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试验新型巨型炸弹,亚核武器

>BLU-82滚球美国

美军为进攻伊拉克研制和改进了多种武器装备,新型燃料空气炸弹——“高威力空爆炸弹”是其中之一。美军于2003年3月11日下午在艾格林基地试验了重达21000磅爆炸威力巨大的新型超级常规炸弹。MOAB新型超级巨型常规炸弹由美国空军实验室从2002财年开始研制,初步定于2003年末研制成功。图1 MOAB安放在支架上准备装运到C-130运输机该弹是20世纪60年代开始研制BLU-82/B炸弹的改进型,它装有18000磅硝胺胶质炸药和铝粉,其爆炸威力超出BLU-82/B炸弹40%。该炸弹爆炸威力巨大,在目标上空产生可燃云团,引燃后产生超强冲击波毁伤目标。能摧毁伊拉克的地面目标和深埋地下的目标,如摧毁深藏洞穴的指挥中心和地面集群坦克,杀伤离爆炸中心几百米内的人员。新型巨型炸弹采用卫星制导系统,加装了尾舵装置,具有精确打击能力,能使落点精度在13米之内。这种巨型炸弹用C-130大型运输机投放。图2 MOAB的尾部组件自越南战争之后,美军燃料空气炸弹已经发展了三代,第一代以GBU-55B为代表,该弹为子母弹,是美军在越战中使用的燃料空气炸弹中数量最多的一种,重750公斤,内装3枚子弹药,每枚子弹药通过一个减速伞控制下降,由引信发火起爆,可使半径20~30米范围内的人员遭到严重杀伤,并会使半径20~25米范围内的地雷被引爆;美军第二代燃料空气弹主要有GBU-72燃料空气炸弹,也是一种子母弹,重1吨,内装3枚子弹药,采用了新的引爆系统,其中包括一个近炸引信和一个起爆器,其威力相当于第一代燃料空气炸弹的4~5倍;第三代燃料空气炸弹的设计特点是将老式燃料空气炸弹的二次起爆机制改为一次起爆,从而简化武器结构,提高武器性能,拓宽应用范围,增强自身生存能力和降低费效比,冲击波速度更快、作用距离更远、破坏力更大,威力可达到相同重量梯恩梯炸药的9~11倍,这次试验的MOAB炸弹,便是第三代燃料空气炸弹的典型代表。图3 新型燃料空气炸弹MOAB试验实景BLU-82炸弹是美国20世纪60年代开始研制成功。该弹重6750公斤,用C-130运输机在8000英尺高空上将BLU-82/B炸弹投放出去,爆炸后其杀伤半径为300~900英尺,产生的冲击波超压可将距爆炸中心260英尺远、150英尺高的大树放倒;500英尺以内人的听觉将受到严重损害。除此之外,能够对敌方士兵的心理造成严重影响。在越南战争中曾用它为直升机开辟着陆场地。图4 美国BLU-82/B炸弹图5 美国BLU-82/B炸弹投弹示意图在阿富汗战争中,美国曾使用该武器对付躲藏在山洞内塔利班和基地组织部队。美国曾在20世纪70年代生产了225枚BLU-82/B炸弹。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国也曾使用过该武器。

图片 1

解放军专家:巨型炸弹的发展可能是个错误

BLU-82真空炸弹绰号“滚球”,是一种专门杀伤藏匿在洞穴及建筑物内人员的燃料汽化高爆炸弹,有时也用于为直升机开辟降落场。该炸弹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常规炸弹,外形短粗,弹体像大铁桶,弹头为圆锥形,前端装有一根钢管,管子的前端装有M9 04型引信。炸弹没有尾翼装置,但装有降落伞系统,以保证炸弹下降时的稳定。

说起温压弹就要提及它的前身“空气燃烧弹”,最早直观的认知“空气燃烧弹”的威力是在电影《恐怖地带》当中,电影的开头就是非洲中部某国的一个雇佣军基地发射了一种奇怪的恶性传染疾病,任何抗生素都无济于事,就连雇佣军基地里的军医都被传染濒临死亡...美军知道此事之后迅速的派出两名传染病专家全身防护进入到雇佣军基地,在抽取了患者的血液样本之后,美军的运输机携带BLU–82型“空气燃烧弹”对基地进行轰炸。

9月12日,俄罗斯媒体报道,俄军方成功试爆了当今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常规炸弹——“炸弹之父”。随后,美国媒体又报道,美国已拥有一种超级常规炸弹,比俄不久前宣布成功空投的“炸弹之父”威力更大。短短几天之内,关于巨型炸弹的消息震动了各国军界。“炸弹之父”的威力何在?巨型炸弹在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记者专访了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赵继臣教授。

结构特点

由于“空气燃烧弹”爆炸之后会产生2000度的高温,并且在爆炸区内将氧气完全消耗掉,作用时间长达4分钟,高温加上窒息任何生物都会被消灭...但是,在美军轰炸之前有一只非洲叶猴进入到了基地并且接触到了患者,将“伊波拉病毒”带走...十多年的时间内这只带毒非洲叶猴交配产子...病毒发生了变异,还通过非法的宠物交易躲过美国海关,进入到了一个美国小镇中,随即小镇爆发了“伊波拉病毒”...。

问:赵教授,对于“巨型炸弹”,很多人还不太了解。您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种炸弹吗?它与别的炸弹到底有什么不同?

BLU-82是一种云爆弹,战斗部装有5715公斤的GSX浆状炸药。炸药主要成分为硝酸铵、铝粉和聚苯乙烯。当飞机将其投掷出去以后,弹壳里流出液体混合剂,在距地面30米处首次爆炸,形成一片雾状云团落向地面;在接近地表的几米处再次引爆,发生爆炸,产生强大冲击波,可杀伤半径600米内的人员,在半径100~270米范围内,可大量摧毁敌方装备,同时还可形成直径约150~200米的真空杀伤区。在这一区域内,由于缺乏氧气,即使潜伏在洞穴内的人也会窒息而死。该炸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回声和闪光还能极大地震撼敌军士气,使藏在山洞里的人丧魂失魄,因此,其心理战效果也十分明显。炸弹的杀伤能力可超过20枚“飞毛腿”导弹。国外有人称之为“小型原子弹”。

BLU–82巨型“空气燃烧弹”,外形像一个巨型陀螺,为了多装填“空气燃料”它的外壳是由6毫米的薄钢板制成,远低于一般航弹的20毫米。

答:9月11日,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亚历山大·鲁克申上将在当地电视新闻节目中宣布:“俄已研制成功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常规真空炸弹”,并播放了这种真空炸弹用战略轰炸机投放试验的录像片段。鲁克申宣称,“其威力可与核弹相媲美”,俄军事技术人员将这次研制成功的真空炸弹称为“炸弹之父”。

由于该炸弹重量太大,没有任何轰炸机的挂架能够承受这样的重量,因此,必须由空军特种作战部队的MC-130H“战斗魔爪”特种任务支援飞机实施投放。为防止BLU-82的巨大威力伤及载机,飞机投弹时距离地面的高度必须在1800米以上。

简单的介绍完剧情后回到“空气燃烧弹”的话题,剧中杀伤范围10平方公里的“大杀器”BLU–82型“空气燃烧弹”,是在GBU–43/B“炸弹之母”未服役之前美军武器库当中破坏威力最大的常规炸弹,该弹重达6.8吨,由于直径太粗和重量太大,一般战斗机不可能挂载,只能由C–130运输机和CH–54吊运直升机携带,在3000米的高空投掷。

实际上,常规真空炸弹俗称“温压弹”,是常规弹药的一种。其实美军早就有类似的真空炸弹,被称为“巨型炸弹”,去年美军又研制实验成功了“炸弹之母”。

C–130“大力神”运输机投掷BLU–82之前要把它安装在一辆滑车上,使用特制的木架将它安放好再用铁链固定,在临上飞机之前将炸弹的“引爆探杆”安装好。

巨型真空炸弹是一种常规航空武器,它的使用方式一般是用飞机从空中投放,作用机理是:飞机在高空将炸弹投放后,炸弹在空中一定的高度被引爆,高爆炸药被释放到空气中;而后再次引发有氧爆炸和有氧燃烧,从而产生高压冲击波、高热能和无氧区,以摧毁武器装备、建筑物,并导致生物窒息死亡。这种巨型真空炸弹主要用于打击战场上的面状目标和集群目标,比如敌机场、兵营、军事基地和森林地带内的有生力量等。

当C–130飞抵轰炸区后将尾门打开,滑车顺运输机地板上的滑道被推出机外,同时弹尾减速伞打开使BLU–82尖部的“引爆探杆”朝下,较缓慢坠落。

传统炸弹的杀伤机理是通过炸弹爆炸后弹片飞射对目标造成破坏和杀伤,有效杀伤半径一般不超过100米;而巨型真空炸弹主要靠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和超高压、高温来摧毁和杀伤目标,有效杀伤半径可以达到数百米。因此,巨型炸弹的杀伤范围和破坏威力是传统炸弹不能比拟的。

“引爆探杆”一定要朝下,这样才能在触地的一刹那激发引信,再引爆高能炸药,产生巨大的能量和热量后才能进一步的引爆空气燃料。

问:各国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种巨型炸弹的?它对于现代战争的意义在哪里?

在3000米空中拍摄到的BLU–82快要接近地面的照片。

答:人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种巨型炸弹没有确切的记录。但人类研究巨型炮弹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国造的“炮王——多拉火炮”使用的巨型炮弹重达7吨,它在德军东征苏联和波兰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炮弹增大,杀伤破坏力自然增大,这已被战争实践所证明。我想航空炸弹的研制由小到大,同样受这一因素的影响。

然后就是轰隆一声巨响,死神的降临!10平方公里内生物荡然无存,BLU–81在越南战争中除了毁灭村庄和消灭有生力量之外,还有在丛林深处开辟直升机降落场的作用,就是利用它的巨大破坏力将树、灌木、高草扫平,便于直升机大部队实施机降。

巨型炸弹的研制背景和动因,可能与核武器使用的局限性有关。论威力,核弹药的威力要比常规弹药的威力大得多,但由于受到多种限制,战后一直没有被用于实战。为了既能实现对敌人实施大规模杀伤和破坏的目的,又不致于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国际法的制裁,“巨型炸弹”是一种“合适”的手段。鲁克申上将所说的俄罗斯拥有这种炸弹“没有违反俄罗斯签署的任何军事协议”就道明了这一点。

BLU–82的空气燃料是由硝酸铵和硝酸铝混合液组成,图片里粒状体就是硝酸铵,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晶体,猛烈撞击或者受热后会产生剧烈的爆炸,它在民用上是作为化肥的原料,化肥当中的“氮肥”就是由它制成的,当然它也可以制造硝铵炸药,用于矿山爆破作业。

问:在曾经发生过的战争中,各国有没有使用过这种巨型炸弹?打击效果如何?

这个像白糖的晶体是硝酸铝,同样会在一定条件的撞击和遇热时产生剧烈爆炸反应,还会产生强烈的高温和剧毒浓烟,吸入之后极短时间就会死亡,这两种化学品混合在一起之后不但会剧烈爆炸、燃烧,还会出现大量的耗氧现象,这样就能将爆炸区内掩体、坑道、工事内的人员也一并歼灭,在长达4分钟的时间无氧和2000度高温环境下存活率为零,也正是由于“空气燃烧弹”的巨大威力,美军才对它非常重视,并且它的制造价格很便宜,空气燃料更是一般性的化工产品,对于美国这个有“杜邦公司”这类化学工业大国来说是垂手可得的,制造成本低,使用效果佳的武器任何军队都会喜欢。

答:据有关资料介绍,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就曾经使用过类似的真空炸弹,主要用于杀伤地面武装人员,引爆地雷,清除地面威胁,为美军直升机安全着陆创造条件。

从装备的时间算起,美军装备的第一型“空气燃烧弹”是CBU–55B型220公斤空气燃烧弹,就是图片上的这一个,由于重量比较轻它可以被侵越美军的所有型号战斗机挂载,使用的灵活性大大的提高!

阿富汗战争中,美军曾使用过BLU-82巨型炸弹,这种炸弹重6800多公斤,用C-130运输机投放,“能将方圆550米的物体化为灰烬”。

CBU–55B型“空气燃烧弹”内装的空气燃料是环氧乙烷,它是一种在常温环境下就能形成蒸汽状的有毒气体,其形成蒸汽后与空气接触后会形成广阔性的爆炸混合物,遇到明火或者高温后形成剧烈的爆炸和严重的耗氧!

问:有武器专家表示,各国研制的“巨型炸弹”,由于数量有限,它的宣传意义远远高于实战价值。您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CBU–55B是子母弹形式的航弹,内部装三枚BLU–74/B油气弹,每一个弹体内装33公斤环氧乙烷,空投到一定高度后解锁装置炸开堵盖,将三枚子弹药逐一释放出来,在子弹药头部也有引爆探杆,触地后引爆子炸弹的引信将弹体炸开,将环氧乙烷释放并且与空气混合,形成气溶胶气团,气团受炸药爆炸后产生的高温高热影响下也随之引爆,在15米的炸点半径之内形成2.9兆帕的超强冲击波和摄氏2000度的高温,并且大量的消耗氧气...威力非常巨大。

答:我基本同意这一说法。正像有关媒体报道的那样,使用“炸弹之父”打击恐怖主义是“不现实的”。因为恐怖分子的活动是隐蔽、分散和不确定的,有的甚至混迹于闹市区,所以,“巨型炸弹”很难派上用场。即使在未来战争中能派上用场,其使用的机会也不会很多,这是由信息化战场的特点决定的。因此,它的宣传意义远远大于实用意义,威慑意义要大于实战意义。

CH–54吊运直升机也能吊运BLU–82空气燃烧弹。

俄罗斯今年8月刚刚恢复了中断15年的远程战略轰炸机例行战斗值班飞行,9月11日就使用图—160型战略轰炸机投放“炸弹之父”试验,这决不会是一种巧合;俄罗斯将超级炸弹比作“炸弹之父”,与美国去年试验的“炸弹之母”如此对称,不能说没有内在的意义。但愿他们之间不要把“父”“母”之争演变为新一轮军备竞赛。

1975年4月21越南统一战争期间,南越军队动用了三架C–130运输机对西贡外围的北越军队投掷了120枚CBU–55/B,毁伤面积500万平方米,造成了北越军队一个机械化旅和一个主力团被歼灭,许多人就是因为窒息而死,挣扎的惨状让人目不忍睹。

问:您认为,制造出杀伤力越来越大的“巨型炸弹”,是不是武器发展的一个趋势?

炸弹“它妈”美军GBU–43/B“炸弹之母”巨型温压弹和炸弹“它爹”俄军“空投高功率真空弹”АBБПМ巨型温压弹,它们都是目前世界上威力仅次于核弹的武器,如果按照破坏效果来看都相当于1000TNT当量的核弹。

答:“巨型炸弹”的主要作用在于摧毁和杀伤面状目标和集群目标。而未来信息化战场更加强调精确打击和精确毁伤,非接触作战也将成为未来作战的基本样式。从这个意义上说,“巨型炸弹”在未来信息化战场上的用处并不多。“巨型炸弹”不可能成为弹药发展的一个趋势,更不会大量的生产和使用。

空气燃烧弹/温压弹对地下坑道、工事杀伤效能示意图,通过这张图片可以看得出躲在地下已经无济于事了。

问:在电视画面中我们看到,“炸弹之父”爆炸时,试验场上腾起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这一情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原子弹爆炸时的情景。从杀伤力来讲,“巨型炸弹”和原子弹有什么区别?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讲,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巨型炸弹”比原子弹更人道一些?

越南战争结束之后 更加战场上的武器效能表现,美苏都开始了“空气燃烧弹”的进一步研究,“空气燃烧弹”虽然真空耗氧效果好,对于一般的土木工事摧毁能力强,但是对于更加坚固的永备型工事摧毁效果还是弱了一些,比如说:钢筋混凝土厚度超过三米以上的碉堡、掩体摧毁效果弱了一些,这样就会留有后患,即便是将里面的人窒息死亡,但是工事没有被完全摧毁还会被敌人所利用...所以,有必要进一步的提高“空气燃烧弹”摧毁更硬目标的能力。

答:“巨型炸弹”属于常规弹药,虽然它的爆炸威力巨大,爆炸景况形似核爆炸时的“蘑菇云”,但它与原子弹、氢弹等核武器有明显的区别。

“炸弹之母”和“炸弹之父”内里填充的空气燃料仍然是环氧乙烷,再加上一些铝镁粉当做高热量释放剂,成分似乎没有改变,但是配方配比例改变了,破坏面积更大,燃烧和耗氧量也更加猛烈,“温压弹”在爆炸之后也形成向外扩展的高压冲击波和高温火焰,在将空气向外挤压扩张完成后形成了很大空间的真空,当真空消失后在大气压的作用下空气又重新填补真空地带,这样就会再次形成包括:强冲击波、大火...等二次杀伤效能,两次产生的效果要大大一般的“空气燃烧弹”,所以“温压弹”的杀伤效能至少要高出前者1.5倍。

“巨型炸弹”使用的是常规炸药,没有核辐射、核电磁脉冲和放射性沾染等杀伤破坏机理。因此,可以说“巨型炸弹”比原子弹更为人道一些。

由于“炸弹之母”也只能杀伤浅表面目标,没有能力打击地下30米以下和山体厚度50米的高级指挥中心工事,美军又在“炸弹之母”的基础上研制了GBU–57型钻地“温压弹”。

问:赵教授,我看到过一种说法,认为以后的战争应该尽量减少参战人员的伤亡,要尽量多地毁坏各种装备和建筑物等,而尽量不伤及人命。那么,“巨型炸弹”的发展明显是和这种趋势相悖的。您个人怎么看这个问题?

GBU–57与GBU–43/B相比弹头上增加了四个面积较大的弹翼,呈X型布置、弹尾也有四个格栅式控制尾翼、仍然采用GPS精确制导CEP为误差5米,GBU–57为了可以穿透60米的土层,弹体部分采用高硬度合金钢制造,厚度较高,弹头部分有可能使用的“贫铀合金”制成的头锥,因为30米地下暴露都才有高标号水泥混凝土、钢筋、花岗岩石块,甚至直接用钢板进行被覆,所以必须要使用穿甲弹材料支持头锥才行。

答:“零伤亡”战争不仅是人们对战争的理想化追求,更是军事高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

GBU–57由B–2A和B–52H型战略轰炸机携带,可同时携带两枚,由B–2A携带可以利用隐身轰炸机的不宜被探测到的优势,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敌方境内打击高价值目标。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一规律始终没有改变,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也不是为了破坏,它的根本目的在于达成政治上的企图。因此,战争应该是政治上的较量和双方意志上的争夺,战场上的军事行动应使用围绕着政治企图的最高目标实施,这是从战争的本质上说。

GBU–57重量很大到达了13600公斤,从6000米以上高空投掷之后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穿透60米的软土层或者30米厚硬质建筑材料到达目标后,“延时引信”引爆2500公斤的环氧乙烷,产生剧烈爆炸和耗氧作用将地下堡垒一举摧毁和人员同时歼灭,是名副其实的“地堡终结者”。

从未来人类战争环境看,由于信息技术已经触及到信息化社会的各个层面和每个角落,军民相融一体,前方后方不分。因此,传统的全面打击、全面摧毁和大规模破坏式的火力打击方法,将给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是信息化社会所不允许的。运用精确打击手段,通过打击对方的国家战争体系和战场作战体系中的节点目标,来瘫痪敌战争体系和作战体系,通过摧毁其系统功能来剥夺敌人的意志,进而实现政治上的最高目标。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以为“巨型炸弹”的发展可能是个错误,其发展前景非常渺茫。 (中国青年报)

由于“炸弹之母”和“地堡终结者”的长度、直径、重量都太大,除运输机和战略轰炸机可以携带之外,其它战机根本挂载不了,维持美军有研制出尺寸和重量小很多的BLU–118/B型“温压弹”,它是2000磅等级的,可以由所有的美军现役多用途战斗机携带,它的内部装有200公斤的空气燃料,已经在阿富汗战争中使用过,由于阿富汗山区多为“喀什特地貌”属石灰质岩层,类似高标号水泥的强度,而且山体内有大量的天然岩洞和人工引水的“坎儿井”,间接的形成了:屯兵洞、地下掩体/工事...并且四通八达,美军为了对付这种天然洞穴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带有穿透山体能力的“温压弹”,可以在大片洞穴范围内造成缺氧窒息和高温,将洞穴炸塌和消灭里面的武装游击队。

专家简介

由于看到了美军在越南战场上使用“温压弹”效果良好,俄罗斯也在1970年代开始研制“空气燃烧弹”,目前加上“温压弹”已经发展出了第3代,最早也是在侵略阿富汗战争中使用,同样打击效果良好...图片上就是俄军航空兵普遍装备的ODAB–500PM型500公斤级的“温压弹”,它在两次“车臣战争”和现在的“叙利亚战争”当中都使用过了,在消灭车臣和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方面效果很好效果和震慑作用。

赵继臣,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大校军衔,兵种战术学学科带头人。著有《一体化联合火力打击研究》等理论专著10多部,发表论文90余篇。

这是叙利亚战争期间俄军使用OPAB–500PM“温压弹”轰炸叙利亚北部阿勒颇地区反政府武装占据的城镇时的情景,这是距离弹着点500米外拍摄的,“温压弹”的效能已经大大的衰减了,但仍然大片残垣断壁!可见500公斤级别的“温压弹”就已经有这样恐怖的破坏力了,要是更大的会是怎样的恐怖场面?那一定就是地狱!

进入到了21世纪后,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温压弹”也不在只是航空炸弹这一种形式了,导弹、火箭弹内部都可以装填“空气燃料”,使得作战能力大大的拓展,并且在使用成本上也大大的降低,图片上是俄军的TOS–1型喷火坦克,它使用了T–72坦克的底盘,在炮塔座圈上安装了一具24联装220毫米火箭发射器,最大射程4500米,由于使用了坦克底盘TOS–1喷火坦克的越野性能非常好,几乎可以在任何地形条件下使用,其24联火箭发射器可以在2分钟内将24枚220毫米“温压火箭弹”全部发射出去,杀伤/破坏面积3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一辆喷火坦克在2分钟内可以消灭一个村落,村子里所有的人、防御工事、地道...全部被摧毁!破坏能力相当于两个155毫米榴弹炮营或者一个40管122轮式火箭炮排一次齐射,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攻击武器。

TOS–1喷火坦克由供弹车机械装弹,220毫米“温压弹”内装100公斤环氧乙烷和铝粉/镁粉...等高温燃烧剂,杀伤面积2000平方米 ,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武器,它射最大射程只有4500米,是因为作为近距离火力支援武,攻坚战当中地面部队层层剥离敌防御体系,所以喷火坦克也不需要有太远的射程,将射程范围的敌人全部歼灭就可以了,TOS–1和TOS–1A喷火坦克都参加过叙利亚战争,并且伊拉克陆军有购买了一批,这种致命武器在战场上的使用效果都非常好!有效的支援了政府军方面。

二战期间连队单兵攻坚武器进入到较高层次的发展阶段,出现了火焰喷射器和单兵火箭筒,这两种装备的出现使得步兵连队在攻击敌坚固堡垒时自身的安全性大大的增强,并且火焰喷射器和单兵火箭发动机的威力也大大高于以前炸碉堡的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

但喷火器也有它的不足之处,就重量太重了喷火兵背负徒步行军/作战体能消耗太大,而且它的最大射程只有100米,这个距离敌方的一杆突击步枪就能压制!还有就是火焰喷射器受气象影响很大,冬季严寒作战由于温度太低会出现“冷喷”现象,另外较高级的“横切风”也能将火焰柱吹偏离目标,使其作用下降;同时一般型火箭单兵受口径小和装药少的影响,打击坚固工事的能力也出现较大的下降。

有鉴于喷火器的使用弊端和一般型单兵火箭威力低需要改善,目前各国都研制可发射“温压弹”的营连级大口径火箭筒,这类火箭筒使用了“温压弹”后攻击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首先就是最远精确射程提高到了500米,射手大大的降低了被敌方突击步枪和轻机枪击中的可能性,而它在高精度光学器材的辅助下却能准确的击中目标,再有就是“温压弹”的巨大威力,在击中敌堡垒可将工事里人和武器乃至堡垒一起消灭干净,一枚120毫米单兵火箭弹的威力几乎等同于一枚155毫米榴弹的威力!

图片上是俄军单兵“温压弹”的爆炸效果,有了单兵“温压弹”之后,步兵连队在遇到更坚固工事阻碍时不在需要旅级火力的近距离支援了,不但大大的增强建制内火力打击的力度还减轻了上一级作战单位的近距离支援负担。

总之,“空气燃烧弹”和“温压弹”是诞生时间不长的特殊而先进的弹种,它的巨大威力仅次于核武器,软硬目标和点面目标都能很好的将其摧毁,是目前各军事大国竞相发展的新型弹种,既有十几吨的巨型航弹,也安装在常规导弹战斗部和火箭弹上面了,增强了旅营两级作战单位攻坚能力,连排连两级作战单位装备了“温压弹”之后在4000米的火力打击范围内火力强度已经相当于过于营团一级的火力支援强度了...今后随着科技进步的再提高,“温压弹”还会以其它形式出现,或者找到威力更大的“空气燃烧材料”,会更加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

返回列表