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准备进行核打击的强,红海行动坦克大战或被改写

图片 1

话说蜀汉三国时曾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说。我强-5攻击机虽不敢媲美赤兔马,怎么说咱也是中国首颗氢弹(该机为强-5甲,当时为了防止被氢弹爆炸产生的光辐射,全身涂装为白色)的空投者,巨大的蘑菇云也让我在飞行界有了“五爷”的名号!当然,我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我的绝活“水上漂”:一是身手灵敏,二是超低空飞行高度仅为50米。据说有人目睹我贴着人家房檐飞过的绝技,嘘!不过,这是个秘密。

图片 2

图片 3

话说蜀汉三国时曾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说。我强-5攻击机虽不敢媲美赤兔马,怎么说咱也是中国首颗氢弹的空投者,巨大的蘑菇云也让我在飞行界有了“五爷”的名号!当然,我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我的绝活“水上漂”:一是身手灵敏,二是超低空飞行高度仅为50米。据说有人目睹我贴着人家房檐飞过的绝技,嘘!不过,这是个秘密。

强-5: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飞驰,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图片 4

图片 5

强-5: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飞驰,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老鲜肉”会“水上漂”

最近《红海行动》正在热播,其中的坦克大战,让笔者想到了在中国空军的装备序列中,有一种轻巧的单座双发战机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小强,这就是强-5强击机,该机性能优良,可靠性高,有着坦克杀手的美誉,不但大量装备空军强击机部队,还大量出口国外,成为世界名机。为什么这种轻型飞机会被称为小强呢?这种飞机又有什么绝技呢?

中国首部空军大片《空天猎》即将在9月30日上映,剧组发布了拍摄地特辑,首次呈现电影拍摄历程,从阿拉善石头城沙漠、张家口雪域到空军驻各省部队,还远赴哈萨克斯坦实景拍摄。作为中国首部现代空军空战题材电影,《空天猎》耗时近一年,中外转场13地拍摄,行程33405公里,遍及大半个中国,在空军的全力保障下,取得了最佳的拍摄效果,最大程度展示现代空战的壮观场面。

“老鲜肉”会“水上漂”

说起我来,话可长了。上世纪90代我出生了,4.33米的身高,9.68米的翼展,不吃饭时体重还要6950千克,是一个白胖的小子。我最大起飞重量可达11300千克,起飞速度330千米/小时,最大平飞速度1240千米/小时,最大航程2000千米,我可以全副武装飞行,作战半径600千米以上。

红海行动

日前导演李晨通过微博放出一组影片拍摄时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空军歼-10C战机超低空掠过山谷的照片,场面震撼,非常惊险,给人强烈视觉冲击,这是中国空军首次展示其先进战机的超低空突击能力。

说起我来,话可长了。上世纪90代我出生了,4.33米的身高,9.68米的翼展,不吃饭时体重还要6950千克,是一个白胖的小子。我最大起飞重量可达11300千克,起飞速度330千米/小时,最大平飞速度1240千米/小时,最大航程2000千米,我可以全副武装飞行,作战半径600千米以上。

图片 6

强击机是作战飞机的一种,主要用于从低空、超低空突击敌战术或浅近战役纵深内的目标,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具有良好的低空操纵性、安定性和良好的搜索地面小目标能力,可配备品种较多的对地攻击武器。

从图片上可以看到歼-10C在高山峡谷之中飞行,进行超低空突防训练,显示出歼-10C战机的优秀性能,飞行员也具备高超飞行技术。很多军迷看了照片,都脱口而出,这是中国版的马赫谷。英国的马赫谷,也叫音速峡谷,是世界著名的空军低空超低空飞行训练区。

如今我这个二代机早已成了“老鲜肉”,常被一些“伪军迷”们调侃,拿我和歼-10、歼-11这些三代机作比较……虽然两位后辈年轻力壮,可你别忘了我们强-5兄弟也曾是地面部队贴心的“小棉袄”。我们廉价耐用,经济实惠,性能可靠,逢山开道,有效清除堡垒、遇河搭桥,消灭装甲力量、对地突击,提供火力支援,这可都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资料图:挂载PL-5空空导弹的强-5强击机

称为小强的强-5强击机

战斗机超低空突防训练,一般都会寻找地形复杂地区进行,我们最熟悉的超低空突防训练地区就是英国马赫谷,它位于英国威尔士,是一段狭长山谷地,由于该地区地形崎岖,十分适合锻炼战机飞行员的低空飞行技巧,所以成为北约各国空军超低空训练基地,北约各成员国空军经常利用其狭长的峡谷地貌,进行军机飞行员的低空突防训练,在这里可以看到北约国家各种军用作战飞机,甚至包括F-22、F-35这样隐身战斗机。

记得那年春天一场实战背景下的多兵种体系对抗紧张上演。警报大作,“敌”一支机械化部队直奔我老巢而来,另有一群三代机为主的“敌”机迅速向我逼近。险情突至,我与众兄弟们下定决心,“誓必完成任务!”迅即开启无线电静默,施展“水上漂”绝技。我们顺着山势,穿梭于蜿蜒起伏的峡谷之间。凹凸的山脊不时横生而来,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撞山,大家小心翼翼如鹰隼一般,悄无声息地向来犯之“敌”逼近,巧妙利用航线周围的山体地貌规避雷达信号,做到隐蔽突防。

如今我这个二代机早已成了“老鲜肉”,常被一些“伪军迷”们调侃,拿我和歼-10、歼-11这些三代机作比较……虽然两位后辈年轻力壮,可你别忘了我们强-5兄弟也曾是地面部队贴心的“小棉袄”。我们廉价耐用,经济实惠,性能可靠,逢山开道,有效清除堡垒、遇河搭桥,消灭装甲力量、对地突击,提供火力支援,这可都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上世纪50年代,中国空军从俄国手上接收了伊尔-10型螺旋桨强击机,这是二战著名的伊尔-2强击机的改进型号,也是当时中国空军的主力强击机。1954年11月,空军强击机部队参加了一江山岛的战役,取得了辉煌战果。

《空天猎》得到了空军的鼎力支持,不仅开放神秘空军基地进行拍摄,让剧组近距离接触了我国战机及空军部队,还在专业知识上为电影保驾护航。更是动用了歼-11B、歼-20、歼-10C等现役最先进战机实机参与拍摄。李晨披露的这张照片中,一架歼-10C以侧飞的姿态掠过山谷,从山谷两侧较少的植被来看,应该在国内西部地区某地。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超低空飞行数千米,前方豁然开朗,我们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时间刚刚好。看着“敌”数十铁骑还在浑然不知中,我们相视一笑,上演了我们穿插包抄的拿手好戏,当他们仰望蓝天寻找遮挡了眼帘的身影时,我们的大招已呼啸而至!“下滑轰炸”、“俯冲轰炸”、“大速度火箭齐射”,那个过瘾!

记得那年春天一场实战背景下的多兵种体系对抗紧张上演。警报大作,“敌”一支机械化部队直奔我老巢而来,另有一群三代机为主的“敌”机迅速向我逼近。险情突至,我与众兄弟们下定决心,“誓必完成任务!”迅即开启无线电静默,施展“水上漂”绝技。我们顺着山势,穿梭于蜿蜒起伏的峡谷之间。凹凸的山脊不时横生而来,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撞山,大家小心翼翼如鹰隼一般,悄无声息地向来犯之“敌”逼近,巧妙利用航线周围的山体地貌规避雷达信号,做到隐蔽突防。

考虑到当时作战飞机的喷气化,空军认为有必要装备喷气式强击机,但当时俄国更加重视能够远程突防的歼击轰炸机,取消了强击航空兵,取而代之的是歼击轰炸航空兵,因此新型喷气式强击机只能由中国自行研制。1958年8月强-5强击机正式在南昌飞机制造公司上马,陆孝彭任总设计师。

超低空突防是一个强大空军必备的作战能力。一般来说,战机在距地面10米至100米的高度称为超低空飞行,低空突防是航空兵作战的基本模式,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战术手段。演习表明,战机飞行高度为1000米时,地面雷达发现目标概率为100%,当高度降为100米时,雷达发现概率只有30%。1991年1月17日,8架美国陆军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超低空侵入伊拉克雷达阵地仅800米的上空,打掉伊军米波雷达站,打响了海湾战争地面战的第一枪,之后在一百小时地面战中击毁大量伊军坦克并杀伤有生力量。

我的使命并没有结束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超低空飞行数千米,前方豁然开朗,我们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时间刚刚好。看着“敌”数十铁骑还在浑然不知中,我们相视一笑,上演了我们穿插包抄的拿手好戏,当他们仰望蓝天寻找遮挡了眼帘的身影时,我们的大招已呼啸而至!“下滑轰炸”、“俯冲轰炸”、“大速度火箭齐射”,那个过瘾!

《红海行动》中的坦克

战机利用云层,峡谷地形,复杂地物为掩护隐蔽接近目标,具有更大的突然性,使对方的战机和防空武器来不及射击准备。由此可见,低空超低空突防既可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又可避开敌远距离防空火力的打击。超低空飞行战术甚至能击落隐身飞机,在美国红旗军演中,英国的台风战机就曾将美国F-22引诱到低空交战,并将其击落。

常言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2013年我在北部战区航空兵某旅结识了我的伯乐——“金飞镖”大队长吴涛,他可是空军强击航空兵头号战将,我也终于成为了赤兔马。那年空军突防突击竞赛性考核,我和吴涛配合得天衣无缝,把“水上漂”绝技发挥到了极致。最后还是吴涛果断扣动了扳机,打中了靶标!误差“0”米!而,这次“夺冠”后,我与主人的合影,至今还放在他的床头,一直激励着我们前进。

我的使命并没有结束

强-5由当时大量装备的歼-6战斗机为基础,重新进行机体设计,将原来的机头进气设计改成了两侧进气,这在当时也是很先进的,同时加装了座舱装甲。该机翼展9.7米,机长16.73米,机高4.51米,最大载弹量 1500千克,巡航速度每小时800千米,作战半径400~600千米,实用升限16500米,最大航程1200千米。机载武器有2门23毫米航空机关炮,弹舱内可带2枚500千克常规航空炸弹,机身和机翼下共有10个外挂架,可载挂空地导弹、航空炸弹、航空火箭弹和副油箱等。

超低空突防飞行看上去特别震撼,危险性较高,需要飞行员有高超的驾驶技术和突防战术,所以各国空军都坚持着熟能生巧的原则,始终注重对飞行员低空超低空飞行能力的训练,飞行员达到超低空突防作战的要求至少要经过100小时专项训练,为了保持这种熟练程度,每年超低空飞行时间不应少于20小时。中国空军歼轰7A飞豹战机的飞行员就能保持50米高度、上千公里航程的超低空突防飞行。

时光如流水,岁月亦匆匆。那些美好回忆就那样匆匆流过。那年我的老朋友歼-6战机退役了,面对这样一个曾“翅”诧长空的战士退隐江湖,我不禁万般惆怅。时间都去哪儿了……或许,我们这一代真的老了,不中用了,已经逐渐被世人淡忘,质疑。但,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的诸多绝技尚有一席之地,我的使命还没有结束。

常言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2013年我在北部战区航空兵某旅结识了我的伯乐——“金飞镖”大队长吴涛,他可是空军强击航空兵头号战将,我也终于成为了赤兔马。那年空军突防突击竞赛性考核,我和吴涛配合得天衣无缝,把“水上漂”绝技发挥到了极致。最后还是吴涛果断扣动了扳机,打中了靶标!误差“0”米!而,这次“夺冠”后,我与主人的合影,至今还放在他的床头,一直激励着我们前进。

强-5强击机

有了高超的飞行技术,还有先进的设备,超低空飞行要求战机雷达、红外前视系统等传感器具有很好的超低空地形跟踪能力。现代作战飞机有多种设备来防止撞地或者其他障碍物,例如地形跟踪雷达,它可以自动探测地面障碍物,然后与飞行控制系统交联,让飞机能够自动飞越障碍,现在又出现了飞机自动防撞系统,通过采用机载数字地形测绘数据、强大的地形扫描模式和防撞周期算法来监控飞行轨迹,预测即将发生的撞击地面状态,在最后时刻自动执行规避机动。

“两会”的“升维”观念,使我看到了希望。近年来部队给我加装了新型目标指示吊舱,并通过改进火控系统及航电设备,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具备了在现代战场上精确打击目标的能力。我还可携带激光制导炸弹完成攻击任务。上次,我的一个兄弟突然变身双座机型,不仅加装了机头探测系统和光电吊舱,还增大了副油箱的载油量,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我们强-5兄弟,还大有“升维”的空间。是啊, 我的蓝天我还要守护!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飞驰,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图片 7

强-5强击机很快成为中国强击机部队的主力机型,形成了多种型号的大家族,并承担了空投抛射氢弹的试验任务。上世纪80年代,中国与意大利合作改进研制了强-5M强击机,与法国合作改进研制了强-5K强击机。强-5投产后生产了上千架,除装备中国的空/海军外,还曾出口到小巴、小孟等国。

《空天猎》第一次在大荧幕上展示空军最先进战机的高难度动作,一系列大场面让人过足眼瘾。歼10C超低空钻山沟的细节,金头盔飞行员和空军空战专家团队提供的最专业的技术指导,现役飞行员高难度动作真实飞行拍摄,展现出我国大国重器的锐不可当。

时光如流水,岁月亦匆匆。那些美好回忆就那样匆匆流过。那年我的老朋友歼-6战机退役了,面对这样一个曾“翅”诧长空的战士退隐江湖,我不禁万般惆怅。时间都去哪儿了……或许,我们这一代真的老了,不中用了,已经逐渐被世人淡忘,质疑。但,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的诸多绝技尚有一席之地,我的使命还没有结束。

目前,强-5仍然在小批量生产,新型的强-5E激光制导炸弹投放平台、强-5F激光目标指示吊舱平台、强-5J双座教练机等仍然层出不穷,显示了小强的强大生命力。有着坦克杀手的美誉,试想《红海行动》中要有小强,极端分子哪有开动坦克进行大战的机会?

图片:中国空军飞行进行超低空飞行训练

图片 8

随着军事竞争要求提高,中国空军、海军航空兵也非常重视作战飞机超低空训练,不但出动战斗机、战斗轰炸机,还出动了轰-6轰炸机进行超低空突防训练,除了单机、编队超低空突防训练,还组织了空地攻击综合对抗演练,在近似实际情况下锻炼部队和飞行员超低空突防和对地攻击能力。

“两会”的“升维”观念,使我看到了希望。近年来部队给我加装了新型目标指示吊舱,并通过改进火控系统及航电设备,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具备了在现代战场上精确打击目标的能力。我还可携带激光制导炸弹完成攻击任务。上次,我的一个兄弟突然变身双座机型,不仅加装了机头探测系统和光电吊舱,还增大了副油箱的载油量,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我们强-5兄弟,还大有“升维”的空间。是啊, 我的蓝天我还要守护!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飞驰,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图片:轰6海上超低空飞行,海面轮船都清晰可见。

我国空军在近些年演习中,尤其是金头盔自由对抗空战演习中,大部分战机都力求从低空或超低空发起攻击。我方战机通常超低空出航,在无线电静默下飞行,由中程地面引导站引导至距离敌方数十公里的下方,开始转弯并上升,此时我方战机打开火控雷达向上搜索,低空接近,跃起攻击,这样可以极大的隐蔽自己,增加击落对手的突然性和概率,所以空军的老手都不喜欢往高处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