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对于前景变得有些谨慎,对华贸易逆差为6月来最低

图片 1

华盛顿3月27日 - 美国1月贸易逆差降幅为10个月来最大,因汽车出口增加,且中国可能加大了大豆采购,推动出口四个月来首次增长,并为接踵而至的疲弱经济数据提供了喘息之机。

图片 2

华盛顿10月26日 - 由于与关税相关的大豆出口下降部分被近四年来最强劲的消费者支出所抵消,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的放缓幅度小于预期,使得今年增速有望达到特朗普政府的3%目标。

图为美国媒体报道的讽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Trade War)的漫画。

图片 3

由于出口下降和库存量减少抵消了四年半来最大的消费者支出增长,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的放缓幅度略大于最初的预期。

图片 4

(参考消息网9月29日报道)新媒称,关于美国经济的最新数据显示,特朗普总统不断升级的贸易战正在对本季度经济增长造成明显的拖累。

资料图片:2018年7月,美国加州长滩,一艘马士基航运公司的集装箱货轮准备离港。REUTERS/Mike Blake

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第二季度GDP数据显示,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从初值2.1%下调至2.0%,一季度经济增长率为3.1%,今年上半年增长了2.6%。向下修正符合经济学家的预期。

2018年7月16日,美国洛杉矶,卡车运送港口集装箱。REUTERS/Mike Blake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9月28日报道,美国商务部9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食品、工业品和汽车出口下降,8月份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意外增加到758亿美元,是6个月以来最高水平,接近历史最高纪录。商务部的另一份报告显示企业投资放缓,美国工厂的商业设备订单经过一段时间的强劲增长之后在8月份出现下降,而商业设备出货量也放慢增长。

美国商务部周三发布的数据显示,政治敏感的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出现近三年来的最大收窄,因来自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进口大幅下降。1月对华贸易逆差总计345亿美元,为6月来最低。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议程的一项重点工作。

从收入方面来衡量,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GDI与GDP的平均值)二季度增长率为2.1%,较一季度增长3.2%有所放缓。

美国商务部周五公布的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首次估值报告显示,GDP环比年率为增长3.5%,也得益于库存投资激增和政府支出稳健。

摩根大通(J.P. Morgan)、阿默斯特-皮尔庞特证券公司(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和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调低了对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在9月27日的数据之前,彭博调查得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预估中值是增长3%。

美中贸易逆差的减少是美国1月贸易逆差总额减少近15%,至511亿美元的主要原因。

消费者支出的增长(占美国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以上)在第二季度以4.7%的速度飙升。这是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快速度,并且比上个月估计的4.3%略有上调。

虽然这要慢于第二季度的4.2%增速,但仍然超过了潜在增速--经济学家认为约为2%。但经济扩张已出现警讯。目前美国经济扩张现在已经是第九年,为记录第二长。

虽然分析师指出,第二季度大豆出口激增,因此贸易逆差部分反映了大豆出口意料之中的反转,另外GDP增长预计仍将保持稳固,但毫无疑问的是贸易战加剧了数据的波动。另外,贸易逆差扩大也与特朗普的目标背道而驰,凸显了在国内需求强劲(往往会刺激进口)和其他国家实施报复性关税的情况下,特朗普实现缩减贸易逆差的目标面临艰巨挑战。

整体贸易逆差收窄幅度大于预期,是一个亮点,此前包括零售销售、制造业和房屋开工在内的一系列疲弱数据令经济学家预计第一季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

国内生产总值报告显示,第二季度贸易逆差扩大至9,825亿美元,而不是上个月报告的9,787亿美元。贸易从上个季度的GDP增长率上调了0.72个百分点,而不是之前报道的0.65个百分点。

企业支出停滞不前,住宅投资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这表明1.5万亿美元减税措施的推动作用正在消退,而利率升高则在损害房地产市场。

彭博社引述欧洲智库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首席经济师伊恩·谢泼德森(Ian Shepherdson)就8月份贸易逆差发布的报告说:“数据很严峻……政府将第二季度逆差下降归功于其贸易政策,但是跟以往一样,现在已经揭穿。”

“至少,美国贸易逆差缓和了所有其他负面数据带来的部分冲击。”BMO Capital Markets资深分析师Jennifer Lee表示。

库存增长在第二季度从先前估计的717亿美元的速度下调至690亿美元。库存从上季度的GDP增长率上升了0.91个百分点,而不是7月报告的0.86个百分点。库存积累放缓反映出强劲的消费支出和不确定的经济前景。

“在减税资金用光之后,经济将会面临算总帐之日,但就今天来说,华盛顿确实有一些东西值得吹嘘,”纽约三菱东京日联银行首席金融经济学家鲁普基(Chris Rupkey) 。

9月27日的另一份报告显示,在中美这全球两大经济体发生贸易摩擦之际,全球贸易正在继续逐渐失去动力。运输和物流公司DHL表示,其贸易指标在9月份减弱,降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表明未来几个月增长进一步放缓。

即使情况有所改善,但贸易逆差仍然很大,尽管特朗普采取了大幅削减贸易逆差的政策。白宫的贸易保护主义关税使美国陷入了与中国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并引发了其他贸易伙伴的报复性关税。

增长分类账的收入方面受到连续两个季度下跌后利润反弹的支撑。除去库存估值和资本消耗调整的税后利润,与标普500指数的利润相对应,在第一季度下降1.5%后增长了4.8%。

调查的经济学家此前预测第三季度GDP增长3.3%。财政刺激计划是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措施的一部分,以便在可持续的基础上将年增长率提高到3%。

同样在9月27日,世界贸易组织(WTO)下调了对截至2019年底的全球商业预期,警告称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紧张局势日益威胁经济增长。虽然经济学家认为,现在就准确衡量贸易争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为时尚早,但由于各种经济阻力和不确定性不太可能很快消退,因此投资者有必要对数据加以关注。

美国商务部表示,贸易逆差下降14.6%,至511亿美元,为2018年3月以来最大降幅,因国内石油产量增加和原油价格下跌抑制了进口。调查的分析师此前预计,1月贸易逆差将收窄至570亿美元。

第二季度商业投资下降至未经修正的0.6%,这是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的首次收缩。政府投资的增长被下调。住宅建筑支出连续第六个季度收缩,这是自大衰退以来最长的一段时间。

然而,美国政府也陷入与中国的激烈贸易战,并与其他贸易伙伴发生贸易争端。上一季度的增长放缓,主要反映了北京对包括大豆在内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的影响。

美国去年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北京方面则对价值1,1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包括大豆和其他大宗商品)征收关税予以反击。

美国经济扩张已进入第11个年头,但最近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反转引发了人们对经济衰退的担忧。虽然制造业和住房数据显示经济在第三季度初期继续放缓,但在近50年来最低失业率的支持下,强劲的消费支出缓解了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同时劳工部公布的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由21.1万人微升至21.5万人。

在关税7月初生效之前,美国农户加紧向中国出货,推动了第二季度GDP的增长。从那以后,大豆出口逐月下降,扩大了贸易逆差。石油的出口也出现减少。

特朗普推迟了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与此同时,为解决持续八个月的贸易战而进行的谈判仍在继续。北京方面承诺,将恢复对美国大豆的大宗采购,此前在贸易战最激烈时期中国取消了大豆订单。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在一次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经济处于“有利的地位”,但重申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以保持经济扩张走上正轨。由于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联储自2008年以来首次将短期利率上调25个基点。在美联储9月17日至18日的政策会议上,金融市场的价格已经完全降低了25个百分点。

然而,强劲的国内需求刺激了消费品和汽车的进口。贸易逆差扩大,把第三季GDP增长率削掉了1.78个百分点。这是自1985年第二季度以来对GDP拖累最严重的一次。贸易为4-6月的经济成长贡献了1.22个百分点。

预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长努钦本周将在中国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举行新一轮会谈。

随着白宫1.5万亿美元减税计划的刺激和政府消费突然消退,经济也在失去速度。经济学家预测今年的增长率约为2.5%,低于特朗普政府3%的目标。

进口的反弹也反映了企业在美国进口关税于第三季度末生效之前抓紧囤货。

1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下降了6.4%。此前几个月,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大幅增加,原因是美国企业提前装运了家具和家用电器等商品,以防要被征收更多关税。

进口需要从GDP中减掉。但部分进口可能最终进入仓库,导致库存增加,为GDP增长做出贡献。

**促使小幅上调成长预估**

在第二季度减少368亿美元之后,第三季库存增加了763亿美元。

经通胀调整后,1月份商品贸易逆差减少78亿美元,至838亿美元。这项所谓的实际商品贸易逆差下降,促使经济学家上调了第一季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

因此,库存投资为GDP增幅添加了2.07个百分点,这是自2015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大贡献值。库存投资把第二季度GDP增幅减掉了1.1个百分点。

高盛将美国首季GDP增长预期上调0.3个百分点,环比年率增幅预计为0.9%。政府上月公布,美国经济去年第四季成长2.6%。

**稳健的消费者支出**

但当政府周四公布修正数据时,这一预估可能会被下调,因12月部分经济数据弱于此前认为的。

“贸易政策也可能推动了净出口和库存的大幅波动,”纽约摩根大通的分析师Michael Feroli表示。“这种动态可能持续到第四季度。”

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小幅上涨。美国公债价格上扬,华尔街股市下跌。

排除贸易和库存的影响,第三季度GDP增长率为3.1%,而4-6月为4.0%。

1月出口增加0.9%,至2,073亿美元,拉低贸易逆差。1月大豆出口增长9亿美元,至12亿美元。预计2月将进一步增加,工业和政府数据显示,中国的大豆购买量有所增加。

上述数据公布后,美元兑一篮子货币短暂升至两个月高位。

1月,汽车和零部件出口增加了12亿美元。不过,出口增长继续受到全球需求放缓和美元去年走强的制约,美元走强使美国商品在国外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

美国股市周五标普500指数收在5月初以来最低,因科技和网络股遭进一步抛售,纳斯达克市场结束大幅震荡的一周,期间该指数确认进入修正区间。美国公债下跌。

这给经常帐户带来了压力。

尽管最近由于股市抛售和美国公债收益率上升导致金融市场状况收紧,但预计第三季度的强劲增长将使美联储继续在12月再次加息。

1月,资本财出口下降8亿美元,民用飞机出口下降13亿美元。尽管大豆出口上升,但对中国的大豆出口仍是2010年9月以来最小的。

GDP报告显示,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第三季度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初值为上涨1.6%,该指数在4月至6月当季上涨2.1%。

1月进口下降2.6%,至2,585亿美元的七个月低点。资本财进口下降30亿美元,电脑配件进口下降9亿美元。半导体和民用飞机的进口也有所下降。

占美国经济活动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费者支出第三季度增长4.0%。这是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快速度,第二季度增长了3.8%。

资本财进口疲软表明企业设备支出放缓。不过,1月消费品、汽车和零部件的进口有所增加。

然而,尽管失业率处于接近49年低点的3.7%,但薪资增长仍然缓慢,预计消费支出增长动能将会放缓。此外,股市动荡也减少了家庭财富。

原油进口下降14亿美元,反映出油价下降。今年1月,进口油价平均为每桶42.59美元,为2016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第二季度增长4.6%之后,第三季企业的设备支出增长0.4%,是两年来最慢增速。企业不容易招聘到所需工人,而进口关税则正在增加制造成本。

“随着大豆付运继续攀升,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出口将进一步上升。”花旗集团驻纽约经济学家Andrew Hollenhorst表示,“然而,与关税相关的进口下降不太可能重演。”

“看来大多数企业领导对于未来的看法都变得有些谨慎,并且不愿承诺重大投资计划,”宾夕法尼亚州Naroff Economic Advisors的首席经济学家Joel Naroff表示。

在周三公布的第二份报告中,美国商务部表示,美国经常帐赤字去年第四季增长6.1%,至1,344亿美元的10年高点。这相当于GDP的2.6%,为2012年第二季以来的最高水平,高于7月至9月期间的2.5%。经常帐赤字衡量的是商品、服务和投资进出美国的情况。

第三季度住房市场以逾一年来的最快速度萎缩,也削弱了经济前景。

2018年,美国经常帐赤字增长8.8%,达到10年来的最高点,为4,885亿美元。2018年全年,经常帐赤字相当于GDP的比例平均为2.4%,为2012年以来最高,2017年为2.3%。

编译 张涛;审校 张荻

编译 李军;审校 刘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