穹”系统负责点防空,主要拦截炮弹和近程火箭弹;低层防空由“爱国者”和部分“大卫-投石索”构成,用于拦截巡航导弹、短程导弹、飞机和大口径火箭弹;中层防空由“大卫-投石索”与“箭-2”组成,可以实施在中高空-大气层内来袭的飞行目标;高层防空则由“箭-3”负责,具备拦截远程弹道导弹和反卫星能力。实际上,以色列的防空反导技术,大多都与美国有着合作关系,虽说其防空反导系统的发展是迫于外界威胁不得以而为之,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以色列已经是世界上防空反导技术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最早实战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国家。

在中东地区以色列的防空系统是首屈一指无人能与匹敌的。由于以色列的国土峡小防御纵深有限,为了自身安全问题,以色列打造了全方位的防空防御系统,中端从美国购买的爱国者3、终端有美国最先进的萨德系统,末端有自己生产制造的铁穹系列,对待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这两个激进组织发射的火箭弹,实施了很好的拦截,保证了自身安全。以色列的雷达系统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领先地位,这就给防空系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这个国家在美国的支助下,是没有公开的核武嚣国家,美国军队所有拥有的武器以色列都能够优先购买,所以媒体称以色列为“中东小霸王”是有其理由的,这是由于历史上以色列两次灭国有关,那种流离失所的流浪生活和全球几次遭遇屠杀迫窖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迫使以色列全民皆兵重视防空保护民众安全矣!

可以说是最厉害的,最全面的,涵盖中近远,铁穹拦截火箭弹的视频曾经让人看了叹为观止,而且很多武器都是自给自足,从研发到生产,从重型到轻型。中东“小霸王”的称号可是实打实的战出来的,缺点就是国土没有纵深,仇敌环伺,这也造就了以色列绝不后退的勇气

  以色列国防军日前发表声明,以军首次在实战中使用“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拦截了两枚从叙利亚境内发射的导弹。对以色列军方而言,开发和部署有效的导弹防御系统早已成为当务之急,“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用于拦截射程在40到300公里的中程导弹。即便是“大卫投石索”首战表现并不完美,但它作为以色列多层导弹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依旧有效填补了“铁穹”拦截系统和“箭”式反导系统之间的拦截空白。未来伴随着相关技术的改进完善,“大卫投石索”依旧是不可小觑的反导利器。

1991年,美以正式开始研发“箭”式系列反战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经过长达20年的发展,该系列迄今有两种型号,即“箭—1”型和“箭—2”型。军事专家称,“箭”式是一种战区防御系统,即只能用来拦截中近程导弹,而非跨洋的洲际导弹,不过以色列是个小国,几个导弹连就足以覆盖全国,因此没必要“求全责备”。最早诞生的“箭—1”型导弹兼顾反飞机和反导作战任务,速度较慢,杀伤力有限。“箭—2”主要用于反导作战,并以高空为主要作战空域,最大飞行速度达到10倍音速,最大拦截距离达90公里,带有红外导引头,用于捕获、跟踪在高空飞行的战术弹道导弹。与美国“爱国者—3”反导系统相比,“箭—2”的截击点要更高一些,可以有效行使高层防御职能。目前,以色列采取将“箭—2”与美制“爱国者—3”混合部署的方式,以期形成更高拦截效率的多层防御体系。

如果说以色列是世界上地缘环境最恶劣的国家之一,相信没有人会表达不同意见。在经历了五次中东战争和无数次局部冲突后,这片用鲜血浇筑而成的狭小国土仍处于重重包围之中。面对几乎整个阿拉伯世界,国土防御力量特别是反导力量建设始终是以色列军队建设的首选。

图片 4

以色列专家指出,“箭”式反导系统已经融入以色列与美国的军事同盟体系。如果伊朗发动攻击,第一个警告将来自美国,美国侦察卫星会在伊朗“流星—3”导弹一点火就探测到烟雾热量,这个情报将很快传递给以色列。旋即,以色列“箭—2”系统的“眼睛”——“绿松石”雷达就开始跟踪“流星—3”。这时大致是“流星—3”的上升阶段。利用“绿松石”雷达跟踪数据,以色列军官就能判断可能的发射点,该信息会同时传送给以军的战斗机部队和地面防空部队,前者可根据弹道数据进行逆向反推,执行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导弹发射车的毁灭性打击,破坏其实施第二轮攻击的能力,后者则启动“箭—2”导弹连的作战程序,并通过以色列国土前线司令部向伊朗导弹可能波及的地区发出警报,以色列公民将有几分钟的时间进入避难所,戴上防毒面罩。“箭—2”拦截弹发射后,将由“绿松石”雷达引导至目标附近,再利用可探测伊朗导弹热量的传感器逐步接近,之后,“箭—2”导弹战斗部自行引爆,摧毁伊朗导弹弹头。

1991年,在海湾战场上被肆意蹂躏的萨达姆,向以色列发射了39枚“飞毛腿”导弹,而美国的“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并未成功将其拦截,大多数导弹都落在有“经济首都”之称的特拉维夫附近。终于,潜在威胁成为现实的“梦魇”。犹太人似乎由此看穿了“爱国者”只爱美国的“真相”,便倾注所有热情和心血,赶在新世纪的曙光还未洒满耶路撒冷土地之时,打造出了第一支属于自己的反导作战力量——2000年10月,主要防御远程导弹威胁的“箭”式反导系统正式开始战备值班。

  以色列首次运用“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导弹视频截图

民航客机也装反导系统

可是,撑伞只能遮住天上的雨滴,却挡不住地面溅起的泥泞。“箭”拦得住“高大上”的导弹,对“低慢小”的火箭弹却束手无策。无论是西南边的哈马斯,还是北边的真主党,制造简单、价格便宜的火箭弹和迫击炮都是他们袭扰“邻居”的第一选项。特别是在一墙之隔的加沙地带,攥着“土炮”的游击队更是让东边的人民日夜游走在生死的边缘。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起,至少有上万枚各类炮弹砸在了以色列狭小的国土上。火箭弹画下的“紧箍咒”把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圈了进去。于是,2011年4月,能够拦截短程火箭弹和榴弹炮弹、独具特色的“铁穹”系统正式服役。

  紧急搭建的“第二层保护伞”

客观来说,以色列手中光有“箭—2”和“爱国者—3”尚显不足,因为每枚导弹单价都超过300万美元,完全防御伊朗“如同生产小汽车一样”造出来的中程导弹恐怕不现实。况且,根据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掌握的信息,伊朗革命卫队早已将多达200枚近程弹道导弹扩散到以色列家门口的叙利亚和黎巴嫩,这还不包括伊朗援助给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数以万计的火箭弹。

从“箭”到“铁穹”,光阴流转,以色列初步建立起了世界上首个、也是唯一一个高低搭配的国家导弹防御体系。但是,对手不会停下脚步。近在咫尺的黎巴嫩逐步装备了最大射程达300公里的近程导弹,叙利亚更拥有了最大射程达160公里的远程火箭炮。在此背景下,以军引以为傲的“国盾”明显变得“低端够不上,高端不划算”。

  始建于1948年的以色列国防军,诞生后先后参加了5次重大战争,是战火硝烟中成长起来的一支重要的国防力量。在维护国家安全的斗争中,以色列军方发现其面临着周边巨大的导弹威胁。仅海湾战争期间,以色列就遭到多枚从伊拉克发射的“飞毛腿”导弹袭击。即便是部署的“爱国者”系统拦截了大部分来袭导弹,但依旧有导弹击中特拉维夫市区,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为了应对“不对称威胁”,以色列国防军于今年3月正式将“铁穹”反火箭弹系统投入实战,迄今已成功拦截了数十枚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该系统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导弹发射后可在数秒钟内有效击毁来袭的火箭弹和炮弹。据开发商拉斐尔公司介绍,一套“铁穹”系统可以防御150平方公里的面积。该系统并非以军的终极产品,由于哈马斯和真主党的火箭弹的威力和射程持续提高,特别是真主党已获得伊朗援助的“飞毛腿—B”近程弹道导弹,因此以军还将在近期列装一款射程比“铁穹”更远的导弹防御系统——“大卫投石索”,这是一种能够有效拦截远程火箭弹、近程弹道导弹、低空巡航导弹、一般航空器等多种目标的先进防御武器,有效射程在40—300公里之间,而“铁穹”的射程为5—70公里。

任何战略能力上的“缝隙”都可能成为撬开国家安全大门的支点。宿敌环伺的以色列必定深知这一点,加紧研发主要用于拦截远程火箭弹和近中程导弹的防御系统。“大卫弹弓”系统入役,为以色列的“国家盾牌”补齐了最后一环:向下能摧毁“铁穹”鞭长莫及的远程火箭,向上能拦截“爱国者”和“箭”的漏网之弹。

  为此,以色列早就下定决心发展完善防空反导系统。鉴于以色列周边既有装备弹道导弹的正规军,也有使用简易火箭弹的游击队,以色列迫切需要建立起一套既能拦截导弹又可对付火箭弹的更加完善的防御系统。以色列前国防部长巴拉克就曾宣称,多层反导防御体系的构建是一项“国家使命”,目的旨在阻止绝大多数向以色列发射的导弹威胁。

更有意思的是,以色列最近还对民航客机采取了反导措施,防范可利用肩扛式地空导弹对其“下毒手”的恐怖分子。据报道,以民航客机上安装的“音乐”系统为客机提供了3层防线。头一道防线是利用探测器扫描探测,规避风险。“4个探测器能够始终监测飞机周围,便携式防空导弹所采用的任何传感器都能被它监测、干扰,这可使飞机能够保持在射击范围之外,整个过程无需客机驾驶员的介入。”该系统的研制公司负责人说。如果这一点做不到的话,飞机上的强电子防御系统便在导弹发射前使其传感器失灵。若再不济,就该激光束发射器出马了,它向飞行中的导弹准确发射一束激光,瞬间摧毁导弹的传感器,从而使导弹直接坠落地面。

制图:孟 岚、梁 晨

  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色列就曾寻求与美国开展技术合作,研发适合其使用的战区反导系统。目前以军已经部署有“铁穹”和“箭”式导弹防御系统。其中“铁穹”系统主要用于拦截加沙地带武装组织和黎巴嫩真主党发射的火箭弹以及炮弹,“箭”式导弹防御系统则主要用于拦截射向以色列本土的远程弹道导弹。在此基础上,以色列迫切需要一款拦截中程导弹的防空反导系统作为其“第二层保护伞”。

美俄反导系统也不完美

“取舍有道”打造“国家盾牌”

  2010年9月,以色列政府就与美国国防部签署了“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制协议,明确提出研制一款用来抵御“大量扩散且廉价的近程导弹和火箭弹”系统。“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由发射系统、指挥系统以及多任务雷达等部分组成,到2017年1月完成最后一次试验,2017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

事实上,自可运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成为战争主角后,获得有效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同样是各军事大国梦寐以求的目标。从上世纪末起,随着美国提出分层弹道导弹防御概念,各国纷纷发展多层次拦截敌方弹道导弹的系统,但除了国土狭小的以色列,其他国家均未构建起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或许是尝到了“铁穹”的甜头,又或许是两者的任务类型太过相似,“大卫弹弓”几乎被认为是放大版的“铁穹”。当然,如果是简单地复制“铁穹”,并不符合以色列发展反导系统的初衷。相对于前辈,除了相应数据上的扩充外,“大卫弹弓”最大的不同在于对弹药进行了彻底重设。其所采用的“斯塔纳”拦截导弹具有实惠、灵活、省心的突出优点。

图片 5

美国已部署或开发中的拦截导弹品种很多,能够形成多重弹道导弹拦截体系,使防御贯穿敌方弹道导弹飞行的全程。在西部部署的陆基导弹拦截系统,配合部署在驱逐舰上的海基“标准—3”拦截导弹,可对进入距地面400多公里的大气层外的弹道导弹实施拦截,如果没有成功,美国人还有战区高空防御系统和“爱国者—3”构成的双层“末段拦截”体系,能够在150公里至60公里的高度展开末段拦截。美国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号称能“保卫全国”,但那是未来的事。目前,美国已部署的拦截导弹集中在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和阿拉斯加州,主要针对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和俄罗斯,东部则是“一片空白”。撇开防御范围不说,这些拦截手段应对所谓“流氓国家”的导弹尚可,若遇到强劲对手却并不一定灵光。从1999年至今,美国进行了约15次导弹拦截试验,其中至少5次失败。

“实惠”指“斯塔纳”单价只有“爱国者”PAC-3导弹的两成不到。相对于远程火箭弹和近程导弹,这样的拦截成本确实比较实惠。加上美国“慷慨无私”的持续援助,就算是以色列这样的小国,也玩得起此前只有大国才有实力参与的“反导游戏”。

  以色列首次运用“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导弹视频截图

由于经济实力不济,加上必要的预警指挥系统有相当一部分被从苏联独立的国家“剥夺”,俄罗斯继承自苏联时代的A—135系统处于半瘫痪状态,这套用于保护莫斯科的系统曾是世界上第一种投入使用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它采用两种核导弹,通过爆炸形成的大量碎片以及核冲击波,摧毁所有来袭目标,可是,如此“另类”的防御武器在没有“核大战”可能的今天缺乏用武之地。至于俄制S—300、S—400防空导弹,末段反导能力尚可,所谓的“强大反导能力”只存在于宣传材料中,至少目前是这样。

“灵活”指“斯塔纳”能够与“爱国者”PAC-2共架发射。这无形中增强了拦截系统的灵活性,一旦“大卫弹弓”发射装置或雷达设施被对手定点摧毁,以军能够迅速用“爱国者”发射装置竖起复仇的旗帜。

  性能剽悍的战场“魔术棒”

“省心”指“斯塔纳”采用了复合制导方式,拦截精度显著提高。其中,毫米波主动雷达导引头更是使其具备“发射后不用管”的优点,这对于时刻面临饱和攻击的以色列来说,无疑意义重大。

  单从名字上看,也被称为“魔术棒”的“大卫投石索”系统就被以色列给予守望。大卫是传说中的古代以色列国王。在以色列面临外族入侵、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当时还是牧童的大卫勇敢上前应战,用投石索发射石子砸破了敌方首领的脑袋,最终成功击败了敌人,挽救了以色列。

当然,“大卫弹弓”也存在许多不足,例如只能拦截弹道相对固定的目标,如果面对具有一定电子对抗能力或导弹变轨能力的对手,系统效率会急速下降。另外,受限于雷达性能,其对弹道导弹的拦截能力也不算太强。但这些都不足以影响“大卫弹弓”达成主要作战目标。事实上,这种突出主要威胁的装备发展思路始终贯穿着以军反导体系建设。比如,“箭”的逆向追踪敌方发射阵地坐标的能力,“铁穹”的快速部署能力等都有不错的表现。

  “大卫投石索”系统由以色列拉斐尔公司和美国雷声公司合作研发,采用埃尔塔系统公司为“铁穹”系统研发的多任务雷达,主要用于拦截中程弹道导弹、大口径火箭弹、巡航导弹以及无人机,进一步加强以色列对抗火箭弹和导弹攻击的多层防御能力,并提升对平民的有效保护水平。即便是首战表现并不完美,但“大卫投石索”依旧填补了以军反导系统的拦截空白。

虽然以军的反导体系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美国的资助和帮扶,存在较大的技术依赖,但无论如何,在诱人的“美国制造”面前,以色列并没有迷失自己,而是紧贴实际需求打造了一套极具自身特色、针对性极强的反导体系。毕竟,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事实上,“大卫投石索”反导系统最为独特的当属“震晕者”动能拦截弹。与“铁穹”配备的“塔米尔”拦截弹杀爆战斗部不同,“大卫投石索”配备的“震晕者”高机动性动能拦截弹,完全依靠动能拦截并摧毁威胁目标。“震晕者”动能拦截弹采用二级火箭,弹长约5米,发射质量约100千克,最大射程超过250千米,同时还拥有了三向数据链、反电子反红外干扰以及中途更改、重新装定目标的能力。

“以戈止武”方可“天下归心”

  更为重要的是,性能先进的“大卫投石索”动能拦截弹价格只有“爱国者”系统的十分之一,绝对堪称物美价廉。由于采用了双色成像红外光电和毫米波雷达复合制导,该型拦截弹还具备了全天候拦截机动飞行小目标的能力。

毫无疑问,“大卫弹弓”的入役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手的火力威胁。如果列装速度跟得上,那么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形势将得到很大改善。不过,满怀家国情仇的犹太人在反导能力上的探索绝不会就此止步。

图片 6

一方面,以军将进一步拓展反导系统的部署层次和范围。目前,以色列的国家导弹防御体系还仅限于大陆范围内,以军已多次表示要建立海基导弹拦截系统,将防御边界继续前推,从而把海上经济区纳入反导系统的保护之下。果敢的以色列人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说说而已,搬到海上的“铁穹”并没有晕船,在实验中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高水准。相信不久之后,“海铁穹”将在地中海为以色列撑起一方新的保护伞。此外,“大卫弹弓”所采用的“斯塔纳”拦截导弹具备海陆空多平台发射能力,结合以色列较强的无人机研发实力,未来很可能发展空中拦截系统,从而最终形成多维部署、立体拦截的反导态势。

  以色列首次运用“大卫投石索”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导弹视频截图

另一方面,以军将寻求成本更低的拦截手段。此前,以色列就曾考虑过与美国合作研发成本更低的激光武器用于反导。毕竟,相对于技术含量高、价格不菲的中远程弹道导弹,便宜量足的火箭弹和近程导弹才是触手可及的现实威胁。面对动辄上百枚的“火箭雨”,无论是“铁穹”还是“大卫弹弓”,作战消耗都不容小觑。

  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

以前用“箭”来拦远火,成本太贵感觉吃亏;后来撑起“铁穹”,还是感觉不太放心;现在,装上“大卫弹弓”,以色列人终于有了居家过日子的安全感。“过去,当以国内防空警报响起时,人们都是慌乱拥挤地奔向就近的防空设施;现在,防空警报似乎成为了以色列人民观看烟花表演的伴奏,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屋顶上爬,有些甚至带上沙滩椅和啤酒。”从以色列媒体的报道中不难发现,涵盖高中低空的多层次导弹防御体系对于以色列的意义绝不止于军事范畴,更为有“导弹阴影”的以色列人撑起了心理上的“金钟罩”。

  之所以说“大卫投石索”系统首次实战过程并不完美,主要是其在拦截两枚从叙利亚境内发射的SS-21“圆点-U”战术弹道导弹时,其中一枚由于被叙方提前发现而启动了自毁装置,另一枚也无法确认是否由“大卫投石索”系统准确命中了目标。

然而,事实却是,世界上不存在武侠小说里刀枪不入的“金钟罩”,也并没有绝对突破不了的导弹防御系统。任何武器装备都只是一种手段。不知犹太人何时才能明白,真正固若金汤的只有人心。如果希望打造“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最好的方式不是狂热地磨刀铸盾、弯弓射雕,而是真正寻求改善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本来,世上就不存在完美无缺的武器系统,“大卫投石索”也难免存在不足。该系统只能拦截弹道轨迹相对固定的目标,一旦面对具有一定电子对抗或导弹变轨实力的对手,“大卫投石索”系统的效率难免会大打折扣。受限于实际的雷达性能,“大卫投石索”系统对弹道导弹的拦截能力也不算强,因而在战场上的表现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不过,我们仍要注意到“大卫投石索”背后典型的以色列-美国军工科研合作模式。在“大卫投石索”系统研制过程中,美国不但提供了大量技术援助,还有针对性地提供了主要的资金支持。仅2014年,美国就为“大卫投石索”注入了1.497亿美元,到2015年美国国会又特别批准了2.5亿美元。

  事实上,美国常年的巨额军援中,每年都有四分之一专门用于以色列购买本国制造的军事装备,或者专门用来支持以色列军工领域的项目研发。此前,美国就专门支持“箭”和“铁穹”系统的研发装备。有了来自美国的技术与资金支持,“大卫投石索”系统无疑是一枚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以上图片来源于央视网视频)

  “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