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丢掉战场上的,相关装备技术水平不足

●我军传统夜战优势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未来战场“月亮是中国人的”吗?

  夜战,是我军的传统优势。但随着时代发展、科技进步,传统的夜战形态已被颠覆。面对信息化条件下的新型夜战场,面对已让“夜晚变白昼”的对手,我们拿什么打赢下一场夜战?《人民前线》报6月4日刊发《拿什么打赢下一场夜战》一文,从组训理念、战场地形、人员编组到战法应用,介绍了南京军区某旅推进夜训变革的经历,见解独到,引人深思。本版摘转“组训理念篇”“人员编组篇”两部分,以飨读者。

  姜道洪

夜战,曾是我军以劣胜优、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扬长避短,善用夜幕隐蔽作战行动,力避敌人武器装备优势,以灵活机动的战术达成夜战行动的突然性,以至美军不得不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当前,随着军队编制体制、武器装备发生整体性变革和革命性重塑,特别是大量信息化装备和先进夜视器材的广泛运用,传统夜战优势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未来战场“月亮是中国人的”吗?夺取“制夜权”、奋力抢占夜战制高点,成为提升信息化条件下夜战能力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组训理念篇

  夜战、近战曾经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长期以来,我军积累了丰富的夜战和夜训经验。但是,随着夜视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西方国家军队普遍重视加强夜训夜战,我军陆军夜战能力的新优势尚未建立,传统优势却有趋于丧失的危险,对此,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突出夜战问题研究。应紧跟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演变,紧贴信息化条件下夜战规律、夜战对手、夜战环境、作战体系、现有装备等新情况新特点,以遂行使命任务夜间侦察获情、通联组网、指挥控制、机动展开、战术行动、实弹打击和综合保障为研究重点,摸清搞透暗夜环境对人体机能、装备性能、夜战体系和夜战能力的影响因素,增强夜战问题研究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从机械思维到信息思维,只有主动适应未来战场,才能打赢下一场战争

  直面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开端——表象之下隐藏着更为深刻的“背后问题”,必须敢于从表象入手考问症结所在

加快夜战装备建设。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程度的刚性标尺,也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物质技术基础。坚持夜战需求牵引,推动夜战装备建设与实战需求对接,加速研制和改善微光夜视仪、红外热成像仪、预警侦察雷达、电子监控设备及侦察传感系统,为推进部队夜间训练、提升夜间作战能力奠定物质基础。同时,应立足现有装备,充分挖掘发挥夜间侦察、伪装、防护等装备器材的最大潜能,熟知装备战技术性能,熟练装备操作流程,以优良的战术素养和先进的战法弥补“装备差”和“技术差”,实现人与武器装备的最佳结合。

  随着思想认识的深入,在思想上向和平积习开刀,已不再是难以逾越的障碍。相对而言,更难的是让官兵发现还有哪些“隐性”的和平积习。

  到上世纪90年代,我军陆军部队各种夜间景况下的基础训练和应用训练,都能得到较好落实。近年来,由于对现代战争的特点规律存在模糊认识,有的陆军部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对传统作战能力训练重视不够的问题,尤其在夜战能力的强化训练方面出现滑坡趋势,夜战夜训从常训变为“间训”甚至偏废的端倪。其具体表现为:

大抓实战化夜训。实战化训练是挖掘新装备新理论潜能,形成实际战斗力的最佳途径。应着力打通夜间“基础训练-指挥训练-协同训练-集成训练-联合训练”路径,解决现有装备能否“看得清”、现行机动方式能否“靠得近”、现有手段能否“藏得住”、现有指挥和通信方式能否“联得上”、现有武器系统能否“打得准”等问题,不断提高实战化训练水平,真正做到“仗在夜间打,兵在夜间训”。

  随着实战化训练进程的推进,在南京军区某旅,他们的训练更加贴近战场需要,夜训场上以前存在的降低标准等现象渐渐淡出。

  惰性强,不想训。夜训脱离常态化轨道,落实依赖于外力助推,为考而训,严考严训、不考不训,成为目前不可忽视的问题。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思想懒惰,对现代战争的新特点,以及外军新的训练动向疏于学习、研究和思考,缺乏履行使命的忧患意识和紧迫感。实践中怵于夜训组织复杂、保障难度大,得过且过,贪图省事,导致夜训失于落实和无所作为。

强化战斗精神培育。战斗精神培育是战斗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打赢夜战必不可少的“动力源”和“倍增器”。夜战夜训中存在昼夜温差大、食宿条件差、战场环境恶劣等诸多不利因素,而且实战实训中武器杀伤威力、连续作战行动、视觉听觉冲击、战场感知降低等对官兵心理承受力、耐受力、适应力、意志力提出严峻挑战,战斗精神培育在夜战夜训中的地位作用进一步凸显。为此,应着力推进“思想教育-训练管理-重大任务-战斗文化-政策制度”的培育链路,增强战斗精神培育的系统性和针对性,始终把锻造官兵勇敢战斗精神、顽强战斗意志和过硬战斗作风贯穿于实战化训练的全过程,不断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

  然而,问题真的“清零”了吗?

  装备差,不愿训。当前我军的夜战夜训装备器材,确与世界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质量低、数量少,导致部队夜训的消极悲观思想有所抬头。有的片面认为用现有夜视装备与敌先进夜视器材对抗无从下手,用传统夜战技能应对敌高技术夜视装备,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甚至于强调“在现代夜视装备技术挑战下,我军夜战已无优势可言”,存在消极等靠夜战武器装备改善的苗头。

  不久前,该旅作训科科长汪祥龙在夜训场上督察时,不时看到不明发光物。原来,一些战士在枪的准星边绑上一个小型荧光棒,便于在夜暗条件下进行瞄准

  人才缺,不会训。随着夜训强度的逐渐减弱,夜训的人才培养失去广泛的群众基础,直接后果是懂原理、会教学、能组训的人才匮乏。当前,陆军部队特别是基层军官夜间组训能力偏低,成为制约部队夜训落实的瓶颈。夜训教学组训人才培养,存在着“落实差——人才少——落实更差”的恶性循环。

  装上荧光棒,有助于增加瞄准精度、速度,可在当前发现即摧毁的战场环境中,这无异于给敌人的侦察仪器指引目标。

  风险大,不敢训。夜间训练环境复杂,组训风险相对较大,令有些部队领导“谈夜色变”。或在训练内容中避难就易,“有所训有所不训”;或在训练标准上人为变通,“点到为止”。把保安全与提高训练质量对立起来,导致夜间实装、实弹、实爆等重点内容训练偏废,导致陆军部队的夜间训练始终难以有新的突破。

  随后,这一问题被摆到议训会桌面上,引起与会者激烈讨论。大家在反思中坦言,在枪上装荧光棒、使用蒙着红布的手电等已经成为官兵惯用的夜训手段。

  认识的深度决定行动的力度——重视不够是夜训弱化的主要问题,必须着力从提高认识入手谋求新的突破

  赢得未来夜战场主动权,首先要打破观念上的“夜障”。观念上的痼疾不除,战法求变的动力又从何而来?为此,该旅从上而下深入查找夜训中存在的问题:部分官兵对信息化条件下夜训重视不够、认识不清,导致夜训质量始终在低层次徘徊;一些单位年年训练“一个样”、战法“老一套”,缺少有效制敌的措施,无法满足新形势的需求。

  夜战武器装备差距越大,越应注重以战术之长弥补技术之短。战争年代,我军夜战能力之强,曾令西方强敌发出“月亮都是中国人的”感叹。事实证明,练就精湛的夜战技能,是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之敌的有效途径。在今后一定时期内,以劣胜优仍是我军陆军必须面对的严峻客观现实。等待夜战装备改善再训,必然误国误军;等待战事来临再训,必然一败涂地。必须克服消极等待的思想观念、无所作为的思想观念,既要敢于正视夜战装备的客观差距,又要敢于藐视夜战装备的客观差距,不被暂时的差距所吓倒,增强缩小差距、战胜敌人的勇气和信心。立足现有条件,着力强化夜训,练就过硬的夜战本领,达到“以战术之长弥补技术之短”的目的。

  “用昨天的思维抓训练,肯定无法练就打赢明天战争的本领。”曾经多次参加上级对抗演习的上士宋勇帅对此深有感触,以前在夜训中,大家普遍采用“低猫腰、高抬腿、轻落脚”等战术动作,以为这样就可以隐蔽自己。

  夜训基础越弱,越应注重以后天强化补救先天不足。当前,我军陆军部队夜间训练存在三个“先天不足”。一是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官兵自幼从事夜间活动,特别是自然夜暗条件下劳作大大减少,与生俱来的夜暗适应能力开始退化;二是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不断加快,道路硬化,城区亮化,纯粹意义的夜训环境已不复存在;三是当前陆军部队连以下官兵服役期间,正逢夜间训练弱化期,夜间行动能力的基础普遍较弱。这些“先天不足”,有可能成为制约我军夜战能力建设的“致命伤”。对此,既不能熟视无睹,也不能讳疾忌医,更不能养痈遗患。在起点低、起步晚的情况下,必须强化亡羊补牢和急起直追的意识,老老实实打基础,扎扎实实抓应用,以此谋求夜战能力建设的后发优势。

  在经历与友邻单位对抗的失利后,宋勇帅认识到,现在的夜战场上,各类红外、热成像、微光等夜视器材广泛应用,如果躲不开这些装备的侦察,那么对于对手而言,自己的一切战术动作都是“掩耳盗铃”。

  夜战样式更新越快,越应注重以夜训实践推动创新发展。近期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夜战在战争进程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战争实践既推动夜战装备的长足发展,也促进夜战样式的不断更新。必须紧紧跟踪研究现代战争特别是夜间作战的新特点、新规律,着眼战争客观需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着力深化高技术条件下夜间作战的战法创新。夜战战法的创新只能来源于夜训实践。必须充分发挥夜间训练的实践平台作用,推动夜战理念更新,不断提炼和创新战法,促进陆军部队夜间作战能力的整体跃升。

  “战场上看不到敌人,不等于敌人看不到我们。”官兵们从宋勇帅的经历中汲取教训,围绕信息化夜战场上如何“藏得住”“打得到”组织训练,不断更新夜战观念、创新夜训形式。

  遵循和运用规律是持续发展之源——现代条件下夜训是传统与创新的有机融合,必须从强化融合入手推进科学发展

  人员编组篇

  夜训的实践表明,摸索和研究夜间作战行动规律,加强夜训实践的理性指导,比其他任何一种环境条件下的训练都显得更为必要。必须着眼现代作战客观要求,深刻研究和揭示规律,强化科学指导。

  从高大有形到高效精干,哪种作战编成适应战斗,就应该使用哪种方式

  继承传统。加强传统夜战夜训方法的学习,将其融入当前的夜训实践,是深化夜训的有效方法。应组织夜战传统战例的研究,把战例研究作为组织夜训的一项重要内容,通过学习前人的作战经验,深刻认识和思考夜战的基本规律,提高指挥谋略水平。应加强传统组训方法的学习,要通过深入开展传统夜训方法的学习研究,走开夜间训练低耗高效的训练路子。应注重传统夜战器材的运用。细节决定成败,夜战尤其如此。要重视传统夜战器材的研制和运用,采取土洋结合的方法,搞好器材开发,以弥补夜战夜训制式器材的不足,提高训练实效。

  未来战争,已不能简单地靠人数决定胜负,传统作战力量上的3比1、2比1,已不能有效预测战争走向。夜战更是如此。

  注重创新。一方面,以战法研究牵引训法创新。以近期几场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夜战为重点,深入研究强军组织夜间作战的新“招数”,深入思考战役、战术层面的制胜之策,并及时将战法理论成果纳入夜训实践环节,为夜训实践提供理论指导。另一方面,以训法创新推动质量跃升。主动适应联战联训的军事训练总体发展趋势,在继承夜训传统训法的基础上,把要素训练、单元训练、集成训练和一体化训练等先进的训练方法,逐步运用于夜训实践之中,通过不断创新完善训法体系,打造适应现代战争需要的夜间作战能力。

  年初,刚刚参加完上级集训的十二连,临时受命担任“蓝军”,与曾多次参加夜间演习,夜战装备精良、实战经验丰富的一营进行对抗。

  规范方法。在当前夜训起点偏低的情况下,研究系统规范的训练路子,对促进夜训落实至关重要。应抓好“教头”培养,抓好夜训教案配套,采取先行引路的方法,抓好不同层级的先训分队,用“点”上经验牵引“面”上训练的普及和深化。应强化对抗研练,逼迫部队研练过硬的夜战能力。

  所有人都看好一营,但战场上却出现“意外”。十二连将一营击败。

  夯实基础。必须着力强化夜战的技术战术基础。打牢思想基础,切实强化“仗在夜间打、兵在夜间练”的思想认识,增强为使命任务而训、为打赢而练的紧迫感和责任感,把投身夜训转化为官兵的自觉行动。打牢理论基础,在学习传统夜战夜训理论的基础上,研究现代夜战装备原理,了解高技术条件下夜间作战的特点和规律,掌握应对之策。打牢技术基础,加强夜间行动的基本技能训练,掌握行动方法和要领,能够熟练手中武器装备,并能与敌夜视器材进行有效斗争。打牢战术基础,加强夜间战术行动训练,熟悉夜间行动的战术原则和方法,具备在敌夜视器材监视下的走、打、藏、联、供等战术技能。

  复盘中,大家分析发现,一营的战术思想停留在以往人员大规模、装备大投入、战法大立体上,战斗中不注重考虑地形,一味搞集群进攻,强调火力覆盖,却因夜晚射击暴露自己。此外,有的官兵过于依赖夜视器材,对夜色中忽然冒出的“敌人”处置不及时;有的指挥不畅,频繁使用微光,不注意隐藏行踪。

  机制制约。建立健全夜训运行和监督制约机制十分必要。拓展考评机制。既要坚持结合训练进程,组织定期考核和随机考核,还要将其纳入演习检验内容,把部队的夜间整体行动能力,作为评定战斗力水平和联考联评质量的重要内容,增大检验权重,以“严考”促进“严训”。理顺保障机制。系统论证和研究夜间训练保障标准,进一步完善联训联保体系,设立专项夜训保障经费,改变夜训模拟器材装备多头管理现状,有效集成夜训保障资源,为夜训落实提供可行保障。建立风险评估机制。坚决防止把防事故与提高训练质量对立的倾向,通过科学评估夜训风险,有的放矢地做好预防工作,推进夜间安全训练落实。落实问责机制。从严惩戒夜训中存在的“不为”、“乱为”和“无为”行为,强化抓落实的责任意识,使夜训能够持久、常态地落实。

  反观十二连,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他们编组灵活,指挥精准,并针对战场可能出现的情况制订多套编组方案,从而在战斗中灵活应变,巧妙出手。

  健全能力。现代条件下的夜间作战,对部队夜间行动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具备稳定的夜战适应能力。不仅要消除“恐夜症”,还要解决夜暗条件下的“恐高”问题。在残酷复杂的战场环境条件下,始终保持从容镇定的情绪、稳定的心理状态和灵活的应变能力,不因夜暗而影响作战技能的正常发挥。着力强化机动到位能力,具备在敌侦察监视下整装隐蔽和准确到位的能力。切实掌握夜视对抗能力。能够充分利用现有武器装备,运用有效的夜战战术,达成夜战的突然性。提高夜间协同行动能力。各类作战要素都能够有效克服夜暗障碍,有条不紊地展开作战协同动作,灵活高效地应对突发情况,发挥作战的整体威力。

  这场对抗,成了该旅官兵创新夜间作战编组的“导火索”。他们结合自身现状打破编制壁垒,精细编组,保证每一名战斗员发挥出最大战斗功能,有效提升整体实战能力。

  观念升级,打一仗才能进一步。

  一次夜间对抗,“红军”兵分三路,对C城发动偷袭,“蓝军”机动布局,利用夜间侦察难的特点,用巧设路障等方式先后吃掉“红军”两支分队。

  然而,“红军”班长杨龙龙,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即申请无人机、雷达支援侦察,及时了解“蓝军”最新部署,通过综合分析判断,决定从水路突袭。行动中,他们灵活机动,全程采取穿插、袭扰、拔点等战法,打了一场精彩的“破袭战”。

  “能不能打赢未来夜战,作战编组很关键。”该旅领导告诉记者,他们主动探寻夜战的特点规律,研究人员编组需要,努力让侦察行动、指挥协同、火力打击、心战运用形成合力,探索出一批实用管用的战法,实现了力量编组“1+1>2”的效果。

  军媒点评

  打赢“脖子以上”的夜战

  李根萍

  恩格斯指出:“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变革。”随着科技进步和战争样式发展,现代夜战早已颠覆传统模式,尤其是在高科技的夜战夜视装备面前,黑夜变得“单向透明”,夜幕不仅无法遮蔽自己,反而可能欺骗自己。

  不可否认,我军夜战夜视装备与先进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武器制胜论”向来无法成立。抗美援朝战场,装备落后的志愿军照样战胜了装备精良的对手。

  相对于迅速发展武器、缩小装备“代差”,更为紧迫的是要先打赢“脖子以上”的夜战。当前,不少官兵夜战观念守旧、创新动力不足,有的危不施训、险不练兵,有的疲于应付、训练“老一套”,有的单位组织夜训,就是把白天的课目拿到晚上训。长此以往,我们凭什么赢得下一场夜战?

  当传统的优势已不再是优势,以前的标准就无法指导今天的训练。南京军区某旅聚焦未来战场,积极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或许有些难题仍需要时间来研究破解,但他们已清醒敏锐地认识到此,积极探索打赢下一场夜战的招数。此举值得我们引以为鉴,进而主动顺应军事变革的客观规律,研究信息化条件下夜战的制胜机理,锻造出真正能打善战的信息化“夜老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