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放宽对韩弹道导弹能力限制,美国同意取消韩国弹头重量限制

图片 1

首尔9月5日 - 韩国周二表示,与美国达成的取消其弹头重量限制的协议,将有助于该国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两天前,朝鲜进行了第六次、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核试验。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6月30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握手。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摄

图片 4

  在推动对朝鲜实施严厉制裁的同时,美国还在加紧武装日韩:在韩国部署“萨德”、取消韩军导弹弹头的载荷限制、或向日本提供进攻性武器……这无疑让半岛的“火药味”更浓了。

图片 5

外媒援引白宫的话说,美国和韩国9月1日一致同意加强首尔的防御能力,华盛顿同意向韩国出售数十亿美元的军事装备。

第三方提供的图片显示,韩国军队在9月4日的军演中对海发射Hyunmoo导弹。韩国国防部/Yonhap/via REUTERS

  美借机加紧武装日韩

原标题:王毅同日本外相通电话:不要总想着做徒劳无益的事情

据法新社9月2日报道,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的发言人证实,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一致同意提升韩国的导弹能力。

韩国官员表示,虽然国际社会对朝鲜周日进行核试验表示愤慨,并呼吁加大制裁力度,但该国仍可能进一步挑衅。

  美国总统特朗普5日在推特上发文称,将允许日本和韩国大量增加从美国购买最先进军事装备的数量。从近期美国与日本、韩国高官表态来看,未来美与韩日之间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合作将会进一步加深。

观察者网报道,

白宫在声明中说:“两位领导人一致同意通过防务合作加强我们的同盟关系,并增强韩国的防御能力。特朗普总统对韩国购买数十亿美元美国军事装备的计划给予了概念上的批准。”

韩国《亚洲商业日报》援引一未具名情报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据观察,朝鲜在向该国西海岸运输似乎是洲际弹道导弹级别的火箭。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6日刊登了题为《特朗普:美国可能增加对亚洲盟国的军售》的报道。当地时间9月4日晚,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通话,针对现行的韩美导弹方针,为提高韩国导弹攻击能力,就解除导弹核弹头重量限制达成了协议。两国首脑刚刚在1日的通话中同意修改导弹方针的原则,仅时隔3天就“解除弹头重量限制”达成了全面协议。迄今为止,韩国自主开发的弹道导弹射程为800公里,弹头的重量限制在500公斤以内。根据当天的协议内容,韩国导弹将可以搭载1-2吨的弹头。

外交部网站9月1日消息,当日,外交部长王毅应约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通电话,就当前朝鲜半岛局势交换看法。

青瓦台发言人朴洙贤说,两位领导人原则上达成一致,放宽对韩国弹道导弹能力的限制。

报道称,该火箭周一开始运输,并被发现只在夜间进行运输以躲避监视。

  而且,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当地时间8日援引白宫和军方高级官员的话报道称,“如果韩方提出要求,特朗普政府不排除在韩国部署战术核武器的方案。”

资料图:王毅会见河野太郎 王毅重申了中方反对朝鲜核导开发、愿同国际社会一道推动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表示支持安理会就朝鲜最新射导发出的一致声音。王毅表示,半岛核问题的本质是安全问题。中方提出的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倡议,就是为了平衡解决各方的合理安全关切,把核问题重新纳入对话谈判的解决轨道。这一努力完全符合安理会涉朝决议的要求,也符合包括日本在内各方的共同利益。王毅强调,单边制裁不符合安理会决议精神,没有国际法依据,日本不要对此作出误判。

报道称,按照美韩达成的一项双边协议,目前韩国的弹道导弹最大射程被限定在800公里,携带弹头重量不能超过500公斤。

韩国国防部称,尚未能证实该报道。周一韩国国防部官员在国会称,据信朝鲜准备随时进行包括洲际弹道导弹在内的更多导弹发射活动。

  日本也不甘落后。日本《读卖新闻》9月9日发表文章称,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在有关文件中强调,美国有可能向日本提供进攻性武器。据美国政府消息人士证实,“战斧”式巡航导弹或在向日本出售的清单之内。

河野太郎表示,日本强烈反对朝鲜再次试射导弹这一挑衅行为,主张国际社会严肃应对。日方重视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作用,希望同中方加强沟通协调。

首尔希望将携带弹头的最大重量增至1吨。五角大楼表示它在“积极”考虑这一修订。

分析师和韩国决策者认为,朝鲜可能在9月9日国庆节当天或前后再次进行挑衅。去年朝鲜就在这一天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这说明该国倾向于在重要节假日进行武器试验,以增强战略影响。

  此外,美国防长马蒂斯6日在与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通电话时表示,他将积极促成日本自卫队购置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

关于中日关系,王毅表示,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改善双边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希望日方为恢复互信、重建友好多做积极努力,而不是总想着做徒劳无益的事情。

据报道,该协议是美韩双方在2001年签订的。由于美国担心在东北亚地区引发一场军备竞赛,该协议最初将韩国导弹的最大射程限制在300公里。

**军力集结**

  而且,日本航空自卫队下一步还会购进地对空拦截导弹“爱国者-3”的改良款“PAC-3MSE”。日本还计划整修现有的自动警戒控制系统,用于提高应对“高弹道”导弹的能力,因为导弹发射高度大幅度提升会导致普通拦截手段很难奏效。

日本放送协会当日则报道,该会谈从下午3点半开始,前后大约持续40分钟。日媒称,中国外长就朝鲜发射导弹与日本电话会谈,尚属首次。

然而,在朝鲜2012年试射一枚远程导弹后,韩国和美国商定将导弹最大射程提高到800公里,这使朝鲜的军事设施及部分中国和日本领土处于其射程之内。

韩国正与美国磋商在朝鲜半岛部署航母与战略轰炸机事宜,同时加强自身的防御能力。

  美国提高了调门。据韩联社9月6日报道,韩国国防部称,美国重申了对区域主要盟友“牢不可破”的安全承诺。“美国特别强调,它的延伸威慑承诺将由包括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在内的所有类别军事能力来保证。”

在当天的电话会谈中,双方的话题集中在国际社会强化对平壤施压的问题上。王毅阐明了中国希望通过外交手段解决该问题的立场。

另据韩联社9月2日报道,青瓦台发言人当日发布新闻稿称,总统文在寅1日晚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就近日半岛安全局势合作应对方案深入交换意见。电话会谈进行了约40分钟。这是文在寅就任后第三次与特朗普通电话。两国领导人重申,将对朝鲜进行最大程度的制裁和施压,促使朝鲜重回谈判桌。

韩国海军周二也举行更多演习。

  “秀肌肉”解决不了问题

对于平壤8月29日发射导弹并通过日本上空,河野太郎表示,这是迄今对日本构成的最深刻的威胁,日本断不能容许该行为。

此外据路透社9月1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日告诫称,朝美对峙接近于演变成大规模冲突。他表示,试图以施压迫使平壤停止其核导计划是错误的。

“今天举行的训练是针对朝鲜的海路挑衅做准备,检阅我们海军的备战状态,再次展现我们打击敌军的意志,”一名韩国海军军官向国防部简报表示。

  “推动对朝鲜制裁以及加强对日韩的武装,毫无疑问,美国是希望进一步加大对朝鲜施压的力度。此次制裁对朝鲜的施压力度非常大。禁止纺织品出口将让朝鲜减少约1/3的外汇收入、禁止矿产品和海鲜的出口也会让朝鲜减少约1/3的外汇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另一方面,美国开始放松对韩国的军事限制。不仅对朝威慑力度更大,也回应了韩国国内要求加大对朝威慑的呼声。虽然特朗普威胁过不放弃武力解决,但是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智库,都相信通过全面制裁进行施压是成本代价最小的。”

他还表示,目前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如何被严格执行至关重要。现在形势需要国际社会进一步强化对平壤施压。此言透露出要求中国给予配合的意思。

普京说,推动紧张局势降级的唯一办法是会谈。普京在克里姆林宫的网站上写道:“必须通过不设任何前提条件的各方直接对话来解决该地区的难题。”

韩国总统府表示,文在寅和特朗普在电话中同意取消对韩国导弹弹头的重量限制,使之在爆发军事冲突时对朝鲜具备更强的打击能力。白宫称特朗普“原则上同意”这种做法。

  韩国其实选择余地很小。“亚太地区一直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支点,美韩关系是美国亚太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一直试图用‘大棒加胡萝卜’的方式掌控韩国。特朗普威胁退出美韩自贸协定以及同意对韩解除导弹弹头重量的限制,正体现了这一方针。”王俊生说。

日本外务省的消息则称,两人还就实现朝鲜半岛非核化目标,需要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在内的各方紧密合作达成一致。 此外,双方还就中日关系交换了意见。并表示为了推进关系改善,需要强化两人间的进一步对话。

他表示:“挑衅、施压、发表好斗和攻击性言论是毫无用处的。”

韩国在1978年成功测试弹道导弹后,美韩两国在1979年签署一项协议,华府方面出于对这类测试可能损及区域和平的担忧,表达了对导弹威力设限的必要性。

  安倍政府的“军国梦”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一拍即合。一方加紧武器兜售,一方加紧扩充军备。正如美国《华尔街日报》引用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的话所说,朝鲜最近的一系列导弹和核试验活动令美国与日韩等盟国的关系更加紧密。他还称,美国对于向朝鲜半岛输送更多战略资源持开放态度,包括部署航母。

河野太郎是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之子。河野洋平1993年,发表就日本强征慰安妇罪行道歉的河野谈话,一直在日本政界充当知华派的角色。

普京说,局势已严重恶化,如今“处于大规模冲突的边缘”。

由于1950-53年的朝鲜战争签署的是停战协议而非和平协议,从技术面来看,韩国与美国对朝鲜仍为对战状态。

  美国的态度依然强硬。白宫5日表示,美国着眼于通过严厉的外交和经济措施来推进朝鲜无核化,这些措施目前不包括对话。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说:“现在我们还不能花很多时间来着眼于同朝鲜会谈。”

但今年8月7日,中国外长王毅在菲律宾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议期间,当面对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失望,称其很好地完成了美方交给他的任务。

他表示,缓解紧张气氛的办法之一就是莫斯科和北京提出的路线图——朝鲜停止导弹计划来换取美韩停止大规模军演。

双方在边界仍有数以千计的火箭与炮弹对准对方,但多名官员表示,朝鲜核武与导弹的迅速发展,改变了此一平衡,韩国因而需要更强有力的回应。

  “多年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只靠制裁施压解决不了问题。”王俊生说,“美国似乎依然迷信‘秀肌肉’施压。不改变这种思路,不利于解决半岛问题。目前美国的表态与措施只会让朝鲜半岛局势更紧张。”

文在寅与特朗普通电话,就修改导弹指南达成协议

“我们相信取消对韩国导弹弹头的重量限制,将有利于回应朝鲜的核子和导弹威胁,”国防部发言人Moon Sang-gyun周二在简报会中称。

  分析指出,美国向韩日出售更多先进武器,无疑会进一步增加韩日的军事实力,韩日拥有更多先进武器后,看似满足其在安全保障方面的“急迫需要”,却很可能将朝鲜逼入死角。

另据韩联社首尔9月2日消息,韩国青瓦台发言人2日发布新闻稿称,总统文在寅1日晚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就近日半岛安全局势及朝鲜射弹的合作应对方案深入交换意见。

根据当前在2012年修订过的规定,韩国可以研发射程最远800公里、最大弹头重量为500公斤的导弹。

  美国对韩国的军事松绑也令人担忧。专家指出,韩国得以在近年来大力发展其自主导弹技术,与美国不断放松对韩国研发和装备导弹的限制有着直接的关系。近年来,朝鲜一直致力于研制中程乃至洲际弹道导弹,并且已取得不小的成就。一旦放开对韩国装备中程弹道导弹的限制,则可能在未来引发半岛地区新一轮的弹道导弹军事竞赛。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电话会谈进行了约40分钟。两国领导人一致认为有必要加强韩国国防建设以应对朝鲜挑衅,商定按韩方标准修订《韩美导弹指南》。根据韩美2012年修订的《韩美导弹指南》,韩美商定把导弹最大射程从300公里提高至800公里,但发射射程为800公里的导弹时,携带弹头重量不可超过500公斤。在7月29日朝鲜进行洲际弹道级导弹试射后,文在寅指示同美方探讨启动有关修订《韩美导弹指南》的协商,美方给予同意回复后,双方正式启动有关修订协商。

根据美国智库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 ,朝鲜多数导弹的弹头重量设计为100-1,000公斤。

  而且,作为具有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常规中程弹道导弹,其实际作用远不止于静态的“威慑”和“力量平衡”,而使韩军在未来可能拥有打击范围远超目前打击能力的武器,并且对周边地区的军事目标具有广泛的威胁和打击能力。这无疑将韩国的对外军事威胁能力从半岛地区拓展到东北亚的周边国家。

双方商定当下必须对朝进行强有力的施压。文在寅表示,朝鲜试射导弹有违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是加剧地区紧张局势的重大挑衅行为。文在寅对朝鲜射弹后韩美紧密迅速应对给予高度评价。特朗普表示,面对朝鲜持续挑衅应果断应对,同时向其传递强有力的信息。两国领导人重申,对朝进行最大程度的制裁和施压抑制朝鲜挑衅,促使朝鲜重回对话桌,从而以和平外交手段解决朝核问题十分重要,韩美日三国将继续保持紧密合作体系。

根据NTI,朝鲜7月两度试射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其潜在射程最远距离达10,000公里,并且可搭载一枚300-700公斤重的弹头。

  王俊生指出,“萨德”导弹本身只是一种反导拦截弹,难以用于进攻,其真正的核心技术是X波段雷达。该雷达宛如一个高倍望远镜,基本能将中国的冀鲁江浙一带尽收眼底。比起应对威胁,“萨德”主要损害的是中俄的利益。

双方还决定在联大会议期间举行双边会谈,下半年通过多边领导人峰会等平台进行频繁接触,在朝鲜问题上保持战略沟通,并进一步巩固韩美同盟。

**“耐心是有限的”**

  呼吁和平对话是主流

这是文在寅就任后第三次与特朗普通电话,也是双方自上月7日就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级导弹商讨应对方案通话后时隔25天再次进行对话。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周一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求战”,并敦促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实施“尽可能严厉”的制裁举措来制止他。

  一直以来,中国与俄罗斯都认为,仅仅通过一再收紧的制裁未必能够缓解半岛紧张局势。俄罗斯总统普京6日在会见韩国总统文在寅时就指出,不可能只通过制裁和施压来解决朝鲜半岛的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多位其他国家领导人通电话。白宫表示,“解决朝鲜威胁的一切选项都可以讨论”。

  “一方面,国际社会应该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发出声音,让朝鲜感到这样下去会面临更多困难。另一方面,国际社会也必须让朝鲜感觉到弃核之后有出路。要回应朝鲜的关切,要谈判。”王俊生说,“我觉得,现在美国必须好好思考该如何面对朝鲜问题了。”

黑利指出,美国本周将就朝鲜问题提出新的解决意见,并希望在下周一进行表决。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所说,当前,国际社会呼吁以和平方式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声音是主流。我们希望有关各方倾听国际社会的理性呼声,保持冷静,而不是相互刺激,火上浇油。

“战争绝不是美国想要的。我们目前不想发生战争。但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们将保卫我们的盟友和领土,”黑利表示。

  文/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张红

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周二表示,在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讨论朝鲜第六次核试验问题后,她感觉王毅不排斥给朝鲜施加更多制裁。

“王毅外长让我不要透露交谈的内容,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们详情,但我能感觉得到中国可能不排除实施更多制裁,”康京和在周一与王毅电话交谈后告诉韩国会议员。

外交人士表示,目前安理会可能考虑禁止朝鲜的纺织品出口、封闭朝鲜国营航空公司航线、停止向该国政府和军方供应石油、不允许朝鲜人海外务工,并将更多高级官员列入冻结资产和旅行禁令的黑名单。

联合国在朝鲜7月导弹测试后对朝采取制裁,旨在将朝鲜30亿美元的年出口收入削减三分之一,禁止朝鲜出口煤炭、铁、铅和海产品等。

根据韩国政府贸易促进机构,2016年,中国占到朝鲜对外贸易额的92%。

朝鲜核武动图:tmsnrt.rs/2lE5yjF

编译 李春喜/陈宗琦/李婷仪/刘秀红;审校 高琦/李春喜/王洋/蔡美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