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实战化训练重点,一次兵寡而刃利的奇袭

●突然性在“抑制敌方作战能量释放”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释放己方作战能量”,能在短时期内给敌人物质和精神上带来沉重打击。未来作战中,在高新武器平台的有力支撑下,作战达成突然性的手段更加丰富、领域更加广泛、模式更加多样。

图片 1

●精确聚释作战能量是信息化战争作战制胜的内在要求,要做到这一点,就要精确选择能量聚释的点位、时机、载体以及聚释的强度。现代战争胜利的标准不断演变,信息时代的战争,更加强调慑服控局,而非传统意义上攻城略地、占领控制,更加注重减少附带损伤,而非地毯式的饱和毁瘫,这就使通过精确、集约、高效地使用作战能量实施精确作战成为客观要求。而信息化武器平台的大量装备与使用,信息与火力的高度融合,也使快速远程投送作战能量,集聚作战能量直捣黄龙、精确打击敌要害目标,释放作战能量以点制面、四两拨千斤、瘫痪敌作战体系等成为现实。

1940年5月10日凌晨3时,德军代号为“花岗岩”的突击小队搭乘11架大型滑翔机,在JU-52运输机的牵引下,从德国奥斯特海姆机场飞向比利时埃本·埃马尔要塞。突击小队经过50分钟飞行,除1架掉队1架提前降落外,其余9架全部降落到要塞顶部,69名德军突击队员击溃十多倍于己的比利时守军,摧毁要塞上控制要道的炮塔,保障德军佯攻部队顺利通过大桥,成功吸引英法主力向法国北部调集。德军突袭比利时埃本·埃马尔要塞行动,被美国前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麦克雷文上将称为特种作战历史上最具决定性意义的一场胜利,其抓住枢纽创新运用、精确计划反复演练、隐蔽突然发起作战、运用先进技术提升效果等做法,对现代条件下实施特种作战具有极为现实的借鉴意义。

军事胜利的奥妙之处在于“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突然性是取得作战优势的制胜条件,在“抑制敌方作战能量释放”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释放己方作战能量”,能在短时期内给敌人物质和精神上带来沉重打击,达成出奇制胜效果。未来作战敌我双方都能够快速获取对手大量信息情报,使战场变得越发透明,作战达成突然性的难度显著增大。与此同时,装备技术发展也使作战达成突然性的手段更加丰富、领域更加广泛、模式更加多样。

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群在军事领域的发展运用,战争手段日趋多样,战争空间持续拓展,作战方式日新月异,同时也催生了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传统的军事训练模式已不适应未来作战方式的需要,必须着眼信息化战争的特点,探寻适应未来战争要求的训练路径。 着眼信息主导制胜,强化信息对抗训练。随着军队信息化装备的发展运用,在未来战争中,战争对抗双方必将围绕夺取制信息权展开激烈的斗争。因此,着眼信息主导制胜机理,各级各类人员应加强对信息系统、信息化装备实战应用的操作技能训练;大力开展复杂电磁环境下信息对抗训练,立足困难情况,针对信息攻防中的重难点问题设置训练课题,注重由过去以文本信息为主向图片、视频、数据等多元信息转变,由提供完整情况为主向提供概略和零散信息转变,由被动接收信息为主向主动查询获取转变,使受训者在海量情报中掌握信息下发和自取相结合的方式方法;加强抗敌信息侦察、干扰、欺骗和摧毁等训练,确保战场网络的稳定、可靠、安全、保密。 着眼以奇制胜,聚焦指挥对抗训练。以奇制胜,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快速且不可逆转地置敌于被动挨打境地。未来战争中,不仅战役战术上以奇制胜成为常态,达成战略突然性的以奇制胜也将成为现实。因此,着眼以奇制胜机理,应大力加强作战对象、作战环境和战例研究,以施计用谋为核心,聚焦指挥对抗训练。全面跟踪敌情动态发展,及时了解其新情况、新特点,搞清对手的编制装备、作战思想和行动方法,做到敌变我变、先变于敌。聚焦实案,研究开战出手快、制敌要害准、控局时效高的战法对策。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各型各类数据链,反复组织作战指挥决策训练,掌握多层级同步研判、多要素一体筹划、分布式联合作业的组织指挥程序和方法。 着眼精确制胜,突出精准作战训练。精确制胜,是指通过精准的作战行动,控制适量的作战能量,释放于敌方作战体系的适当目标,产生破坏、摧毁、控制等预期作战效果。未来作战方式将进一步由粗放式向精确化方向转变。因此,着眼精确制胜机理,应加强机动、打击、评估、保障等精准行动训练。依托卫星定位系统、网络信息系统等现代科技成果,组织部队在复杂生疏险恶的环境中进行全员额、全装备、全天候、全过程的机动训练,达到收放自如、精准到位。运用先进的情报侦察、精确制导等技术手段,抓好适应共享战场态势、快速定位精选目标、合理分配打击力量、信火一体打击、适时评估毁伤效果等精准行动训练。依托综合保障网,抓好作战、后勤、装备保障的精准协同训练,重点组织保障信息传输、保障力量分配、保障物资配送、保障行动精准控制,以提高精确保障能力。 着眼体系制胜,加强联合对抗训练。体系制胜,是指借助作战体系组成、结构和运行方式的优势,进行整体对抗,进而将战争引向胜利。着眼体系制胜,需加强组织作战要素集成训练、模块化编组合成训练和体系对抗训练。侦察预警、筹划决策、信火打击、支援保障等作战要素的编组集成训练,可采取以上带下、多级同步的形式组织实施,促进不同层次相同要素互联互通,优化增强系统功能。作战单元内部各模块化作战编组的合成训练,可采取由下而上、逐级合成的形式组织实施,以促进作战单元合成化程度提高。作战体系的全系统、全要素训练,可采取检验性或对抗性演习的方式组织实施,主要依托信息系统,围绕优化网络结构、优化指挥编组、优化信息流程三个重要环节,统一组织诸军兵种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支前力量,实施实境、实兵、实装、实弹联合演练,促进情报信息、指挥控制、联合打击、整体防护和综合保障的深度融合,以提高整体作战效能。

作战能量;信息化;释放;战争;作战体系;打击;时机;作战效能;能量聚释;战场

抓住枢纽,以新求破。面对法国固若金汤的马其诺防线,德军一改精心准备的“施利芬计划”,将进攻矛头指向所有人都认为不可逾越的阿登森林,试图从侧翼包抄,一举突破法、比赖以抵抗的两条防线。此举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德军佯攻军团能快速通过艾伯特运河上的费尔德韦尔特、弗龙霍芬、凯恩三座大桥,形成从比利时主攻之势。而这三座大桥都在埃本·埃马尔要塞火炮的控制之下。因而,埃本·埃马尔要塞就成为此役之枢纽。埃本·埃马尔要塞顶部以下分为三层,全部为钢筋混凝土结构,深达50余米,可承受德军“斯图卡”轰炸机24小时不间断轰炸。东北和西北是垂直的悬崖峭壁,下面是水流湍急的艾伯特运河,南面设置宽大的反坦克壕和7米高的防护墙,还有1200余名士兵守卫,地面部队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突破。德军采用了当时被视为新式秘密武器的滑翔机,抓住要塞顶部未设防的漏洞,从空中实施突破,一举拿下这个坚固堡垒。在未来作战中,指挥员抓战役枢纽需要关注的问题很多,但通常来讲,须从战略全局选准战役枢纽,要有“战略眼光”;从战役战场的地理条件把握战役枢纽,得其利、避其害;从战役发展的时间概念上把握战役枢纽,因时而定、因时而动。

“突然性”在精妙的战术运用中,方法上强调战术突袭。《孙子兵法·势篇》强调“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从某种程度阐明了战术运用的核心要义就是要“奇”,进而达成突然性,最终取得作战的胜利。从古至今,可以说这条作战取胜的铁律从未改变。“突然性”其实是隐藏在精妙的战术运用当中。未来作战中,由于有体系和高新武器平台的有力支撑,为通过精妙的战术运用达成突然性,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比如,通过创新运用战法手段,可隐蔽作战企图达成突然性,可形成“时间差”达成突然性,可由兵力突然性转向火力突然性等。未来战场态势复杂多变,更应临机而动,出奇招、用奇谋,灵活运用战法手段,通过变换作战程序、调整作战强度、改变作战方向等方法,增加作战的不确定性和突然性。

●精确聚释作战能量是信息化战争作战制胜的内在要求,要做到这一点,就要精确选择能量聚释的点位、时机、载体以及聚释的强度。

精确计划,反复演练。特种作战,兵寡而刃利,力弱而效奇。因而,精确计划、反复演练便成为其扬长避短、取得成功的关键。德军为顺利夺控要塞,通过各种途径获取了要塞设计图,计算出顶部便于滑翔机着陆的场地面积,获知只有面北的炮塔才对三座大桥构成威胁。精准的情报减少了未知因素,为简化作战计划提供了有力支撑。计划人员根据要塞顶部面积和需要摧毁的炮塔数量,精确计算出突击队规模,规划出飞行航线,并制作了一个与要塞一模一样的沙盘供突击队员熟悉任务。计划拟定后,滑翔员被送到专业滑翔运动中心进行滑翔训练,突击队员被派往高级爆破学校学习爆破技术,熟悉火炮、防空武器系统,并在类似的要塞上进行实际爆破。最后,突击小队在沙盘上进行反复合练,熟悉每一个目标和爆破动作,检验计划的漏洞、团队的合作和每名队员的任务完成度。正是进行了精确计划和反复训练,突击小队精准地降落在要塞顶部,在极短时间内顺利完成任务。未来联合作战,战场情况将更加复杂多变,精确计划和反复训练将更加重要,成为作战取得胜利的必要前提和基础。

“突然性”在高新的武器平台中,手段上突出技术突袭。战场上战术突然性固然重要,但随着新型武器装备不断问世,新技术的首次运用更能达成超出想象的突然性。任何作战行动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为之服务。一项新技术的使用,可以带动一系列武器装备的更新。拥有新技术装备的一方如达成“技术突然性”,便可“先声夺人”,产生出敌不意、令敌应对无策的效果,一举达成作战目的。英军在索姆河战役中首次使用坦克,吓得德军士兵纷纷逃窜;苏军在库尔斯克会战中首次大量使用反坦克炸弹,有效毁伤了德军坦克集团;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表明,隐身轰炸机、精确制导武器、高技术侦察器材、高性能电子干扰机等都为达成突然性提供了可能。不难看出,谁率先掌握某种新技术、最先使用某种新装备,谁就可能在未来作战中制造出新的突然性。未来作战中,由于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将不断物化于高新武器平台中,武器平台将呈现出隐性化、微型化、精确化、智能化、远程化、全天候等特点,这些都为达成作战的突然性提供了新的可能。

精确作战是信息化战争的一个基本特点。精确地集聚与释放作战能量是实施精确作战、实现作战制胜的内在要求。精确聚释作战能量,就是要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恰当的方式将作战能量集聚起来并释放于最恰当的点位,既达成预定作战目的,又最大限度降低战争消耗和附带损伤。

隐蔽企图,突然发动。就特种作战特点来讲,“发现即失败”。隐蔽企图,是降低作战风险、确保行动成功的前提。“花岗岩”突击小队从接到命令到攻击行动开始,只有队长知道目标的确切名字和地点。突击队每转移一个地方,就要换一次名字。为了掩人耳目,突击队还制订了欺骗计划,在当地报纸散布假新闻和假消息,并使用烟雾制造机制造浓烟,来掩盖滑翔员的训练活动,躲避空中侦察。隐蔽企图,为的就是在对方最意想不到的时机,采用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发动突然猛烈的打击。突击小队利用夜暗,以最不可思议的“自杀”式着陆方式从天而落。比利时守军被这些无声无息朝着要塞飞来的“大鸟”惊呆了,一度不曾开火。在比军还未集中起来抗击时,突击队已纷纷着陆,直接冲向目标。在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中,坚固炮塔瞬间土崩瓦解,极大震惊了守军,摧毁其抵抗意志,达成了突然发起作战之目的。在未来信息化联合作战中,侦察手段更加多样,战场信息更加透明,攻方的隐蔽工作虽然无法阻止对方做好防范工作,但如果能够采取有效的欺骗、隐蔽手段,可以防止对方获得行动的具体细节,从而为达成作战突然性奠定基础。隐蔽企图、突然发动,也就成为未来作战“一击决胜负”的精要所在。

“突然性”在复杂的作战体系中,效果上转向系统突袭。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依靠单件武器平台或单一军兵种、单个谋略所达成的突然性是有限的,体系可使其各要素融合联动,单元之间密切配合,使得作战行动“悄无声息,神出鬼没”,进而达成突然性。并且这种突然性具有先天的“隐藏”特性,很难“一眼就能看出来”,令敌方难以察觉。以往战争中,往往仅靠单一作战要素就能达成战场突然性。二战中德军以“闪击战”达成了陆战场的突然性,以“群狼战术”达成了海战场的突然性,以“伞兵战术”达成了空战场的突然性。未来作战,是通过信息系统把各种作战力量、作战单元和作战要素链接在一起,形成集综合感知、高效指控、全维防护、综合保障于一体的整体作战。比如,美军击毙本·拉登和俄军击毙杜达耶夫的行动,正是依托其完善的作战体系,达成了行动的突然性,实现了行动目的。同时,即使利用单要素对其某一局部达成突然性,但若不伤及“大脑”和“中枢”,仍难对敌整个作战体系产生较大破坏。因此必须树立要素联动思想,以非对称攻势行动为主导,以夺取战场综合控制权为枢纽,运用软硬结合的作战手段达成系统的突然性,才能在夺取各类制权行动中抢占先机。

精定作战能量聚释点位。作战能量释放点位选择得好,作战效能就高,就容易达成“四两拨千斤”的功效。打击目标要选准。依据掌握的情报信息,着眼己方作战企图、作战优长和敌方作战体系实际,着力精选对敌作战体系起支撑和纽带作用的“重心”目标,如指挥系统、侦察预警系统、通信枢纽、网络节点等,实施精确、连续、有效打击,进而使敌作战体系产生结构性破坏,降低其整体作战效能,最终丧失控制战局或继续对抗的能力。打击顺序要定好。实际作战中,对敌方目标往往很难一次性实现全面覆盖、有效毁伤。因此,就有必要根据任务需求、目标地位作用、己方打击能力等因素,区分作战目标的轻重缓急,根据优先等级合理确定打击顺序,提高单个目标打击对敌方整个作战体系的影响力、破坏力。调整目标要适时。由于网络系统节点的可变性强,敌作战体系中的要害节点目标会随着作战重心的位移而变更。这就要求我们,必须紧扣不同阶段的作战重心,判明各类目标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准确找出敌作战体系的要害节点,适时调整打击的目标及顺序,动态区分作战任务,始终抓住“重心”目标精确释放作战能量,确保整体作战效能的充分、有序、有效发挥。

技术支撑,行动果断。德军突袭埃本·埃马尔要塞,采用了两项新技术。一是滑翔技术。1933年,德国人亚历山大·利皮施发明了大型滑翔机,很快被德国空军用于实战化研究。到1939年,德国已经生产出具有实战价值的DFS-230型滑翔机。但是,该型机不具备短距着陆功能,也从未在实战中运用过。为满足实战要求,突击队联系DFS公司对滑翔机进行了全面改装,确保滑翔机能迅速在规定距离上停止,同时还不会对突击队员造成危险。二是聚能爆破技术。这是由美国人查理斯·门罗于1888年发明的聚能炸药改装而成,可使少量炸药产生极大的杀伤效果,对钢铁和混凝土具有巨大的穿透力,并杀伤内部人员。为确保破坏效果,研究人员专门找到与要塞相似的堡垒进行实爆实测。这两项技术在当时都属于先进技术,在运用中存在极大危险性。但是,突击队员做到了胆大心细,在反复训练中掌握了方法技巧。正是这两项先进技术的运用,加上突击队员的较高素养,在突击过程中对要塞守军产生了极大震撼。事实证明,科学技术注入作战体系,能促进作战样式和作战方法的极大变革,尤其是与高素质的军人相结合时,就能产生极大的战场威力。

精选作战能量聚释时机。“必胜之法,合变之形,在于机也。”信息化战争的时空特性与以往战争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战场空间融为一体,战略、战役、战术行动界限趋于模糊,作战中的时间要素在不断升值,战争已经进入发现即摧毁的“秒杀”时代,能否抓住有利时机采取适当的行动,已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善于乘机释能。即利用敌人所犯错误或暴露出来的弱点,乘虚而入,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比如,当敌因某种原因麻痹大意、疏于戒备时,敌出现主观判断、兵力部署、协调有隙、重要节点暴露等方面错误时,均可乘机发起攻击,释放作战能量以夺取主动。善于伺机释能。一时无隙可乘时,不要轻举妄动,而应冷静地观察战场态势的变化,耐心等待有利时机的出现,以便为己所用。善于造机释能。即创造有利时机释放作战能量。就是在时机不太明显或对我不甚有利时,通过自己主观指导上的努力,灵活运用各种方式、方法和手段,调动诱使敌人出现错误或暴露弱点,以便造成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态势。一旦造机成功,就应立即展开作战行动,有效释放作战能量。

精组作战能量聚释载体。科学精确地将各种作战能量载体组合运用,是实现最佳作战效能的客观要求。信息网络将各种武器平台、多维作战力量融合成一个紧密联结、互为补充的信息火力一体的完整打击体系,为作战能量载体的科学精确组合创造了条件。精组作战能量释放载体,就是依托信息系统,将分散部署的各种离散的点状作战能量,凝结成具有弹性伸缩、重组再生、反应灵敏的“作战能量网”,根据作战任务需要和战场条件有机组合作战能量并进行功能耦合,通过模块化编组达成效能的相互利用,进而实现能量及时精确高效释放和整体作战效能的倍增。要围绕任务组合。即依据攻击目标节点的性质和攻击所要达到的效果,着眼各种作战力量、武器平台等功能、特点和优长进行科学编组,以便快速对敌实施信息攻击、火力打击和兵力突击。要聚焦优势融合。依据对作战目标的毁伤效果要求,按照“精兵作战”原则,把所有参战力量中最适合有效完成此项作战任务的兵力兵器挑选出来,重新进行作战编组,形成强大、精干、有效的打击“拳头”,在信息系统的统一调控下,实现科学、高效的精确释能。要动态临机配合。信息化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这就要求形成动态化的临机聚能释能机制。作战编组要有弹性,可以根据需要科学增减作战力量、武器平台或弹药种类,以保持作战效能的稳定性和持续性。

精控作战能量聚释强度。现代战争胜利的标准不断演变,信息时代的战争,更加强调慑服控局,而非传统意义上攻城略地、占领控制,更加注重减少附带损伤,而非地毯式的饱和毁瘫,这就使通过精确、集约、高效地使用作战能量实施精确作战成为客观要求。而信息化武器平台的大量装备与使用,信息与火力的高度融合,也使快速远程投送作战能量,集聚作战能量直捣黄龙、精确打击敌要害目标,释放作战能量以点制面、四两拨千斤、瘫痪敌作战体系等成为现实。因此,在实际作战中,必须精确控制作战能量释放的强度。具体来说,就是要改变传统的轮番轰炸、以面状覆盖求点目标杀伤的概略粗放式打击方法,遵循“合理够用”的原则,通过对达成作战目的所需能量的准确评估,在决定性的时间和空间,合理投入与任务需求相适应的作战能量,避免能量的超载投入,实施能量强度可控的精确打击,在确保实现预期作战目标的前提下,尽量减少作战行动带来的负面效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