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眼镜蛇武装攻击直升机诞生记,美国陆军尚未决定下一代远程攻击机的采购数量

美国陆军航空项目执行官员托马斯·托德准将表示,美国陆军可能不会用下一代远程攻击机 取代西科斯基公司的UH-60多功能直升机机队,而是根据最终的部队结构决定购买的最终数量。FLRAA的平均单位制造成本为4300万美元,接近波音AH-64攻击直升机的采购成本,是UH-60直升机的两倍。美国陆军希望FLRAA的运营成本与AH-64和UH-60M类似,约为每小时6500美元。

图片 1

中南半岛多山、丛林密布、地势复杂,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的前线作战环境极其恶劣,基本上无法为固定翼飞机开辟机降场地,就算千辛万苦开辟了一片简易机场跑道,也很难在灵活机动的北越游击力量面前存在多久。种种原因最终促使直升机成为了美军地面部队在越南战场上的主要运输工作。

图片 2

图——中南半岛1886年的地图

在形成以运输直升机为核心的空中机动作战战术之后,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摆在了美军的面前——如何对这些直升机进行武装护航、火力掩护和支援呢?固定翼战斗机绝不是一个合适的选项,因为飞机的速度往往远大于直升机,也根本无法向直升机一样执行“树梢之上”的贴地飞行突进任务,为此,武装攻击直升机的概念诞生了。

图片 3

图——直升机参与越战的老照片

越南战场需要武装攻击直升机

UH-1休伊直升机可谓是为美军的越南战争撑起了半边天,但凡是有关越战的影视作品,如果不出现几架休伊直升机只怕都说不过去。而美国陆军在早期就是直接把UH-1B这种主力运输型号的直升机加装武器装备,使其“炮艇化”,成为了最早期的“武装直升机”,用来执行低空护航和火力支援等任务。

图片 4

图——UH-1B休伊直升机

不过事情远不像美军最初所想的那样简单,实际任务经验表明,UH-1B加装了武器装备之后,其巡航速度立刻就掉到了90节以下(约166.68千米/时;1节约为1.852千米/时,下文同),而运输型UH-1B巡航速度则一般都有100节出头,这就导致两者之间有了10节左右的速度落差,武装型号跟不上需要被护航的运输型号直升机,给美军执行快速突击任务带来了很大的限制,所以美军只能另外想办法来解决武装直升机的需求问题。

图片 5

图——加装武器的休伊直升机近景

1962年底,美国陆军正式开始斥资发展新型武装攻击直升机,并在1964年提出了先进空中火力支援系统计划,AAFSS计划意在发展一种高速、高负载、长航程和配备精密射控系统的先进武装直升机。不过,美国陆军有点“贪心”,他们把该计划的需求指标设置的有些过高了,比如说,巡航速度要求195节、俯冲突击速度220节,有效载荷12000磅,航程2100海里等等,这些指标要求即便放到现在,对武装直升机而言都算“高规格”了,更何况是上世纪60年代?

图片 6

图——设计超前的AH-56夏延复合式直升机

美军需要“临时工”

所以,为了满足这些激进的指标,一型技术超前、设计理念同样激进的复合式直升机概念诞生了,也就是大名鼎鼎的AH-56夏延直升机(详情可以参阅:超前50年的设计,该型直升机项目不取消就不会有阿帕奇),但是夏延直升机涉及大量的技术跨越、发展需要相当的时间和技术积累,按照当时洛克希德的估算,最快也要等到1970年以后才有可能交付使用。工程师们能等,越南战场可不能等,为了填补这段先进武装直升机的“空窗期”内越南战线的需要,美国陆军在1965年9月份引进了采用540型旋翼,飞行性能相比UH-1B有所改良的UH-1C型直升机,并同时推动了一项“临时过渡型武装直升机”的竞标。

图片 7

图——UH-1C直升机

既然是“临时工”,自然不需要一款全新的机器,美国陆军为了尽快获得所需的直升机,决定从现役的直升机中挑选一款“大差不差”的机型出来,改装成他们所需要的武装攻击直升机。参与此次竞标的公司有:波音的CH-47A、卡曼的UH-2A、西科斯基的S-61A/H-3、皮亚塞基的16H“寻路者”以及贝尔的Model 209。

图片 8

图——波音公司的CH-47A支奴干

此轮竞标在美国陆军的着力推动下进展很快,半年多就有了结果——最终Model 209入选,美国陆军于1966年 4月7日正式与贝尔签署了第一笔制造两架Model 209型预量产直升机的合同,合同金额为270万美元,不过不到一周,陆军又找到贝尔,签署了一份制造110架的全面量产订单,订单总额达2050万美元,同年年底,美军再次向贝尔追加订单,这次数量更多,达到了210架。

图片 9

图——Model 209原型机

Model 209的基础就是UH-1休伊直升机,两者的动力(莱康明T53涡轴发动机)传动系统基本保持一致,但是贝尔为Model 209配备了全新的机身(流线型更好,且采用了纵列式双座构型的座舱)。不过为了加快制造速度,缩短研发时间,贝尔还是直接沿用了UH-1的经典两叶式跷跷板旋翼系统。

图片 10

图——UH-1的经典跷跷板式两叶旋翼系统分解草图

从这个角度来说,Model 209就算说是UH-1休伊直升机的衍生型号也不为过,因此,美国陆军一开始就是把贝尔Model 209军用型号定位为UH-1H的,但是后来经过多轮讨论,美国陆军认为武装攻击直升机应当有区别于通用直升机的型号系列,因此在1967年7月份决议将其型号系列改为AH,也就是“Attack Helicopter”,并最终将该机定型为AH-1G,其原来的“UH-1H”编号责任然留着给休伊直升机的升级版本使用。

图片 11

图——AH-1G眼镜蛇正式诞生

眼镜蛇得名:美国陆军在越战中对武装直升机的无线电呼号就是“眼镜蛇”,因此美国陆军士兵就亲切将该机称为“休伊眼镜蛇”,后来这顺势就成了其官方名称。对贝尔公司而言,“眼镜蛇”这一名称也与其颇为有缘,该公司曾在二战中生产过P-39和P-63两型战斗机,其名字分别为“空中眼镜蛇”和“眼镜王蛇”,想必对二战感兴趣的读者朋友是熟悉这两型飞机的。

图片 12

图——P-63型眼镜王蛇战斗机

1966年10月份,第一架AH-1G(编号66-15246)完成总装下线,并在贝尔福特沃斯堡工厂展开了配备武器装备的试验验证。次年3月份,第二架预量产机也进入了飞行测试的流程,该机主要的测试内容是被称为“稳定增益控制系统”的飞控系统的测试。

图片 13

图——眼镜蛇直升机的三视草图

“性能出众”的眼镜蛇直升机

AH-1G可以说是直升机历史上第一种“专业”的武装攻击直升机,虽然它的旋翼和动力传动系统仍然沿用了UH-1系列直升机的设计,但是新的更具流线型且等效截面更小的机身大幅降低了前飞阻力,使其飞行性能相比UH-1系列有显著的增长。比如说,它的巡航速度提升了50%以上——无外挂巡航速度可以达到150节,俯冲突击速度可达到190节;外挂1000磅武器时前飞速度仍然可以达到115节以上,完全能够满足伴飞UH-1B,并提供全程武装护航和火力支援的需求,即使后来美国陆军将休伊直升机升级到UH-1H和投入了早期的“重型直升机”CH-47A,AH-1G仍然能够毫无压力地跟上他们的飞行速度。而除此之外,AH-1G还能为地面部队提供比炮兵或者空军固定翼战机更为灵活、迅速且更精确的火力支援,可谓完美体现了武装直升机灵活机动高效率的特点。

图片 14

图——AH-1G与UH-1编队飞行

当然,AH-1G狭窄的机身可不仅仅只是提高了飞行速度,由于前向截面积的显著减小,它同时也为眼镜蛇直升机提供了良好的生存能力。此外,眼镜蛇直升机的座舱、燃料箱、发动机和传动系统等关键部位周围都配备了装甲,可以为直升机提供更强的防护能力 ,从而也保证了其战场生存性。

图片 15

图——AH-1G的正面视图,可以看出该机的等效截面积相当小

由于其灵活、高效且具有出众的生存能力,眼镜蛇直升机也引起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注意。在贝尔还在和美军陆军进行预量产机的飞行测试的时候,美国海军陆战队就提出了采购72架AH-1G的需求,这将能为当时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三个航空联队各配置一个“眼镜蛇中队”。不过当时前线作战耗资甚巨,美军经费吃紧,所以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的麦纳马拉将海军陆战队的采购数量砍了一刀,最后只批准了38架的购买计划。

图片 16

图——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早期眼镜蛇直升机

​越南战争不愧为直升机参与现代化局部战争的试金石,美国就光投入越南战场UH-1系列直升机就超过了7000架,而在此期间,贝尔为美军制造的AH-1G也超过了1000架,其中有300多架在越南战场上被击落或者意外坠毁。尽管如此,美军仍然在越南战场上试验了多种直升机作战战术和有直升机参与的多军种协同作战策略,这些“干货”都是必须经历实战战火洗礼才能积累出来的,它们连同越战中直升机参战的失败教训一道为后续的重型火力武装直升机AH-64阿帕奇的诞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