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兵器,能毁灭一小型村庄

图片 1

原标题:恐怖的俄罗斯喷火坦克,一次齐射24枚火箭弹,能毁灭一小型村庄

回顾2016年的全球形势,国际冲突“战争化”日趋明显,“颜色革命”引发的内战与外国武装干涉,“超强硬对强硬”的军事示威,“亚太再平衡”制造的隐形军备竞赛……这一切,都使得往昔只能在阅兵场上见到的武器,迅速成为战场上的“煞神”或国际新闻中的“明星”。当我们回首,蓦然发现,这些“网红兵器”正悄悄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

图片 2

T-90坦克:叙政府“头牌军”

提到“日炙”,估计所有人都会立即想到随同“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一同来到中国的哪款超音速导弹。毕竟,曾经的“航母杀手”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

事件回顾:得到俄罗斯的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军在2016年里犹如“满血复活”,在地面战场节节胜利,反对派利用城镇居民点拼命抵抗,迫使叙军投入大量俄制先进坦克予以抗衡。根据极端组织发布到网上的视频,叙利亚政府军的俄制T-90和伊拉克政府军的美制M1A1SA主战坦克都遭到“伊斯兰国”的导弹袭击,让人诧异的是,当T-90坦克被击中时,即便它的主动防护系统没有启动,但坦克的“接触-5”爆炸反应装甲依然抵消了导弹的金属射流,反观M1A1SA却在导弹击中炮塔尾舱时,整车变成了火球。

但是,这款被叫作“日炙”的导弹,还有一个广为认知的代号“SS-N-22”。不过,这些都是北约给俄制武器起的名字,其实这型导弹用的外国名字3M-80E“白蛉”。不过,在俄罗斯的武器库中,确实有一款武器叫“日炙”。不过,这个“日炙”并非是军舰上的反航母利器,而是一款陆地上的利器——TOS-1喷火坦克。

兵器特性:T-90配备V-92S2F柴油机,最大功率1130马力,让战斗全重48吨的T-90坦克具有23.5马力/吨的推重比,造就“腾空开炮”的绝活。T-90的火力更是了得,它配备2A46M5型125毫米滑膛炮,能发射代号“铅弹”的神秘穿甲弹,足以在2000米外击穿西方任何一款主战坦克,该炮还具有发射9M119F1激光驾束导弹的能力,可在4000米外贯穿950毫米厚的均质装甲板。难得的是,T-90坦克率先获得俄罗斯新一代数字式战场管理系统,可提供准确的定位与导航信息,使T-90坦克具有比过去更好的战场感知能力。指挥官也可通过数字战场管理系统获得远较过去更为多元、实时的信息来做出判断,并通过数字战场管理系统直接下达命令。

图片 3

兵器点评:T-90坦克被叙政府军用于城镇封控夺点行动,这本身对丰富俄罗斯军事作战和指挥艺术是极大的帮助。况且,俄罗斯把先进的T-90坦克提供给叙政府军,犹如一件“政治象征物”,表明莫斯科坚定地和巴沙尔政权站在一起,这对叙政府军官兵是莫大的精神鼓舞,这是简单的武器性能所起不到的作用。

喷火坦克,顾名思义就是坦克上装上喷火装置就成了喷火坦克。喷火坦克一般用于在近距离内喷射火焰,杀伤有生力量和破坏军事技术装备。在人类战争史上,首次使用喷火坦克是1935年—1941年发生的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的战争中。之后,喷火坦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广泛应勇,包括德国PzKpfwⅢ,英国"鳄鱼"喷火坦克。二战之后,美国也在多次局部战争中使用了以M4A4、M5A1、M48A2等坦克改装成的喷火坦克。此时的喷火坦克,其喷火装置利用压缩空气的压力,将燃油喷出,在炮口处由点火器点燃,喷发出火焰。

“心神”试验机:日本自立难如愿

对于喷火坦克,苏联同样不陌生。在二战时就研制了OT-34喷火坦克,在反法西斯战场上屡立战功。或许是看到了喷火坦克在战场上的巨大作用,二战结束后苏联以T-55中型坦克底盘为基础研制的OT-55喷火坦克。不过,这款喷火坦克是在主炮右侧安装了一门火焰喷射器,需要抵近射击摧毁敌人目标,容易受到反坦克火力打击。于是,苏联红军开始想研制一种以火箭炮形式发射燃烧弹或稳压弹的喷火坦克。

事件回顾:2016年4月22日,日本首款国产隐形技术验证机———X-2“心神”完成首飞,该国舆论一片欢腾,声称赶上“世界第五代战机俱乐部”的“末班车”。

图片 4

兵器特性:“心神”体现出日本军工“以小为美”的特征,起飞重量只有区区8吨,机长13.4米,翼展仅9米,论体格连中型机都算不上,却是一款双发战斗机布局,搭配两台国产XFS-1涡扇发动机,总推力约10吨,以至于被外界形容为“战斗滑翔机”。该机采用稳妥的“跟踪战术”,外形设计大量参考美国F-22战斗机,其主要轮廓线和机身开口接缝线相互平行,尽可能将雷达回波集中在有限方向。三菱重工还为“心神”提供了“智能蒙皮”,它既是满足机身制造所需的高强度轻量级复合材料,又是应对雷达波照射探测的“伪装皮肤”。日本杂志披露,“心神”只是日本航空自卫队及防卫省发展真正的五代机的“平台”,一旦日本确定要搞自己的国产隐形机,那么它必将沿用“心神”验证机上得到证实的隐形外形设计和推力矢量技术。

1978年-1979年开始,一项名为“634工程”的研制工作在苏联的鄂木斯克运输车辆制造厂展开了。考虑到喷火坦克的有效射程比较短,所以此次对于喷火坦克的防护力极为重视。于是,苏俩人直接选择了T-72A坦克的底盘。所采用的火箭弹为220毫米,发射系统为3排8管和1排6管共30管组成。采用MO.1.01.04型燃烧弹头和MO.1.01.04M型温压弹头,弹长分别是3.3米和3.7米,弹重分别是173千克和217千克。该坦克1980年通过苏联国家定型,这就是TOS-1,成为了苏联陆地上的“日炙”。

兵器点评:别看日本到处强调“日美安保同盟”的首要地位,但日本暗地里却急切希望建立独立于美国的军工体系,国产“心神”乃至后续五代机研发就是明证。由于战后日本除了以美国F-16为基础发展出F-2战斗机外,没有独立研制先进战斗机的经验,因此新战机项目的牵引和带动作用不可低估。不过,对日本来说,美国严密的技术控制,加上民间科技人员普遍遵循和平主义原则,对安倍政府无视侵略历史,刻意推动日本“军事化”的企图感到不满。因此,日本“航空立国”的希望着实不大。

TOS-1与常规喷火器不同,不是直接喷射已经点燃的高能液态燃料(例如,凝固汽油),而是将高能燃料(三乙基铝,或硝酸丙酯及镁粉)放在火箭弹体内进行发射,在到达目标上空时将三乙基铝或高能燃料的混合物喷洒到相当大的范围内。这种三乙基铝或高能燃料的混合物无需点燃,遇空气就着。所以,在TOS-1火箭弹落点附近,会急剧燃烧耗尽空气中的氧气,还会在瞬间形成负压,能撕裂眼睛、肺、耳膜和其它内脏等人体器官,哪怕躲在掩蔽工事或地下室中也无法幸免遇难。所以,敌方人员不是被烧死就是因缺氧而窒息死亡。

“萨德”反导系统:部署韩国藏祸心

图片 5

事件回顾:2016年夏,韩国违背之前“不谈论,不引进”的承诺,宣布引进美国“末段高层区域防御系统”,即“萨德”,中国、俄罗斯等国政府纷纷表达反对声音,强调“萨德”入韩是对地区战略平衡的威胁,保留采取反制措施的权利。

此时,正在阿富汗作战的苏联军队,面对利用山地进行伏击的阿富汗游击队,似乎难以应付。所以,在1988年12月到1989年2月,苏军试验性质地将两辆TOS-1喷火坦克部署到了阿富汗,并参加了恰里卡尔河谷和萨朗以南的战斗。苏军记录显示,这些战车上的温压弹药产生的空气冲击波和从周围山谷岩壁中产生的多重反射,对敌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兵器特性:按照美国导弹防御局的介绍,“萨德”的设计目标是承担战区的高空反导防御任务,这就要求其不仅可以拦截弹道导弹,还必须拥有机动部署和野战使用的能力。“萨德”的基本作战单位是导弹连,每个连拥有1部X波段的AN/TPY2雷达,1套C2BMC战术中心及6~9辆导弹发射车,由2~3个连构成1个反导战斗营,其拦截半径是200千米,拦截高度从4万米到15万米,发射车可在到达后30分钟内完成发射准备,30分钟内完成再装填,所有导弹可快速依次发射,也可单独发射。

不过,随着苏联从阿富汗撤军,苏联除了将TOS-1带回国内之后,将各项数据也带回了苏联。不过,苏联还来不及将这些数据进行用于对TOS-1的改造,苏联就宣告解体,而继承了苏联绝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成立了。俄罗斯在完善了火控系统,将火箭弹配弹降到24枚,但增加了火箭弹射程,从最初的射程在400—3500米之间,提升到了4500米。这款被称为TOS-1A喷火坦克,据俄罗斯军方,仅用一辆就能够齐射24发带燃烧弹头或温压弹头的重型火箭弹,在7秒内摧毁一个小型村落和较大范围的集群目标。

兵器点评:“萨德”部署韩国,其AN/TPY-2雷达可以长时间盯着中俄东部地区,只要有弹道导弹发射,就能予以跟踪探测。虽然现代化导弹都有大量诱饵掩护弹头突防,但两者毕竟是不同的,诱饵释放时因受力差别会产生机动动作的差别,如果反导一方能够长期监视,就可以获得宝贵的数据来区分一种导弹的弹头和诱饵,像美国早年在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上的库拉靶场对面就部署了一部L波段的“丹麦眼镜蛇”大型相控阵雷达,专门监视苏联和俄罗斯的洲际导弹试验,积累目标数据,如今美国在韩国部署AN/TPY-2雷达,就是同样的意图。

图片 6

“北极星”-1导弹:韩国全境入射程

TOS-1A诞生后,俄罗斯将其运用到了车臣战争中,发挥出了巨大威力。之后,为了出口创汇,俄罗斯将T-72A底盘更换成了T-90坦克的底盘,出口到了多个国家。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俄罗斯就开始为叙利亚提供TOS-1A喷火坦克,在与反对派的作战中虽然在精度上有所欠缺,但是巨大的威力和杀伤力弥补了这一不足。

事件回顾:2016年8月24日,朝鲜在东海水下成功发射国产“北极星”-1潜射弹道导弹,让美韩情报官员的眼镜“碎了一地”。

如今,叙利亚和俄罗斯正在发动解放叙利亚的最后一战——伊德利卜战役,相信陆地“日炙”会继续展示自己的威力!

兵器特性:根据朝鲜《劳动新闻》公开的试射照片,“北极星”-1导弹可以集成到朝鲜迄今建造的最大吨位潜艇———新浦级上,采用固定燃料,发动机喷嘴周围安装8个格栅空气舵,目的是克服导弹上升时发动机产生的巨大震动,以及以超过10马赫速度飞行时产生的震动,保证弹体飞行姿态稳定。曾是韩国海军首位潜艇战队队长的预备役军官金赫秀说:“‘北极星’-1导弹,一口气飞行了500千米,这就意味着朝鲜从东海岸潜艇基地发射导弹后,能够攻击韩国全境。”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军事专家指出,“北极星”-1导弹可携带着约500千克重的常规弹头,飞行约2000千米。即使是这样一枚导弹,也足以破坏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地下指挥所,如果导弹携带核弹头,那么包括首尔、关岛美军基地都会被夷为平地。朝鲜原子能研究院曾在8月17日用书面形式答复日本共同社,“我们再处理了从石墨慢化堆拿出的乏燃料”,这是朝鲜自2013年宣布重启宁边核设施后首次确认其核燃料后处理活动。有分析称,如果朝鲜再处理从5兆瓦核反应堆拿出来的乏燃料,每年将能得到相当于制造两件核武器所需的约6千克钚,要知道钚比浓缩铀更便于核武器的小型化和多样化。

责任编辑:

兵器点评:韩国“自主国防网”事务长李日宇称,朝鲜只要拥有3~4艘大型潜艇,就可以破袭美韩反潜封锁网,轻而易举地到达庆尚南道附近水域。美韩联军的“萨德”“爱国者”PAC-3等反导武器的雷达平时都朝着北方,雷达只能监视前方60°~130°的区域,对于从雷达监视区域后方射来的导弹毫无办法,一旦朝鲜从对马海峡、朝鲜海峡或济州岛方向发射潜地导弹,美韩军事基地会被火海覆盖。

图-22M3:从伊朗炸到叙利亚

事件回顾:2016年8~9月,俄空天军远程航空兵连续出动6架图-22M3战略轰炸机,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境内的大本营拉卡实施打击,令其损失惨重。更让西方感到震惊的是,俄轰炸机一度进驻伊朗哈马丹市附近的诺杰基地,这是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首次允许外军部署,而且该基地当年是由美国工兵修筑的,讽刺意味着实让人玩味。

兵器特性:被北约称为“逆火”的图-22M3轰炸机,最大起飞重量124吨,最大载弹量24吨,高空最大速度2.17倍音速,实用升限1.8万米。图-22M3的最大特色是先进的电子设备和超强的武备。当年,图-22M3换装苏联最顶级的精密雷达,通过波束控制和合成孔径扫描技术改善飞机的低空探测能力,加上运算速度更高的火控计算机配合,大为提高低空突防和精确轰炸能力。轰炸机还采用可快速替换的插件式弹舱,适合多种灵活的武器搭配方式,比如一次装载69枚100千克加69枚250千克炸弹,或42枚500千克炸弹、8枚1500千克、2枚3000千克炸弹,或者是24枚500千克、8枚1500千克的炸弹,或24枚500千克炸弹外加1枚外挂的Kh-22M超音速巡航导弹。

兵器点评:美军曾不止一次嘲笑俄军图-22M3轰炸机在空袭“伊斯兰国”过程中没有使用精确打击弹药,它投掷的尽是老旧的无控高阻炸弹,弹头上粗糙的焊接阻力环仿佛是生于50年前的“胎记”。但俄军发言人科纳申科夫直接在记者会上发布了无人侦察机回传的目标区监视图像,图像显示,图-22M3投弹的落点几乎全在无人机镜头十字瞄准线对准的区域附近,说明炸弹落点与预期瞄准点偏差很小,完全不像传统中高空水平轰炸偏差上百米的情况,当然,奥妙就在图-22M3使用的SVP-24-22综合计算机系统。这说明一个道理,只要因地制宜,创新思维,作战样式绝不止“美式点穴战”一种。

TOS-1喷火坦克:摩苏尔“征服者”

事件回顾:除开叙利亚,邻国伊拉克的反恐战场上同样遍布着俄制武器,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绰号“炙热”的TOS-1喷火坦克,用美国《大众机械》记者帕帕多斯的话说:“如果想瞬间杀死300平方米区域内的所有生物,‘炙热’喷火坦克将是最理想的武器。”2016年11月的一天,他在伊政府军向“伊斯兰国”控制的摩苏尔城推进途中,亲眼目睹伊拉克士兵们操纵TOS-1坦克向目标区发射24枚火箭弹,一块面积达300平方米的区域在数秒钟内陷入火海,“我们要用它去‘征服’摩苏尔。”一名军官如是说。

兵器特性:所谓TOS-1喷火坦克,其实更像是一门自行火箭炮。它采用T-72坦克的底盘,射程约3000米,但没有用于瞄准的制导系统,换句话说,它完全冲着区域性的面目标去的。帕帕多斯透露,TOS-1一次最多能发射30枚火箭弹,但伊军顾虑周边平民的安全,因此一次只发射24枚火箭弹。TOS-1的杀伤力很强,搭载温压战斗部的火箭弹重约90千克,比常规火箭弹重约17千克,尤其适用于打击躲藏在地堡、坑道等封闭空间内的敌人,一旦温压弹头射入地堡或坑道,它所产生的火焰和冲击波就能沿着坑道传播,让敌人“不可逃逸”。

兵器点评:如果要用四个字形容TOS-1喷火坦克,那一定是“简单粗暴”。温压战斗部早年是工兵用来排雷的,通过制造局部区域的“超级压强”,诱爆雷区,开辟通道。但自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崛起后,路边炸弹、诡雷乃至自杀式“炸弹卡车”成为恐怖分子对抗正规军的主要手段。根据伊政府军的实战反馈,TOS-1喷火坦克能快速摧毁极端组织布设的雷区,尤其对恐怖分子挖掘的地道工事构成极大毁伤,为部队前进提供了巨大便利,可以说,“炙热”是一种在特定条件下诞生的“特殊武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