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新型武器试锋利刃,陆军基地弹道测量团队精准识别微小干扰

图片 1

茫茫科尔沁草原深处,有一群常年与弹道为伍的年轻人。在弹箭轰鸣、烈焰升腾中,陆军某基地“弹箭飞行姿态精测”创新团队用一组组精准数据绘就一条条美丽的弹道曲线,用青春热血推动我国常规兵器事业创新发展。 敢于向新挑战亮剑 弹道测量,实际上是与一堆以米、秒、帕为计量单位的数据打交道。这几个在外人看来毫不相干的字眼,对“弹箭飞行姿态精测”创新团队来说,却承载着梦想希望、融注着心血汗水。 那是10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还是一名普通技术人员的冷雪冰在测量某型靶弹时发现:测量数据随速度变化出现微小干扰。翻阅相关资料,冷雪冰惊讶地发现:这一现象竟然普遍存在。 冷雪冰和战友们通过数据挖掘比对、反复举证分析,一个世界雷达研究最前沿领域——微多普勒效应不经意间走进了他们的视野。 当时,国际上对微多普勒效应研究刚刚开始。“如果能把这个充满挑战性的前沿课题研究透,无疑将使雷达目标识别能力和对外弹道特性的认识理解跃升到一个新高度。”随着研究的深入,冷雪冰和战友们感到了一种触摸科学前沿的振奋。 在征服微多普勒效应的4300多个日夜里,面对各种质疑与否定,面对无数次的研究失败,冷雪冰和他的创新团队从未动摇。他们把自己逼上绝境,在创新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跨河过山—— 2003年,他们研究的《某型雷达试验技术与计算机辅助测量系统》成果,使某型雷达捕获目标概率大幅提升。 2008年,他们研究的《某型雷达靶场应用技术研究及3RR系统建立》成果,使我国具有了生产多频连续波雷达的能力。 2014年,冷雪冰团队研究的《基于雷达的弹丸姿态测量方法研究》成果,最终收获了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这一成果很快成功应用于多种武器装备试验任务中,为武器系统研制鉴定、作战效能评估和射表编拟提供了重要支撑。 在创新中解决难题 西北高原,某型武器系统试验进入到攻坚阶段,射击准确度测试这一难题横亘在官兵面前。 常规武器弹药具有弹道低、速度快、数量多、不发光等特点,这给测试工作带来巨大挑战。 面对挑战,必须勇于向创新要战斗力。团队骨干、高工常华俊迅速组织力量成立火线攻坚突击队。经过2天2夜集智攻关,他们创造性地提出运用一系列试验测试新方法,保证了该武器系统定型试验进度。 在该团队荣誉墙上,有一句口号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做最难的事最快乐,让存在的价值在解决难题中闪光。” 多年前,以某型远程火箭弹为代表的多种弹药由于测试设备不全、测试方法落后等原因,导致弹道数据不精准,影响了射表精度的编制。该团队得知情况后,通过自主论证的测试装备和自主开发的弹道数据处理方法,绘制了更为精确的弹道,为提高弹药射表精度提供了可靠的数据保证,使弹药威力发挥更为精准,为加速形成新质战斗力作出了突出贡献。 去年以来,他们相继论证研发了6套大型测试装备,实现了对低空开舱类、弹箭分离类、连发速射类武器系统的目标识别跟踪,形成了多目标、多参数、全弹道、高精度测量能力。 前有标杆后有来人 弹道无痕,却凝聚着这个团队的心血。 为了尽快拓展某新型雷达功能,该团队密切协作,连续奋战7天6夜,顺利拿下全部技术数据。 更让人惊讶的动作还在后面:团队利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组织进行实弹射击与数据录取,不但发现了主控软件中影响测量精度的参数错误和技术漏洞,还在此基础上探索创新了测试方法,实现了该领域技术的新突破。 这就是团队的威力!在这个由10多人组成、平均年龄32岁的团队中,记者看到了被誉为“雷达专家”的冷雪冰、“数据魔法师”的初建海等一批在弹道测量领域的拔尖人才,也看到了赵春霞、吴上上等一批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 “团队有了人才储备,创新事业才能后继有人。”冷雪冰说,为了让每个成员都能找到自己的成长基点,团队量身打造个人成长发展规划“路线图”,使每个人快速建立方向感、找到自信心。 毕业于控制工程专业的博士赵春霞,2014年分配到团队时,专业并不对口,有段时间没有找准科研方向,一度陷入苦闷彷徨。为了发挥她的潜力,团队指定专人帮带。在目标微动特性研究项目中,她刻苦钻研,很快就能独当一面。经过一年的学习研究,她成为青年基金项目《雷达系统仿真与性能评估方法研究》的负责人。 在“弹箭飞行姿态精测”创新团队的身后,我们看到的是一茬茬兵器人为我军常规武器发展永不懈怠的攀登。让人欣喜的是,在这个雕刻弹道、为国铸剑的人才群体中,既有擎旗手,更有后来人。 标签: 测量系统

乘车穿过一条蜿蜒狭长的草原“天路”,记者来到科尔沁草原深处,探访位于此地的陆军某试验训练基地的一个试验场区——白城兵器试验中心。

唐自力,陆军某基地测试站高级工程师,第十五届全军学习成才标兵,先后主持完成重大试验测试任务30余项,解决快速目标捕获等关键技术难题20余项,排除测试设备故障20多起,荣获军队科技进步奖8项。

最新型的主战坦克、步兵战车、自行火炮等“陆战利器”,以及陆航、电抗、特战等各类新型武器装备,都要在该基地进行一系列详细复杂的试验鉴定,拿到基地颁发的“准生证”才能列装部队,走向战场。

渭水河畔,某靶场。只听一声巨响,导弹呼啸而出,带着长长的尾焰,犹如一支利箭直刺苍穹。片刻之后,导弹命中靶标,现场官兵击掌欢呼。

调整组建后,该基地先后为3000余种武器装备完成试验定型,是推进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

闷热的测试车内,唐自力正忙碌地测算弹道弧线的曲率。如同行车需要按照导航路线才能少走弯路,导弹也需要按照规定弹道飞行才能精准击中目标。

试验场连着战场

1997年,大学毕业的唐自力,怀揣强军报国的热情,来到陆军某基地测试站。工作半年后,在一次武器试验中,她遇到测量仪器突然“罢工”的难题。基地领导请来专家反复检查,依旧未能查明问题原因。初出茅庐的唐自力根据自己的判断向专家提出检查某部位电阻的建议。结果,她的判断是对的。参加工作仅半年就对复杂的测试系统有如此深的了解,唐自力的表现令专家赞叹不已。很快,这位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姑娘成为当时基地最年轻的专业组长,并主持完成了多项重大测试任务。

瞄准作战方向

敢于挑战才能突破自我。有一次,唐自力在调研中发现,导弹姿态测量的方法仍然沿袭“老套路”,不仅费时费力,且容易产生误差。

自行火炮这样的巨型“铁疙瘩”,要经过什么样的试验,才能列装部队?带着疑问,记者随参试官兵上车体验了一番。

研讨会上,唐自力建议:“能不能采用新方法进行姿态测量?这样不仅大幅缩减试验中测试设备的数量,还可以有效减少测量时间。”没想到此言一出,就遭到众人质疑。

“出发!”一声令下,马达轰鸣,履带卷起了浓浓烟尘。伴随着极强的推背感,记者从潜望镜看到,身旁的景色被迅速甩在身后。“原来自行火炮能跑这么快。”记者暗暗心惊,而试验才刚刚开始。四级军士长韩露驾驶某型火炮在广袤草原上飞速机动,经过泥水、沙尘、颠簸区域,到达“作战”地点,快速捕获目标,果断射击,一招制“敌”,整个过程犹如一场实战。

恰逢此时,试验中某测试设备突发故障,无法获取炮弹的空间姿态数据,试验被迫中断。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有人提出采用唐自力的新测量法。大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采用了唐自立的建议,没想到试验取得成功。

试验结束,记者身体就像散架了一般。回忆试验过程,记者感慨:在试验中的急加速、急停、急转弯,加速度不断变化,加之噪音大、沙尘多、路况差等不利外界因素,不仅考验着装备极限性能和驾驶员的精湛技能,更是对参试官兵意志品质的淬炼检验。

精确、精准、精细,是对测试人的基本要求。武器试验测试容不得半点马虎,任何细小误差都可能造成事故发生。在一次试验测试任务中,导弹刚刚发射,测量数据曲线就出现异常,现场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每一项试验都与战场需求相连,每一次出击都瞄准未来作战方向。“一台战车要拿到‘准生证’,性能好是不够的,战车必须能在恶劣自然环境下实现精准打击、驾驶自如、通信畅通。”工程师陈典斌说。为了测试低温环境下战车的作战性能,试验的战车在隆冬开赴气温达零下40摄氏度的黑龙江塔河。风雪交加的天气,官兵们驾驶几十吨重的“铁甲猛兽”,在雪原留下深长的履带印记。

关键时刻,唐自力沉稳地做出判断:“导弹飞行没问题,是跟踪测量设备数据不准,继续观察。”果然,6秒钟后,测量数据曲线恢复了正常,导弹飞行各项指标良好,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在某型战车冰雪路面爬坡试验中,经鉴定,底盘性能已达到设计指标,但为了测得各种积雪厚度极限爬坡值,试验还在继续。临近极限,战车随时可能打滑翻车,几位金牌驾驶员轮番上阵,凭借高超技术硬是将冰雪路面战车极限爬坡值测了出来,为部队提供宝贵数据。

能啃“硬骨头”,敢当排头兵,这是同事们对唐自力的评价。前不久,唐自力完成的“外测方案一体化设计和精度优化技术及应用研究”,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她说,为国铸剑,是一种荣耀,能把人生最宝贵的青春挥洒在天地经纬之间,是一种幸福。

“试验场是新武器、新装备第一个战场,在这尝试了‘艰险冷暖’,才能面对战场上的‘血雨腥风’。”该基地一位高级工程师笑言。

水流居高而蓄势,方能收获腾跃浪尖的精彩。在不断拓展新领域的同时,唐自力把目光投向了世界前沿技术。针对弹道测试高密度、常态化的特点,多次对数据判读处理系统进行升级换代,使系统数据处理时间进一步缩短。

在严酷环境下试验

20年坚守本职岗位,唐自力始终保持冲锋的姿态。“试验场就是我们的战场,虽然我是一位女工程师,但我同样也是一名军人。”唐自力如是说。

当好“黑脸判官”

仗怎么打,关就怎么把。某型枪支定型时,要进行平均弹着点一致性试验。当连续射击130发后,弹着点就会出现偏移。

厂家认为,120发子弹足以检验这项指标,剩下的误差只是“毫发之差”,在合理范围内。高级工程师黄雪鹰坚持以我军战士实际作战时的携弹量为依据,坚持打够150发,考核枪的实战性能。

“‘毫发之差’是差多少?当我们的战士在战场上拼到只剩最后一个弹匣时,如不能保证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地射向敌人,就是生死的差异!”最后厂家改进设计,提高了枪支的稳定性。

什么样的武器让官兵在战场上心里有底?“上了战场,不能‘掉链子’。”这是该基地官兵忠于职守的初心。武器的各项指标能否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下达标,是影响其作战效能发挥的重要因素,也是试验鉴定的重要一环。

记者走进重武器环境模拟试验室,看见一位穿着棉服、汗流浃背的试验员。原来,这名试验员刚从湿热试验室出来,试验室气温高达60摄氏度。

如此高的气温,怎么还穿得这么厚?“60摄氏度的室内高温,加上饱和状态的空气湿度,人在室内会有一种被蒸熟的感觉。穿棉服能隔绝一部分热量,延长在试验室工作的时间。”这名试验员解释。如果采集数据不准确,在环境模拟室将会反复进行试验,直到成功录入数据。

常见的轻武器,也都需要经过试验室各种复杂环境的检验。记者来到轻武器低温试验室,瞬间一阵寒气袭来,仿佛刺进骨头里。墙上的温度计显示,低温试验室的气温达到了零下40摄氏度。射手胡建设拿起新型机枪,执行试验任务,动作有条不紊,似乎与在普通环境无异。此时,他的眉毛已经结上了一层冰霜。

经过试验员们在极端条件下对武器装备近乎严苛的检验,一批批新兴装备从基地走向战场。“武器装备试验员必须当好‘黑脸判官’,只有严格检验质量,才能保护战士们的安全。”胡建设说。

攻坚克难迎接新挑战

向创新要战斗力

“作为军人,服务打赢是天职;作为科技工作者,创新攻关是初心。”高级工程师冷雪冰这样概括自己的工作。

10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还是弹箭飞行姿态精测创新团队一名普通技术人员的冷雪冰,在测量某型靶弹时发现,测量数据经常随速度变化出现微小干扰。

创新团队研究人员通过数据挖掘比对、反复举证分析,一个世界雷达研究最前沿领域——微多普勒效应不经意间走进了他们的视野。当时,国际上对微多普勒效应研究刚刚开始。“如果能把这个充满挑战性的前沿课题研究透,无疑将使雷达目标识别能力和对外弹道特性的认识理解跃升到一个新高度。”随着研究的深入,冷雪冰和战友们感到了一种触摸科学前沿的振奋。

在征服微多普勒效应的4300多个日夜里,面对各种质疑与否定,面对无数次的研究失败,冷雪冰和创新团队从未动摇。2014年,冷雪冰带领创新团队研究取得《基于雷达的弹丸姿态测量方法研究》这一成果,并获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目前,该成果已成功应用于远程压制、防空反导和装甲突击类武器的28种口径、74种弹药的试验测试任务中。

精准、精准、再精准,是基地全体官兵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基地科研工作者不断创新技术,提升试验精度。2015年,某型网络巡飞弹进场试验,试验要求对空中多个批次多种目标进行跟踪,对10余个时间节点精准掌控,对20余台套设备同时进行引导。

“快速捕获、精准跟踪、组网测试等一系列测试难题必须要在试验开始前全部解决,如果有一项不能解决,试验就无法实施。”高级工程师宫志华说。为此,他们根据前沿测试需求,运用大数据等国际先进技术,实现了多目标同时跟踪、多台套设备同时引导、多批次攻击同时监测,使弹道测量精度由3米跃升至1厘米,推动了试验鉴定模式由性能考核向作战试验考核转变。

装备的精度、强度、可靠程度,就这样被基地官兵一点一点拉高。“试验场上装备测试精度多一分,战场上官兵生命保障就多一分。”该基地领导表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